艺文周报SHOW封面人物 达尔尚艺术学院毕业生李慕义

dasein20160428_1

【装置艺术令空间截然不同的意义与生命】
对大马人来说,装置艺术属于陌生的艺术领域,你如何让大马人认识这块领域?
“装置艺术”不是一个流传百世的文化活动,它和绘画、雕塑、影片、音乐一样,只不过是艺术媒介的其中一项。我想我可以大概列出几项装置艺术和其他类型不一样的地方:
一、和空间息息相关,而且展出空间不限于画廊、美术馆。可以是工厂、操场、住屋等场地。
二、经常都运用非美术类材料。五金店、神料店、咖啡店、杂货店、巴刹都可以是材料的来源。
三、制作的尺寸可以是很小,也可以非常的巨大。
四、作品的寿命可以很长但也可以很短,而且每一次展出都因为空间有所改变。
事实上,装置艺术在国外的艺坛非常流行。所谓流行,并非大家根据以上几点来创作,而是在展出绘画或雕塑的同时, 空间也变成了考量因素之一。

对我而言, 当杜尚在1917年把一个尿壶放在艺术展览,并且命名为《喷泉》的时候,这已经是装置艺术的开始了。用来拉尿的普通尿壶,放在美术馆的冲突性不止在挑战艺术,也在挑战人如何对自己的认知与知识进行反思与批判。尿壶之所以是尿壶,承载的不只是用途,而是观者如何利用更高一层的思考来诠释这件物品。这件作品的确打破了当时大家对于艺术的看法。

dasein20160428_2

我也遇到滑稽的事情。曾经被人误解为装修佬、挂画工人,也有人以为我是做装饰的,连盆栽也要我处理。当然这也是做装置艺术有趣的地方,你会有很多的机会跟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人接触。而且往往牵涉的技术都不是美术上的技术,很多时候,大众也可以参与其制作过程。

做艺术的人不多,看艺术的也很少,宣扬、记录艺术品的学者更少之有少,我经常和身边的艺术家朋友讨论这个问题。偶尔,开开收音机、看看报章杂志和电视,你会发现这个领域的问题所在。当我们在喝茶谈艺术,看冷门电影或听冷门音乐时,却很少关心艺术在这个社会制度下的位置,还有媒体对这一块领域到底扮演怎么样的角色?

“艺术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艺术”好像变成了大家的口头禅,但到底这个国家大部分人群的生活养分从哪里来?我们如何定义自己的位置?我个人觉得,与其天天在投诉,倒不如去正视这些空间的问题。我想这才是装置艺术最极致的想法吧!

李慕义
毕业于英国伦敦密德萨斯大学 (Middlesex University) 以及达尔尚艺术学院 (Dasein Academy of Art) 纯美术系。创作媒介包括装置艺术、绘画以及雕塑。其作品曾于伦敦、德国和韩国参展。目前为本地知名表演团体手集团国际专案经理,并且任教于达尔尚艺术学院;光华独中二十四节令鼓队以及YMCA聋哑人士鼓队。

达尔尚艺术学院 Dasein Academy of Art
http://www.fsi.com.my/会员专区/college-profile/?sponsor_id=410
http://www.fsi.com.my/dasein/

快来留言! 于 "艺文周报SHOW封面人物 达尔尚艺术学院毕业生李慕义"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