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 诅咒 的苹果

apple
转载自《升学情报 70》,2014
情报专栏|生命教育的六堂课
作者|陈韦静

我希望借此提醒同学们,不论其他人如何评价我们,至少我们要爱惜自己,别跟着其他人一样讨厌自己、忽视自己,或冷漠对待自己的生命。如果连你自己都对自己感觉恶劣,那对自己有多伤啊!

信念的好坏,到底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深远?为了证实这点,我跟预备班的学生做过一个实验,在三颗青苹果的表面个别贴上“我爱你”、“诅咒你”和“不理你”的字条,然后将苹果分别搁在课室的三个角落。其中“不理你”的苹果更是搁在课室后面的橱柜顶端,一个学生鲜少接触的地方。

这个实验其实源自一个著名的水实验。一个日本教授将水冻结,并在盛水的容器贴上写有各种语言的字条,内容则如我所写的。接着,教授将冰块解冻,然后以显微镜观察水的结晶,结果震撼地发现:凡贴着好话的水,在显微镜下,都显现如雪花状一般的美丽;相反的,凡贴着坏话、诅咒的水,都呈现出浑浊的碎结晶,甚至没有结晶可言。

这个实验除了可以文字和语言进行,也可以意念进行。有人曾经号召全球各地的人在指定的时间,一起想着某个地方的水质祷告、祈福,然后对比祷告前后的水结晶,结果发现祷告后的水结晶美丽剔透,祷告前的则支离破碎。

要在学校做这个水实验有点难度,于是有人将实验的材料改一改,便出现了饭实验、水果实验、植物实验等等。

为了增添游戏的趣味,同学们心情不好时,可以对着“诅咒你”的苹果发泄,甚至狂骂粗口,而且保证不会被记过;心情好时,当然也可以对着“我爱你”的苹果甜言蜜语。偶尔我会趁他们说好话时,故意站在苹果后面,感受一下被学生爱的幸福。哈,这是题外话。

“好话”苹果安然无恙
有趣的是,就在实验的第二天,贴着“诅咒你”的苹果就出事了。有学生拿着它当球抛,结果苹果粉身碎骨,我唯有再换一颗。不幸的是,才换了两天,它又出事了。有学生不懂怎么搞的,竟然把苹果割出一个深深的伤痕。

这样的实验自然是失败的,因为无法检验成果。但是,我还是在一个星期后,跟他们谈论实验的结果。

说来奇怪,好话和坏话的苹果就放在课室前面的左右两端,可是一整个星期下来,好话的苹果安然无恙,倒是它的邻居屡遭厄运。

而实验的结果是:贴着“我爱你”的苹果完美得就像一个星期前,只是多了几个黑点;贴着“诅咒你”的苹果,就如之前所提的,学生跟它似乎有数世仇怨,横竖就是看它不顺眼,非要把它砸烂毁坏不可。我特地跟他们讨论这个现象,可是同学们也解释不出为什么他们都没动“我爱你”苹果,却偏爱找“诅咒你”苹果的麻烦。

忽视和冷漠更具杀伤力!
那么,贴着“不理你”,一直平安无事搁置在橱顶的苹果呢?

答案是:烂了!

根据我们每天的检验,其实早在实验的第二天,“不理你”的苹果就开始烂了一角。到了验收当天,腐烂的面积已经一大片了。这个结果让同学们非常震惊,大家以为诅咒对一个人的杀伤力最大,殊不知忽视、冷漠的杀伤力更大。

会做这个实验,我是有私心的。预备班的学生都是成绩差劲的,在这个以学术分数作为评估个人存在价值的大环境里,不会读书的学生往往也被标签为坏学生。试问,这样的评价怎不叫人太沉重?学生长期吸收这些负面评价,对他们又会造成多大而我们肉眼看不到的破坏?我尤其希望他们透过这个实验、观察、参与的过程,一点一点去体会自己的自卑、自我厌恶,其实对他们自己很伤;也希望透过这个过程,提醒他们要对自己好、爱自己。

这个实验过后,偶尔我会捉弄顽皮的学生,对着他的水瓶喃喃自语作为惩罚。学生以为我诅咒他的水,他喝下后会伤身,眼睛都会睁得大大的,拿回水瓶后忙着对水说好话。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实验,我希望借此提醒同学们,不论其他人如何评价我们,至少我们要爱惜自己,别跟着其他人一样讨厌自己、忽视自己,或冷漠对待自己的生命。如果连你自己都对自己感觉恶劣,那对自己有多伤啊!

快来留言! 于 "被 诅咒 的苹果"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