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技研究员 显微镜下窥探生命的奇妙

biotechnology-researcher

转载自《升学情报 36》, 2008
专访|郑翠霞
分享|叶立文博士
拥有植物生物科技博士学位,目前为雪兰莪工艺大学(UNISEL)生物科技与生命科学系讲师。

BIOTECH 3生物科技是继资讯工艺后,20世纪里的另一场革命;而这股热潮,继续蔓延至21世纪,且越发炽热。生物科技仿如新时代的名词,不过若要真正追溯生物科技的诞生,则必须推前至西元前6千年啤酒的酿制,以及西元前4千年埃及人利用发酵方法制作面包。当然,这些都是传统的生物科技,而随着多个世纪来,研究员的不懈研究,以及大胆尝试,生物科技的发展经已深化且丰富。复制羊多莉的产生,只是生物科技的其中一个里程碑,在未来的日子里,生物科技研究员将有更多的挑战和更大的发展空间。

生物科技,二十世纪的热潮
马来西亚于2002年也开始搭上这列车,政府大量拨款发展生物科技,大专院校纷纷开办相关课程,生物科技顿时成为一股不可抵挡的热潮,成为学子们的热门选择之一。不过,在叶立文博士接触生物科技的90年代,该领域在马来西亚尚属冷门。他表示:“当时,我的同学都选读了一些热门的科系,如IT,但我想跟别人不一样,所以就特地选择了冷门的农业科学(Agriculture Science)。”

完成了学士课程后,叶立文博士发现自己的发展空间有限,所以决定继续进修,攻读硕士学位,往植物改良、资源保留(Plant Breeding)方向精进;接着进一步考取植物生物科技(Plant Biotechnology)博士学位,专研以冷冻法(Cryopreservation)保存植物的基因,成为冷冻法在马来西亚的第三代传人!

研究,是为了还原健康的生态
除了在学术方面精益求精,叶立文博士其实还有更大的心愿和使命,他希望自己可以通过不断的研究,为社会和环境作出贡献。同时,他也对国家的过度开发和下一代的未来表示焦虑。“1999年,马来西亚被列入12个基因资源丰富的国家之一,不过到了2020年,马来西亚被预测将不在这12个国家之内。”国家欲前进,就需要开发与发展;但开发与发展,都会直接或间接地破坏和影响生态环境。面对这种无法避免的矛盾,叶立文博士唯有借助生物科技的力量,减低开发所带来的破坏,在实验室里埋首研究,希冀还原健康的生态环境。他说:“研究员虽然默默地努力,但其实可以为社会带来很大的影响力。”

身为一名研究员,叶立文博士的生活总离不开实验室、研究。目前,他已成功运用冷冻法保存了一些植物的基因,如红树、属罕有品种的山竹、草本植物(包括黑面将军、七星针、白鹤灵芝)等。虽有不少的成果,但研究的过程中,总免不了遇到挫折,其中最让叶立文博士遭受打击的研究,发生在他修读博士学位时。“当时,我研究以冷冻法保存langsat的基因;其实我的指导教授已经进行这项研究十多年,但一直不成功。所以我就抱着挑战的态度,继续这项研究,结果用了三年的时间,看着同学都纷纷获得博士学位,自己却还没有得到结果,真的觉得很灰心。”因此,他只好改变研究计划,转而研究以冷冻法保存kandis(一种黄色的酸性山竹)的基因,并在两年半后取得成果。

失败,也能从中打开视野
叶立文博士承认说:“研究最大的乐趣,在于经过了艰难的过程后,得到预期的成果。不过,并不是每一次的研究,都可以取得成果;但即使失败了,也可以从中打开视野。研究另外一个好玩的地方,就是在过程中,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新发现,把这些新发现记录下来,它可能就是下一次的研究方向。”就是因为研究员这种乐此不疲、把失败当经验的精神,生物科技领域才得以持续前进。除了坚持的意志力,叶立文博士表示,研究员还需要有远见。他举例说,美国在20多年前进行人类基因解码计划时,还被世界笑说不可能,结果美国现在已经完成了人类基因排列草图,是世界的一大突破。

对于生物科技,叶立文博士有分享不完的经验和见解。喜欢与人交流的他,除了从事研究,目前也在雪兰莪工艺大学担任讲师。他喜欢通过教学,与学生分享他在生物科技的经验,同时领导他们关怀环境,并且时时保有前瞻性,思考人类以后的生活。

在叶立文博士小小的实验室里,摆放着很多红树的研究样本,那是他和学生的研究心血。这些肉眼看起来大同小异的样本,只有通过显微镜,方能察觉其变化和奥秘。叶立文博士就在显微镜下,窥探生命的奇妙,打造生物科技的无限可能性,同时撰写自己的成就和满足。即使手掌因为过度使用酒精(有消菌作用)而渐渐粗糙,他也不以为意,因为在显微镜下,他只看到一名生物科技研究员的责任和使命!

职业介绍
生物科技研究员 Biotechnology Researcher

http://www.fsi.com.my/biotechnology-researcher-生物科技研究员/

快来留言! 于 "生物科技研究员 显微镜下窥探生命的奇妙"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