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经纪 让生活有保障

insurance-agent

转载自《升学情报 25》,2005
专访|张晓君
分享|丁祖义
博大人类发展荣誉学士,现为保险从业员。

总是觉得所有卖保险的人都是“不务正业”的。丁祖义毕业自博特拉大学,主修人类发展学,修的是人类生态学、人类生理学、人类发展、法律与社会、沟通技巧、心理学、消费人心态等科系。他微笑对我说:“拥有这样的资历,我不算是‘不务正业’吧!”

主修人类发展学,并不是丁祖义的第一志愿。“其实,那个时候的心态很简单,就是想要进大学。”他说。毕业以后,不跟人打工的念头一直挥之不去,他表示:“我在做生意的家庭环境里长大,很难去当别人的员工,总觉得打工很难出头。”丁祖义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

大三那年,丁祖义随好友兼系友,去旁听一场关于保险的课程。“我觉得,这份工作蛮适合自己。”一向来希望工作时间由自己掌控的他,在保险工作中,得到了契合;活跃于团体活动的丁祖义,对团体的组织架构了如指掌,他发现保险公司的运作模式,和自己搞活动的模式蛮相像的,因此以搞团体组织的模式,去展开自己的事业,再理想不过了。

丁祖义说,保险经纪主要靠所召徕的保单抽取佣金,并没有固定的收入。“在保险行业里,有所谓的个人销售业绩,以及团体销售业绩,因此除了可抽取个人销售佣金外,还可从“下线”的团体销售中抽取佣金。”他进一步说明。

问起丁祖义,从事保险六年的时间里,有没有哪个月份是“入不敷出”的呢?他认真地想了想说∶“没有。”他继而补充∶“有些客户是一次还整年的保费,有的每三个月还一次,有的半年还一次,为此,虽然没有固定的收入,但也没有出现赤字。”丁祖义也强调钱财规划的重要性,他说:“本身一定要能够把持开支消费,对我们来说,电话是用来沟通,不是用来聊天的;与客户在吃饭时间约谈,也尽量避免到高消费的餐馆。

祖义不讳言地说,一开始从事保险行业时,主要向亲属挚友“推荐”。“那是很自然的,好的东西当然想和最亲近、最爱护的人分享。”丁祖义表示,“决定投身此行业,主要是认同其价值与意义;相信本身所销售的产品,才能够让别人也相信、认同你的产品。”

丁祖义表示,一般上拒绝买保险的人可分成四大类,即∶不相信、不需要、没有钱、没有时间。“不担心你不买,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丁祖义信心满满地说。

“我记得卖保险初期,我向经常合作搞活动、亦兄亦友的朋友谈保险,然而,对方不仅不领情,还仗着自个儿社会经验丰富,倚老卖老地劝说:卖保险不能长久……。”丁祖义娓娓说起当年事,“一直到对方结婚生了对孪生,才向我买保险,而这已经是五年后的事情了。”

让所爱的人活下去
丁祖义说∶“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保险的意义,在于让你所爱的人,没有了你依旧可以活下去。”他眨眨眼,继续说∶“一位朋友在美国旅游时,在沙漠中突遭气流来袭,意外死亡;还有一位朋友在回乡路上遇到车祸,25人乘搭的巴士上,有四人死亡,而他不幸正是四人之一。这些朋友都正值青春年华啊!”丁祖义说,很多年轻人在买保险时都对他说∶万一发生什么事,请将赔偿金交给我父母。

他说,保险最大的价值在于其赔偿金,“有一次,一位投保不到半年的朋友,因病入院。他致电告诉我,是肾有问题,但由于时限不足,保险是不会赔的。”在分析医药报告后,丁祖义发现朋友的病情是近半个月才发现的,不能说保单持有人怀有欺诈心态,于是凭着医药报告上的一些字眼,他代朋友向保险公司据理力争。丁祖义继续说:“还有一次,一位入院的朋友因医药报告里的字眼,而没有获得赔偿金。”那时,丁祖义不仅要面对愤愤不平的家属,还要不停奔波,争取有力的医药报告,向公司索取合理的赔偿金。

“我在帮一位朋友办理入院手续、处理保险索偿时,她对我说∶幸好当初你坚持要我买保险。”那一刻,不仅让丁祖义真正体会到了保险的意义与价值,也更加确定了他从事保险行业的坚定心志。

职业介绍
保险经纪 Insurance Agent

http://www.fsi.com.my/insurance-agent-保险经纪/

快来留言! 于 "保险经纪 让生活有保障"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