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展 留學海外 獎貸學金

从稽查到管理

(原载《升学情报 3》。1999年)

作者简介/林武聪
马来西亚农业大学商学系毕业
曾在政府部门与私人界担任稽查工作超过十年
目前任教于新纪元学院商学系

十四年前从大学商学系毕业后便进入国家稽查局(Jabatan Audit)工作,呆了九年后自砸铁饭碗,辞职加入一家挂牌公司任内部稽查经理(Internal Audit Manager)。在私人界两三年后又自炒鱿鱼,回去大学念管理学硕士班。在人生旅途上转了这么一大圈,有时禁不住问自己:如此一个一事无成的人,时日无多,再继续念管理学还能有什么指望?

稽查师的工作不只是稽查或审计帐目,更重要的是对组织的营运与管理作出评估,指出错失与弱点,并建议如何改进。这些年来稽查过的组织也不少,所看到的许多“内情”常叫自己感慨。

稽查师常说自己扮演三种角色:看门狗(watch-dog)、咨询顾问(consultant)及催化剂(catalyst),与管理息息相关。从管理学的角度来看,稽查是监管机制的重要环节。国家总稽查司(Auditor-general)直接向国会与州议会负责,私人公司的内部稽查师可直接向董事部报告,表面看来权力不小。然而稽查只有报告的权力,执行与否全看国会或州议会或董事部。于是,呕心沥血写成“漂亮”的稽查报告,呈上去之后最终往往不了了之,个中情形其实不难理解。

稽查工作虽然有时叫人沮丧,却让自己有机会了解各政府部门与各商业组织的管理情形,扩大自己的接触面。但是看得越多,越觉得许多组织的问题,归根究底都源自管理。管理不单单只是考量成本与利润/业绩那么简单。我喜欢把管理诠释为“把事情做好而惠及群体”。由此看来,社会国家以至个人切身的大小问题,其实大都是管理不当所致。管理是无所不在的。

探讨管理学,越感到管理学的理论与务实涉及许多不同的学科与知识,是科技整合的学问。我常把管理与“学问之母”的哲学扯上关系,如果说哲学的重要在于它以了解与改造世界为目的,则管理学的重要在于它是哲学的实践,是改造世界的务实方法。这当然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我总相信管理的终极关怀是道德的、伦理的。

对于渺小的个人来说,从稽查到管理,我学到了稽查自己的生命,惊觉自己应该及时把剩下的生命管理得更好,于是毅然有所行动。


快来留言! "从稽查到管理"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