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厂长杨素娟 管人管机器,用心让生产线顺畅运转

转载自《升学情报 64》,2013

分享/杨素娟 毕业自博特拉大学食品与加工工程系,原任某热熔胶生产公司的副厂长。
专访/郑翠霞

很难将长得瘦小斯文的杨素娟与“工厂”联想在一起。当然,这是职业与性别的刻板印象,但在制造业的生产线上,女生要占有一席之地,确实需要承受更多怀疑的眼光。

在生产线上拥有四年多经验的杨素娟不讳言:“女生要进入生产线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你可能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淘汰了。因为在很多公司主管的眼里,女生是比较弱的一群,对机械的认知很差,比较适合处理文书。”事实上,从事生产线的人,偶尔的确需要“飞天遁地”,能人所不能,杨素娟举例说,她甚至需要爬到屋顶上,察看机械接到屋顶的管路,或是钻到机械下面。这些工作对部分男生来说,都有难度,更何况是女生。她也打趣说,在生产线上,女生想穿裙子,是难上加难。

“兴趣”让她跨越刻板印象与体能劣势

尽管社会存在刻板印象,以及女生在体能方面确实比男生处于劣势,但“兴趣”会让人有跨越障碍的行动力,而更重要的,就如杨素娟所言,机会是留给准备好的人。杨素娟在大学学的是食品加工,一毕业就投入化工领域,所幸课堂所学的工程知识为她打下很好的基础,再加上她对机械有浓厚的兴趣,所以让肯学的她学得更快。

不过,学习与成功一样,都没有捷径。杨素娟刚加入热熔胶生产公司时,是从厂长助理做起,负责处理文件与分析报告。也因为这样,让她有机会接触生产线,慢慢了解生产的流程与运作。半年后,她被升作生产部执行员(production executive)。累积了更多经验,以及强化了自己的分析、判断及问题解决能力后,她再一步一步升上生产部高级执行员(senior production executive),最后成为副厂长。

回首这一路走来,她说:“所付出的努力难以形容。”她的上班时间是早上8点到下午5点,但是公司的生产线是24小时运作,所以一般上,她7点就开始上班,晚上8、9点才下班。刚开始加入生产线时,她一星期几乎会有两三天的半夜或凌晨被下属打来的电话吵醒,叫她处理一些异常的状况,如:机器坏掉、程序设定跑掉、胶不熔等。

从管理下手,解决生产线的异常

为了摆脱半夜被吵醒的恶梦,杨素娟在管理上花了很多心思——从改善机器与设备的品质;到从下属报告的异常中了解他们不懂什么,然后提供教育培训,教他们操作机器,教他们如何针对异常对症下药;最后把不适任的下属调到适合的位子,让他们得以发挥所长。结果,半夜被吵醒的次数慢慢减少,到最后操作员可以独当一面,处理异常,虽然这花了她好几年的时间与精神,但也是她最大的成就感与满足感。

杨素娟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管人和管机器。问她两者哪个比较难管?她笑着说:“当然是人啊!人有脾气,机器没有。人会因为今天心情不好就回家不理你;但机器不会,它坏了你把它修好,它就可以动了。”尤其是从事生产线的,有很多是外劳,所以要学习与他们相处和沟通。杨素娟对待下属的原则很简单,但却很真诚,就是把他们当朋友,闲时跟他们聊聊天、加班时请他们吃东西、生病时买水果去探望他们,甚至带他们去踢球。

不管是机器还是人事,都在杨素娟的妥善管理下顺利运作。努力了四年多,现在可说是她收获成果的时机。不过,她却在这个时候递上辞呈,即将到另一家生产粘纸的公司上班。她表示,半夜被电话吵醒的恶梦可能会再次出现,但是,没有挑战性,哪来成就感和满足感呢!

副厂长的工作内容

  • 工作分配与人事调动。
  • 为下属提供培训。
  • 机器与设备的管理和保养。
  • 掌握生产的流程与状况,若出现异常,需即刻处理。
  • 开会讨论异常发生的原因,找出解决与预防的方案。
  • 设定机器的稼动率(即机器可能的生产数量与实际生产数量的比值),以达致有效产能,降低成本。
  • 测试新机或新产品。
  • 分析报告。
  • 与厂长、品质控制员(QC)、工程师、机器维修员等密切联系。
  • 处理产品质量的投诉。

给社会新鲜人的建议

  • 制造业的就业机会多,薪水也不错。
  • 对工程、机械的知识与兴趣是必要的。
  • 肯学和吃苦耐劳是必备的态度。
  • 在生产线上,女生不适合穿裙子。
  • 体能要好,也要耐操,工厂基本上都是很热的,若喜欢坐在办公室办公者,最好别选择从事生产线。

快来留言! "副厂长杨素娟 管人管机器,用心让生产线顺畅运转"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