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专教育的数据游戏

转载自《升学情报 41》,2009
文|张喜崇 拉曼学院及新纪元学院兼职讲师

记得自己在念大学时,有时忙活动,往往在大考前两三个星期才能准备整个学期的功课。“临时抱佛脚”自然非常紧张,所以常常会安慰自己说:“别担心,通常一个学期的淘汰率不超过20%,我不会是那垫底的20人(当时班上约有100位同学)。这种侥幸的来,又有数据的想法安抚了我的心,也真让我无惊无险地度过了大学生涯。

不久前,一位在学院教书的朋友跟我抱怨说,学生学习态度很差,但是又基于校方不愿淘汰太多学生的政策(会破坏学院的名誉),只好将审核要求一降再降,让他越教越气。因为许多不太认真学习的同学,就因为门槛太低,让他们都能“轻舟已过”,“逍遥”在讲师的“咬牙切齿”之外。听了,我会想自己曾经又让多少讲师“咬牙切齿”呢!

大专教育和中学教育的其中一项分别,特别是老师的部分,是大专讲师掌握了比较大的“生死权”,学生的“升班”或“留级”基本操控在讲师的手上。理论上如果学生达不到学习要求,讲师是可以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届时就会“血流成河,哀鸿遍野”。但是往往院方是不容许如此“惨烈”的局面发生,因此在学术鉴定会议上必有一番“龙争虎斗”,在数据的呈现上拉扯。如果讲师坚决不妥协,院方就会要求讲师写报告,解释为何学生不及格率如此之高。

或许你会认为让老师决定学生的“升留级”应是很合理的事,那是因为你没有遇过一种被称为“杀手”(killer)的讲师,他们所负责的科目就被称为“杀人试卷”(killing paper)。学生对这种讲师是“闻之丧胆,避之则吉”,因为重考的机率是一半以上。这又会让我们猜想这究竟是讲师不济,还是学生不济?但是这类讲师对写报告是甘之若饴,也对杀手的称号毫不在意,甚至还有点过瘾。

教育成了数据的呈现毕竟不是一个好现象。中学政府考试的数据我们姑且不论,但是大专教育的成绩数据却是每一个老师都“心里有数”的。学生素质下滑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他们进入大专院校,学习成果就是讲师的责任。讲师在平时和学生的接触中,就可以摸清学生的斤两,并应在教学上做适度的调整,让学生都能够在原有的基础上得到提升。数据会说话,关键只在于你愿不愿意用心聆听它告诉你的讯息。

快来留言! "大专教育的数据游戏"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