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生光华国中戏子研究会 在戏剧人生演出梦想的风采

转载自《升学情报 65》,2013

专访/郑翠霞
分享/林嘉翔、吕以晨、庄捷祺

星期六早晨,在巴生光华国中的某一隅,有位女同学看了手中的信后,咆哮,接着掩面而泣,双肩因激动而抽搐。校园内即使很喧哗,这一声咆哮还是格外引人注目。同学们纷纷探头想一窥究竟……

“Sorry,I’m in character.”

一群自称“戏子”的年轻小伙子,身着绿色t-shirt,t-shirt背面有两行字,如是写道。

原来,只是在演戏。

为何会自称“戏子”?巴生光华国中戏子研究会主席林嘉翔说:“虽然戏子比较是指唱大戏的人,但我们把它应用在表示我们都是学戏剧的人、演戏的人。”古代称唱戏的人为戏子,但这称谓带有贬义,因为人们常说:“戏子无情。”戏子真的无情吗?林嘉翔、吕以晨和庄捷祺异口同声地表示,戏子研究会就像一个家,很温馨,团员间的紧密关系,是他们这一路来坚持下去的原因之一。

年少最轻狂的,就是你可以肆无忌惮地挥霍自己的冲劲和傻劲;而让年少的轻狂不寂寞的,就是你发现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一群跟你一样的“疯子”,大家怀有梦想、一起坚持、一起流汗、一起流泪。就像这群每周六都要尽可能让自己能上一堂戏剧课的小伙子,动机很纯粹,就是想表演,就是爱演戏。若干年后打开记忆的盒子,公演、生活营、集训、排练、比赛……间中即使有争吵、有压力、有瓶颈、有阻挠、有失败,但都是人生最美好的回忆,也是青春送给自己人生最珍贵的礼物。

珍贵的,其实不只是回忆,还有当下的学习和收获。林嘉翔和庄捷祺都表示,演戏需要揣摩不同的角色,有时需要演老人,有时需要演小孩,有时需要演精神病患,由于这些角色都跟自己不一样,所以需要站在不同的角度思考,才能揣摩出角色的情绪、动作、神态等,而自己也能在过程中懂得更多、学习体谅别人。难怪庄捷祺说:“通常我们会比同龄的人成熟。”但,他们到底如何揣摩角色?吕以晨说:“人生如戏。”所以,生活的喜怒哀乐,都是他们创作剧本和揣摩角色的泉源。

从生活出发,这群年轻的戏子,在舞台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的好戏,演的到底是自己,还是别人,界限好像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视野,因为戏剧,而开阔;他们的青葱岁月,因为戏剧,而精彩。

结语:只有被嘲笑的理想才有实践的价值!

巴生光华国中戏子研究会在其脸书专页的简介中如此写道:
“我们碰撞、跌倒、受伤,再碰撞、再跌倒、再爬起来。
我们敢想、我们敢梦、我们敢走,无惧地完成充满维他命的旅程。
我们热血、我们坚持,就算跌倒,姿势也要很豪迈。
我们努力、我们疯狂,因为只有被嘲笑的理想才有实践的价值。”

“只有被嘲笑的理想才有实践的价值”,也许有人会说,年少真轻狂。但,这是梦想对现实下的最勇敢的战帖。巴生光华国中的戏子们在戏剧舞台上,演出了最动人的自我风采,即使被嘲笑,也无所悔、无所惧了!

巴生光华国中戏子研究会
成立年份:1996
戏剧导师:刘家荣、叶国文
会员人数:约40人
经验:
2013:第五届大型公演《再一次相遇》。
2012:在Tea Time 19叹茶时间之中学生戏剧展中,凭着剧目《Caecus Et. Arrogans》荣获花茶导演、花茶戏剧、花茶舞美、花茶配乐、花茶演员等。
2012:在全国中学生戏剧观摩赛中,两名演员凭着剧目《米拉多探险记》荣获优秀演员。
2011:在全国中学生戏剧观摩赛中,凭着剧目《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荣获最佳整体演出奖、最佳导演和最佳戏剧银奖。

快来留言! "巴生光华国中戏子研究会 在戏剧人生演出梦想的风采"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