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商界精英培养所-东京大学

整理自《世界着名大学巡礼》,光华画报杂志社编着。
转载自《升学情报 16》,2003

整理:谢婷妮

坐上地铁,到了“本乡三丁目”一站,下车后便可看到指示牌上写着∶“往东京大学”。但随指示往前走,却无法看见“东京大学”。因为东大的校门,竟然没有挂上匾牌,所以要在校园看到校名是很不容易的。东大虽然没有匾牌,却已成为日本第一学府,起因於历史背景与传承。

东大创立于1877年,历经了明治时期、帝大时期,到现在的日本政府内阁,所有杰出领袖十之八九都是来自东大的毕业生。除了政界,东大人在企业界的表现也毫不逊色。所以说,东大不但是学术领导的重镇,亦是日本一流官僚与企业人才的培养所。日本有句话说∶“只要东大毕业的,丑八怪也好。”意指女士只要找到东大毕业的好郎君,她此生则吃穿不忧且享用不尽。

其实,东大成立的主旨,不只是为了实用,还要当学术界的领导者。这种信念至今依然深植东大领导人的心中。因此,东大的入学标准非常严格,且秉持着 “宁愿不收,不愿滥收”的政策。纵使日本学制采各校独立招生制,依然还会有数以万计的国内外考生前去报考东大。

留学生口中常传说着一些名落孙山的考生轶事,例如某人为了要进入东大,苦读数年,却连申请的机会也没有。于是他唯有到京都大学念书,且还发誓有朝一日要以教授身分回来,结果他办到了。另外一人则连考数年东大,屡战屡败,最后即便是报读了各系,仍然与东大无缘。

东大在理工与人文学科授予的观念有所不同∶前者只要能够独立研究或提出研究数据或理论即可;后者则必须对人类、宇宙有重大的贡献才行。可见东大对人文学科学位的授予十分严格。

注重交流的学术环境

此外,在日本学术圈内,可以发现到他们也相当重视基础研究。就此,老师会要求学生掌握解读第一手文献的语言基础,这与中国人的想法有所差异,例如中国人不会立刻要求怎样思考、如何融会贯通。他们相信,只要有解读能力,就能谈思想架构。于此,学术界时常结合群众的力量,出版索引、辞典、文法书、解题书等工具书,以让学术更为普及。

日本教授的研究精神是让人深感敬佩的。他们每天待在实验室工作、写报告、整理资料。所以,如果把日本社会竞争的压力转换到学术界来,精神其实是完全一样的。

在日本的学习文化方面,外国学生也许面对一些文化困惑。就以论文撰写来说,论文讲求证据,实事求是;可是通常很肯定的句子,日本教授会将这些句子改成双重否定、不置可否、推测的句子。因为他们认为,如此才能让人有深思的余地,才是客观。

日本人有一种文化,就是在下课后往往还会有所谓的“亲睦会”,即学生陪老师谈古说今到天明,且还有酒菜相伺。他们藉着这种不拘形式的管道来交换意见,使到师生的关系更加亲密。这种聚会的次数十分频繁,有时学生甚至会因此而失去私生活。

日本学术圈很流行的“勉强会”,就与亲睦会的性质不同。勉强会是指用团体的力量来完成作业,并与同学一起讨论课程、分享意见。当然,除了研讨学术外,也可以作学术的传承。比如一个部门内的年轻学者与资深学者聚集在一起时,新人的确可以得到成长的机会,获益更多。

从整个日本学术风气与东大的教学观念来看,确实是个学习的好环境。有那么多认真、严谨的教授率领,又有许多孜孜不倦的同学,一定能够在学习路途上满载而归。

快来留言! "政商界精英培养所-东京大学"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