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要在现实中找焦点

(原载自《升学情报49》,2010)
分享|关杰耀 香港城市大学环境科学系二年级学生

“梦想,这词太重了。”

远在香港城市大学深造的关杰耀在E-mail上这样写道。他用了一个自己可以承受的重量说法解构“梦想”:梦想,就是有明确想做的事;而且,是一件想做就要有勇气去实践它的事。

他,选择“前途茫茫”!?

关杰耀是香港城市大学环境科学的学生,毕业自吉隆坡循人中学。2010年的暑假,关杰耀回到母校与学弟妹谈环境科学,标题是:“环境科学——一个前途茫茫的科系”。

标题反映的是一般人对环境科学系出路的印象,他说:“环境科学在很多人心目中就是一个没有什么出路的科系。用手指算算,大概就只能和污水处理局以及垃圾处理部门扯上关系吧!”当然,这并非事实的全部。但他坦言,环境科学确实不如牙医系、会计系等科系一样有着明确的职业出路。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有那样的勇气选择一条出路不明确的专业?

天底下一定有适合我的工作

“有兴趣的事,即使没有时间和外力逼迫也会主动去做。选择课程时,当然我也考虑到出路茫茫,害怕父母问起来只能说去ALAM FLORA上班的问题,但我觉得只要求学态度正确、有热忱,天底下一定有适合我的工作。”

“天下一定有适合我的工作”是给自己、给学弟妹的信心喊话,还是他自有理由的信心和信念?

“其实这不是故意写出来让文章读起来更‘伟大’,而是我在香港这一年的总结。我在城大参加过四场面试(成为某项活动计划的成员或兼职),发现评委们都在找‘有热忱’的人多于‘有能力’的人。大学不是要找‘有能力’的人,而是‘有熱忱’的人。只要有熱忱,很多能力都可以后补。”在大学里他看见很多学生误把“拿高分的科目”、“很容易读的科目”与兴趣混淆,结果大学三四年活得很苦;见此,他更坚信自己的想法。

在“梦想”与“现实”之间找交集

在现实和梦想之间,关杰耀不是不曾犹豫和茫然。只是,他在坚信的热忱之外,还有自己一把拿捏现实与梦想的量尺。

选择环境科学之前,教育系曾是他多番考虑的科系。他热爱教育甚于与动植物亲密为伍。深造之前,曾在母校担任了7个月的老师,不仅学生喜爱上他的课,连教师培训中心的主任也认为他有成为优秀老师的潜能。7个月的实践与心得,教育工作毋庸置疑应该是他理想的未来职业。

但,他在教育系和环境科学系两者之间挣扎了许久:教育专业的出路明确性很高,环境科学的出路明确性则不高;教育系的出路局限在教育,而环境科学虽属冷门科系,就业机会不普遍,但出路多元……

关杰耀最终在现实的考量中找到焦点,选择了出路多元的环境科学。他认为,兴趣和现实并不相对,两者之间可能存在交集。“环境科学与教育并不背道而驰,即便以后不往环境科学的专业领域发展,我也可以回到环境科学的教育领域继续从事教育工作。”他分析道。

为了不放弃教育,他在香港城市大学的一年里充分利用课余时间参与各种教育活动与课程,如担任自然保护导赏员、在香港教育学院副修教育课程等。

Not thing is impossible!

生涯学者说:生涯之学,即应变之学。生涯选择,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活动,没有标准答案,只有“满不满意”的结果;而这些“不满意”正好推动人们前进,继续选择。

不久后,关杰耀将参与交换学生计划,动身到芬兰学习。或许,一趟芬兰之旅将让他发掘更多,或思考更多“明确想做的事”。未来,仍有更多的选择等待他来选择!

谁知道呢?Not thing is impossible!

快来留言! "梦想,要在现实中找焦点"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