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陵怀古

转载自《升学情报 12》,2002)
~ 胡月霞
~ 中国浙江大学毕业,现任职新纪元学院。

如果说杭州是一个温柔贤淑的江南女子,那么西安就是一个刚毅沉稳的关中大汉子了。

西安以其古老闻名于世。不必说驰名中外的兵马俑,也不必说那庄严肃穆的大雁塔,更不必说那色彩浓重的华清池,单是城墙一带就有无限风采。

我对历史遗迹往往怀有一种敬畏和伤怀的情感。特别是对那些具有较浓历史、人文内涵的古迹,会有一种浮想联翩的冲动和思古凭吊之情。坟冢一般没什么好看的,但我多年来想看的是秦始皇陵。于是,趁学校放较长的暑假,我顶着大热天,流着淋漓热汗,从杭州出发,乘搭开往西安的火车,走向临潼,寻找秦始皇当年的凛凛威风。

秦始皇陵在西安市的东面偏北方向。远远看去,几乎是一座尖顶的小山,它的周围有500米见方,约有76米高。这恐怕是古老中国大地坟头最大的一座陵墓了。我们大概登了十多分钟,才上到陵顶。极目四望,陵南数公里为峻秀奇美的骊山,北面十几公里外是亮如丝带的渭河。所谓秦始皇头骊山、脚蹬渭水是也。西南迷茫一片者,就是古长安城了。

在陵顶我意识到,在我们的脚下,是一个宏大而神秘的工程。秦始皇从他13岁即位,就开始在骊山之阴为自己修治陵墓。25年以后(公元前221年)统一全国,又役使从全国送来的刑徒70余万人,分别修建阿房宫和骊山墓,到秦始皇公元前210年去世,之间又修了11年,前后加起来达36年。数十万人在长达36年中修筑一座陵墓,可想其工程极其浩大。

这座墓恐怕是中国历史上让人最难以揣度企及的墓了。司马迁在《史记》中说,此墓穿过三重水以下,又用铜水浇固,方可见棺椁。墓里面”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漫之”,”令匠作机埒及弩矢,有所近者辄射之。”而掘墓的人们则被”尽闭工匠臧者,无复出者。”

秦始皇在公元前210年九月下葬以来,除了秦始皇死后三年秦王朝被推翻,项羽”屠烧咸阳秦宫室”后也曾来秦陵滋扰放火外,大的破坏未曾有过,秦始皇在此陵下已安然度过两千多年。

秦始皇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国家的皇帝。他的雄才伟略,大家都已非常熟悉。但秦始皇又暴虐无道,他焚书坑儒,严刑苛法,繁租重法,徭役无止,修阿房宫、治骊山,使人民衣不如牛马,食不如犬,常”亡逃山林,转为盗贼”。终于在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率戍卒百人在大泽乡起义,斩木为兵,揭杆为旗,天下云集响应。秦始皇死后才二年多,刘邦和项羽的军队就先后攻占咸阳,项羽杀尽秦王后代。曾想建立万世不灭之伟业的秦始皇,决不会想到秦皇帝位仅传二世,就被起于茅草中人所亡,这到底是为什么?秦王朝从强大势壮到一朝土崩瓦解,是史上甚为独特的一个事例。其要害之处正是不施仁义,待民苛刻,人心向背。汉朝的贾谊在他着名的文章《过秦论》中为此叹曰∶”一夫作难而七庙坠,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在秦皇陵顶,我徜徉许久,茫然四望,凭吊不已。不禁忖量,水可载舟亦翻舟,气吞如虎的秦王朝,倾颓烟灭在瞬间。一堆黄土生茅草,千年河山依旧在,唯不见当年秦始皇。

我在乎的是寻找那一片古人遗下的天地,那股由心而生的满足感并不输予当年的秦始皇。站在秦始皇陵上,大地在我脚下,秦始皇更是长眠在我双足之下,顿觉世界是如此的辽阔。

西安的城墙是中国现存的最完整的古城墙。面积不大的老城像个婴儿般被他包得严严实实;古老的墙身配上青灰的色调给人以无限遐想,登临其上,迎风望去,忆古之情更油然而生。

除了秦始皇陵,还有碑林、大清真寺、法门寺、黄帝陵等一系列的历史瑰宝正待着你的到来。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到西安看看,因为在那里处处可看到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点,诚恳自信的西安人正迈着稳健的脚步,他们必将给这座古老的城市注入新的活力。

快来留言! "秦始皇陵怀古"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