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路,学无止境

(原载《升学情报 8》。2001年)

> 郑淑新
> 槟城理科大学电脑系学士,新加坡三一神学院神学硕士,马来亚大学辅导硕士,现任心理辅导员。

我在大学时期选择主修电脑软件设计、副修工商管理。根据学长们的推荐,这样的科系组合是最吃香的了,毕业时找工作会很容易。于是,我就这样修完了四年的大学教育。

怎知大学刚毕业,我就必须进行背脊骨矫正手术。我在两个月内动三个手术,又加上感染了并发症,我从死亡的边缘走了一圈,再到回来。这样的经历促使我对自己人生的方向和目标有了改变。

还记得在我离开病房的四面围墙,看到灿烂的阳光及散发了丰盈的生命之花草树木时,我对自己承诺说∶“无论生活多么辛苦,我都要好好地活下去。”


接下来的日子,我经常问自己∶我要做什么事,才是最有意义?

当时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助人的工作最有意义,我想去当辅导员。虽然当时我不是很了解,辅导的性质是什么?我是否具备了辅导的素质?

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在教会的办事处服务,在那里呆了近两年的时间。我记得当时听到一个卡带,提到了智慧文学里的一段经文∶“求  教我如何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得着智慧的心。”

为了“得着智慧的心”,我后来到新加坡三一神学院研读神学。

这项决定经历几番挫折才得到成就。由于家里只有我和二姐念完大学教育,然后,一场手术和大病之后,花费了二万元,又要去念神学,对家人来说,很难接受。当时我想念神学是想学怎么做“人”,然后再去念辅导。

无论如何,最后我还是带了简单的行李及第一学期的学费,就开始了我三年念神学的生涯。这三年的学习生涯,在我的人生旅程中,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它装备了我基本的人生理念与原则,也是我日后成为辅导员的重要根基。

印象中最深刻的是我在撰写论文的那段时期。我对旧约很有兴趣,特别选择了旧约智慧文学的书卷《约伯记》。这卷书提到了义人受苦,及他和上帝的对话,在过程中启发了很多人生的奥秘。

学长知道我选择这个题目,对我说∶“这是很难写的题目。”我还是不放弃。我找到了一位来自澳洲的宣教士做我的指导老师(在神学院的首两年,我是以华文为学习媒介,但是第三年我为了要有更高的学习,便转向英文部)。

指导老师高雅伦博士(Dr. Alan Cole)是旧约的权威,同学在私底下给他一个外号叫“行走的解经书”(Walking Commentary)。他精通十三种语文,曾在中国宣教十年之久。虽然已达退休年龄,思想敏锐,身体很健康。他对圣经的研究,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正如学长所预测的,我选了一个难写的书卷和题目--《从约伯记看上帝的同在》。我在撰写过程中,开始觉得气馁,甚至很想放弃。按照和讲师的安排,我每个星期见他一次,我深深地记得,每逢见他之后,他总是给我正面的鼓励,使到我有动力继续下去。他无条件的接纳和肯定伴随着我一年的论文撰写过程。

到了面试时,我必须回答五位新旧约博士的问话,加上每一位都是来自不同的神学背景,对研究的方法论各有不同的看法。我心里在盘算,只要能够及格,我就非常高兴了。结果,他们给我“credit”,我简直不敢相信。

于是,当我再遇到高博士,我向他说∶“我拿到了‘credit’,我非常高兴!”当时,他冷静地对我说∶“你可以拿到更好的成绩。”我听了简直傻了,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记得隔天我见到了教务主任--一位来自美国的新约博士。他说∶“你的成绩提升到credit+。”

这样的学习经历是超乎我的想象力所能达到的。事隔多年,每逢我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心里有很深的感动。对于我,它不只是成绩那么简单,它成为了我生命的转捩点。

在高博士这位长者面前,我经常想,我有多少“斤两”,其实,他是知道的;然而,他以他的爱心,持续地鼓励我、给予我长久的帮助,让我得以超越自己、接纳自己和肯定自己。他把他对我的信念,在学习过程中,转化成为我自己内在的一股生命力和自信心。对于我而言,它是一个奇迹,让我铭记心里。

当我数算自己学习的日子,我有一半的人生岁月,是在课堂上度过的。然而,在学习的过程之中,有生命的成长,对我更为重要。升学并非是知识的累积,而是加添人生的智慧。知识可以随着科技的发展而被淘汰,人生的智慧却可以一生跟随你,历久长新。


快来留言! "人生路,学无止境"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