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展 留學海外 獎貸學金

{"pagination":"true","pagination_type":"bullets","autoplay":"true","autoplay_speed":"5000","direction":"horizontal","auto_stop":"false","speed":"1000","animation":"slide","vertical_height":"","autoheight":"false","space_between":"0","loop":"true"}

年轻的不顾一切

(原载《升学情报 3》。1999年)

文/蔡欣洵
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心理学理学士
美国奥加拉荷马城市大学大众转播硕士
现为新加坡淡马锡理工学院公关。

当年决定自辅导处转行到“公关”一职时,许多人都抱怀疑的态度,包括了向来支持我的母亲。那时其实也不肯定这样的决定对不对,只知道是时候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也仗着自己年轻,再回首或再选择另一条路走也不难。

于是我当上了“公关”。我一直认为我的选择是多年自我探索的成果。如果你认识年少的我,你会知道我曾经轻狂,曾经悲天悯人,曾经自鸣清高,更曾经独来独往。这些,都不是一个当“公关”所具备的性格。

后来我离家念书工作。在异乡的这些年,终于为自己的生命开拓了另一片天空。你会发现,假如你愿意自蚕蛹中苏醒,世界原来可以如斯宽阔。

我是那个坐在桌子的另一端的人,记者追新闻,我求记者为我写新闻。在这“追求”的过程当中,我得到莫大的满足感。主要不是得与失,而是在这其中所得的浩瀚知识和对生活的领悟。因为工作上我要为学院推广课程,得以接触并了解不同的领域、科技以及各色各样,最终许多成为我的朋友的人。也更因此我的生命豁然开朗,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

虽然直到今天我的同事阿东仍然说我其实并不适合当公关这行,因为我太老实,不说行话不耍太极。可是许多记者最终成为我的朋友并也信任我,是因为我不跟他们耍花枪。最重要的是,我不做我不相信的事,不“卖”我不相信的新闻。

公关其实不如外人所想的五光十色声色犬马。除了要掌握各类资讯与通讯技巧,更要有极好的人际关系。它仍旧是一个以“心”去从事的行业。

每天当我关上电脑下班,我都会微笑着,感激我年轻的不顾一切。

  1. December 18th, 2009 at 11:25 | #1

    是否在任何一个领域都是需要公关?公关的薪水如何?这份职业是否长久?

快来留言! "年轻的不顾一切"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