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学?

转载自《升学情报 32》,2007
文|梁胜义
曾任董总学生事务局行政主任、新纪元学院招生部主任,现为升学情报工作室总经理。

几乎所有孩子都听过父母如此叮咛:“努力读书,才能做个有用的人。”但何谓“有用的人”?却从未解释。

几乎所有学生都受过师长如此教诲:“努力读书,才能考出好成绩。”但何为“好成绩”?也没说明。

小脑袋瓜唯有自行推理:“做个有用的人=考出好成绩”。于是,在这人权抬头与资讯爆炸的时代里,素质教育喊得轰轰烈烈,应试教育仍旧踏踏实实。

笔者因工作关系,近三年有幸为逾二万师生家长演讲,接触过的咨询也不下千次。曾有位中学毕业生上门展示骄人文凭:11科全A!却茫然问道:“请问我适合念什么科系?”我顿时一愣,差点没说:“我是做辅导的,不是搞算命的。”

又有个留学著名学府的学生干部,见面时认真汇报:“我们的同学普遍面对一些问题,包括:校园很大,经常迷路。”我当时心想:“过去科技落后的时代,也甚少听说森林里的土著、大漠上的旅客、汪洋中的水手会迷路,我们的大学生竟然……”突地又想起那考获全A的学生,那何尝不是另一种更叫人感慨的“迷路”?

有一次在一所中学的讲堂里看见一副对联:“何必读尽圣贤书能全孝友便是实学,纵然志周天下事不知进退终属愚人。”心里满是认同,不禁想起《孟子 ● 尽心下》曰:“尽信书,不如无书”,也印证了《论语 ● 为政第二 ● 十五章》的“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美国国父华盛顿曾说:“读书若未能应用,则所读的书等于废纸。”因此美国社会普遍上将“聪明”分为“Book Smart”及“Street Smart”。前者充其量只是一部高分低能的考试机器;后者却是能学以致用,将所学化为待人处事谋存求成的综合能力。

爱迪生发明电灯时,请助手夏普顿计算一个梨形灯泡的容积。夏普顿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还到过德国深造一年,然而他算了半天还算不出来。爱迪生走前一看,只见夏普顿在纸上密密麻麻地列了许多道解不出的算式。爱迪生眉头一皱,说:“有这么复杂吗?”他把空灯泡灌满水,然后把水倒进有刻度的量杯里,水的体积便是灯泡的容积!夏普顿一拍脑门:“嗨,这么简单的方法,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你知道爱迪生的学历吗?答案是:三个月小学,随后从母自学。

看过这篇小故事后,你知道自己为何而学了吗?

快来留言! "你为什么学?"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