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野蛮室友(二)

转载自《升学情报 21》,2004
文|周本兴
  马大法律系毕业,现为执业律师。

上篇谈及沙巴土着友人的“蛮横”手段,这一次让我谈谈另一个室友的野蛮行为。

他是一名华裔,睡在我的double-decker的下面。虽然从他的样貌谈吐给人一副彬彬有礼、斯文尔雅的感觉,私底下的行为却令人不敢恭维!

不举个例子佐证,看官会以为我夸大其词。看官们,请评评理,给给意见。

话说有一回,我趁着学校两个星期的假期回乡度假。回家之前,我妥当地把心爱的摩拖车“安置”在宿舍最安全的地方,我把车匙藏在房里衣橱的抽屉里,并上了锁。开学回来,我的“老马”像泄了气一样,轮胎扁平,并且还移了位。我怒发冲冠,发誓一定要揪出凶手。

回到宿舍,眼前的情景不禁使我目瞪口呆。我的抽屉已被挖开,不过车锁匙却安然无恙。左看右看,我发现华裔友人的行李已经安放在他的床上;沙巴土着的包袱却还没看见。我心里有数,认定是那个家伙的所作所为,我暂时不动声色,决定看他如何做出交代。

傍晚时分,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出现了。我憋了好久,忍无可忍,开口质问他是否“欺侮”我的老马。他大方的承认,一副嚣张的模样。

“如果要借用我的摩拖车,等我回来向我开口,我一定会借给你。”我大声说道,“你怎么可以橇开我的抽屉自行拿走我的锁匙!”我怒吼起来。

“用了我的摩拖车不打紧,爆胎后还置之不理,这一点实在教我忍无可忍!”我连珠似地对他破口大骂,他一句道歉都不说,拍拍屁股,走了。

第二次的经验对我来说也是刻骨铭心。他趁我不在,打开我的抽屉(他实在是绝顶聪明,知道我抽屉锁匙的所在之地)并且还用了我的私人用品--牙刷!天呀,我要崩溃了!他竟然用我的牙刷刷他的牙!

我是如何发现的呢?当我要刷牙就寝时,发现我的牙刷湿漉漉的。我顿时纳闷起来。一定是他!在我质问之下,他也承认了。他说他的牙刷不见了,所以就暂时借用。

“不见了,可以下楼去买呀!我不要你把病菌传染给我。”我指责他的不是。他也是若无其事,翻个身睡觉去了。

在这两个室友的“折磨”之下,我在第一年的第一学期后就拍拍屁股向他们说bye bye。

如今我一看到床,就想起土着友人;一刷牙,就想起华裔友人的口水!真是挥之不去的梦魇啊!

快来留言! "我的野蛮室友(二)"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