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泥

转载自《升学情报 18》,2003
文|黄祯玉
~ 教育工作者


“……不是每一朵花,
都如此幸运,
得到天地的滋养,
直到盛开的那一天。
花谢了,它生命的光辉,
不再是和蝴蝶相遇的那一刻。
而是,宁静地化成春泥,
掬一手温润的土壤,
让同伴们,绽放世间最美丽的色彩。”

一位老师最近与我们谈起他第一次坐黑车的经验。

那是一个黑压压的凌晨,疲惫不堪的他,呆坐在黑车里,脚下躺着一位已没有了气息的小男生。往医院的途中,车子停在红绿灯前,倏地,一阵摩托车声呼啸而过,一群青少年正卯足全力,往路的那头狂飙而去。“想活的人没有机会了,这些活着的人为什么不懂得好好珍惜生命?”他在心里呐喊,久久无法平息……。

那位小男生离开了这个世界的一个多月后,我参加了学校为他举办的告别会。那一个早上,位于郊区的校园风和日丽,映入眼里的是田园美景,可是我们的心情却轻松不起来。虽然不忍,可是我还是忍不住让眼神悄悄飘向坐在座位最左边的小男生父母身上∶妈妈手上握着的是已揉成团的白纸巾,爸爸紧锁的额下是泛红的眼。两人沉默的坐着,当学校董事趋前慰问时,爸爸仍坚持挺起身子回礼。

全校同学手上的纸鹤、寄语陆陆续续地化成了灰;围成圈的小黄菊很像一个句点,正式宣告一个年轻生命的结束。

告别会前的一个晚上,我们与十来位曾和小男生同室或同社团的男同学见面,问起他们对小男生突然离开人间的感觉,有的说∶“……很遗憾,还有话没对他说……”,有的说:“……我们平时应该多关心周围的同学……”,有的说:“……希望他还没有走……。”

再问起他们:如果小男生还有机会对自己说话,你认为他会说什么?大部分的同学都说∶“要好好活下去!”逝者已矣,再多的惋惜、不舍都不能改变事实,但它激起了孩子们最真心的一番自我对话。因为曾经有遗憾,所以接下来学会了更珍惜活着的每一瞬间,以及在这瞬间里出现的旁人--特别是自己珍惜的人。

蒋勋的一首诗里有那么一段:

……不是每一朵花,都如此幸运,
得到天地的滋养,
直到盛开的那一天。
花谢了,它生命的光辉,
不再是和蝴蝶相遇的那一刻。
而是,宁静地化成春泥,
掬一手温润的土壤,
让同伴们,绽放世间最美丽的色彩。

所以,告别会上,屈身放下手上的小黄菊时,我在心里向小男生说了一声“谢谢”。被泪水洗涤过的眼睛和心灵,教我们把生命的意义看得更清楚了。

快来留言! "春泥"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