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下去的理由

转载自《升学情报 16》,2003
文|黄祯玉
~ 教育工作者

“相信我,你的生命很重要,对你自己,对你的家人朋友,对很多你不认识,但很可能在某个机缘之下你有机会救他一命的人,即使面对困难与挫折,也绝对可以找到一个活下去的理由,至少,会有一个。所以,请,不要轻易对生命说再见。”

上个月甫去世的名作家杏林子,在生前曾说过:她这一生中有两个她最不能原谅的人,其中一个是她的好朋友三毛。这个好朋友让她最生气的过错是,她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好朋友归好朋友,好朋友若犯了错,杏林子一样会义正词严的批评她,更何况,这个过错是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从童年开始即患上不治之症、行动靠轮椅、写书靠别人代笔的她,从来不曾想过放弃生命,好手好脚的三毛,凭什么?

在此,我想说的,不是“好朋友犯错,我们该不该批评”。我想说的是:“活下去的理由”。

他们都努力地活着

农历新年的前一个月,我随意浏览报纸,眼睛猛然在一则讣词前停了下来。是阿明!

九七年,我和同事到他的学校办生活营时,他是我那组的营员。他不是很会读书的学生,但乐于助人,个性活泼,甚至调皮,样子有点像一位常扮演“蛊惑仔 ”的港星,让我们对他印象深刻。有一晚,我们通宵达旦的聊天,他说了很多对学校各种措施的不满。是“爱之深,责之切”的心情吧,一声声的不满里,听得出带有浓浓的感情,以及很多虽不完全成熟、但确实切中要害的意见。

后来,他还写过几封信给我,说他毕业后留在母校当职员;之后,他说要到台湾攻读技术训练班;再后来,就没有再联络了。

我联络上阿明的前任校长,他说阿明和几位朋友出海庆生,但他所乘的那艘船突然翻覆。除了他之外,掉落水里的还有另外三位女生。阿明溺毙前成功救起了两个,救第三个时就出事了。

农历新年后的一个星期,又是一则触目惊心的讣词。这一次,是我去年在中国上海有过一面之缘的马来西亚留学生,个子壮壮的,谈吐很有自信,常写诗和发表文章,大概今年暑假前就毕业了。新年前夕,同学们都回家过年了,他一个人留在宿舍。许是北方天寒地冻的气候,刺激了他的呼吸道,哮喘病发,没有旁人在场,他就这样走了。

也是新年后没多久的事,砂劳越诗巫发生一场大火灾,警方和消防员清理灾场的时候,所发现的不是一具具的尸体,而是一团的遗体--母子四人相拥在一块,在同一秒咽下最后一口气。其中有一个小女孩,是当地一所独中初中一女生。学校后来找出她写过的周记,其中一篇谈到她新年的愿望∶她过去成绩不好,常惹妈妈生气,今年她下定决心要用功念书,不再让妈妈失望。

近两三天,几个国家考试陆续放榜,最引人瞩目的,大概是一位女生考获16个A的新闻。那天,我看到众多盈盈笑脸、拿着成绩单示众的照片旁边,有一张很不搭调的图照∶一位印裔妈妈神色黯然地跌坐在墙角,咒骂SPM考试是杀人的凶手∶她17岁的女儿,因为只考了两个A,认为升读本地大学无望,结果上吊自杀。

生命中的贵人

我不期然的想起阿明,想起留学上海的那位学生,想起葬身火海的那位小女孩,还有因被女佣暴力对待而身亡的杏林子。我相信他们在闭上眼睛前的那一瞬间,一定用尽全力与死亡搏斗,因为还有太多未完成的任务等待他们去完成∶救人啊、毕业啊、赚钱回馈母校啊、用功念书啊、孝顺妈妈啊、写文章、出书啊……而这些未完成的任务里,有好多都不是为自己的,甚至可以这么说,没有一项是只关乎个人的。

你常常觉得自己不重要吗?或者,你会因为成绩不好而觉得自己没用吗?那,你再想想:成绩不好但见义勇为的阿明有没有用?新年前夕的那一天,上海那所大学的宿舍里,如果有人在场,如果那个人是你,这重要吗?诗巫那场火灾的火苗刚刚烧起来的时候,如果有人刚好经过,如果那个人是你,你重要吗?

相信我,你的生命很重要,对你自己,对你的家人朋友,对很多你不认识,但很可能在某个机缘之下你有机会救他一命的人,即使面对困难与挫折,也绝对可以找到一个活下去的理由,至少,会有一个。所以,请,不要轻易对生命说再见。

快来留言! "活下去的理由"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