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展 留學海外 獎貸學金

{"pagination":"true","pagination_type":"bullets","autoplay":"true","autoplay_speed":"5000","direction":"horizontal","auto_stop":"false","speed":"1000","animation":"slide","vertical_height":"","autoheight":"false","space_between":"0","loop":"true"}

斗智游戏

(原载《升学情报 13》。2002年)

分享者/庄清泉
马大辅导文学士
现任马大医药中心医药社工。

报导/黄薏敏

在马大医药中心共有12位医药社工,分别处理不同病房的个案。而我专负责矫形外科(orthopaedics)和耳鼻喉科(ENT)病房的案件。身为一个医药社工,除了基本社工条件之外,还要懂一些医药知识,更要认识我国各种不同的法令,如劳工法令、家庭暴力法令,另外也要知道一些申请援助基金与向病人雇主、保险公司、社会保险机构等索款的条件和程序。从普通常识到专业知识都要会,吸收各种各样的知识是为了有充分的准备去帮助病人,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会遇到什么案件,下一个病人需要什么。

当社工一接到医生的转介表格,就要去病房探访病人,为病人进行评定(assessment),包括病人的家庭背景、经济状况、对于本身的病况有多大的了解及其接纳程度。了解病人的需要,才能给予能力范围内的帮助。辅导也是社工的其中一项工作,如病人有需要,我们会给予辅导。有时亦需要和医生讨论病人的案例 。

在这份工作里,我遇到最大的挑战就是须面对各种不同的人。一种米养百种人,每个人的个性都是独特的。我觉得这像是一场斗智游戏,要懂得变通,对着不同的人,要使用不同的技巧与态度去应付和处理。这也是对自己的考验,看自己的”功力”有多深厚。

身为社工,原来同时也身兼“中间人”--病人与医生、病人与家人、病人与雇主等的中间人。病人有什么奇难杂症,都会转交到社工的手上,从协助病人和他的家人、了解病况到为病人申请援助金或向保险公司和社会保险机构等索款,甚至帮病人找寻家属,社工都要一手包办。有时会遇上一些不明理的病人、不肯合作的病人家属或是不肯听取意见的医生,整个案件就会很棘手。往往事情办好了,不会受到称赞;办不妥呢,人家就认为你无能;那种感觉真像是哑子吃黄连。不过每当我遇到这些阻力时,我会把它当成一个考验,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斗智游戏。

最大的满足感莫过于自己能协助病人重回社会、为病人申请的援助基金通过了、找到病人的家属(有些病人被送进院时,并没有任何资料而本身也无法提供资料)、帮助病人接受自己的病况等等。我对回报的要求不高,无论我所能做到的是多或少,只要对病人有帮助,我都会觉得很高兴、很满足。

成为社工后,也让我的人生观有所改变。一个健康、强壮的人,可能突然间在一场意外失去一条腿,也可能突然患上癌症,这让我领悟到健康的可贵。看到一些病人的家属不离不弃地照顾和支持病人,使我体会到亲情的伟大,学会更珍惜亲情。相反的,也有置父母兄弟在医院里而不顾、虐待儿童等每天都发生的社会问题。

医院毕竟跟外面的世界不同,这里所接触到的人不是老弱就是残病。刚开始时,我用了一段时间去接受和适应生老病死的循环。面对病人的死亡或伤残,我不能说没有感觉,但这是大自然的规律,所谓人生无常也。

心想,与其天天感叹,不如天天充实自己,以便帮助更多的病人。


快来留言! "斗智游戏"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