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的春天

转载自《升学情报 5》,2000
文|彭锦燕 中国南京大学中文系四年级

春节都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我却一点也没有春天到来的感觉。身上的冬装一件也不能少,天气还是一样的冷,春天不该是这样的啊!

大陆的同学说,秋有秋老虎,春有倒春寒,春天不会太明显,夏天会突然而至,这就是南京,这就是南京的天气。

开学至今,由北南下的冷空气在四星期内两度拜访南京,随之而来的便是连绵的细雨。春雨绵绵,日夜的浇灌这一个古城,把城里人的心情都浇湿了。满天的雨水,一路的泥泞,不住的冷风,总叫我想起家乡炎炎午后那一洒而过的大雨,那雷电交加的暴风雨,那一种雨过即便天晴,让人身心舒坦的天气。

身在南京的我,无疑是在春雨中思乡了,想念的又岂止是马来西亚的天气?

不管有没有春天的感觉,寒假确实已经结束,春季的作家班开始上课了。为了补上最后一门必修课,我加入了作家班的学习中,开学的第一天,便被老师当新生看待,和新同学一块儿作自我介绍。

这一季的作家班有近四十人,当我对着众人说我来自马来西亚时,我发现很多人小声的议论着,我的出现的确让他们感到意外和好奇,但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却更加叫我感到吃惊!

六十五岁的老先生站起来用他那很浑厚的嗓音说道:“当年正值战乱时期,我没有机会学习……”;十四岁的小弟弟在老师一问一答中说,是他爸妈安排他过来旁听的。显而易见,其父母是希望儿子尽早成龙。

那一天,下课后走在春雨中,我开始胡思乱想。如果说把学习比喻为春天,老先生的春天是迟了;小弟弟的春天却在父母的安排下早到了,而马上就要毕业的我,这一季将会是我的最后一个春天吗?

朋友从美国捎来问候,说她那里百花盛开了,到处都有春的信息。真是一“信”惊醒梦中人!对啊,我可以到中山陵的梅花山去啊!梅花山上会有春天,我是真的那么想。下定决心,我等着老天爷放晴,我要到中山陵去,到梅花山上拜访春天。

快来留言! "南京的春天"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