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心学技术 必能走出一条路

转载自《升学情报 63》,2013
专访|郑翠霞
分享|陈正锦
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技职教育行动委员会主席。

根据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技职教育行动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每年约有7万名华小毕业生,其中约15%到独中升学,10%至15%到国民型中学升学,剩下的70%左右到国民中学升学。另一方面,根据官方的数据显示,每年进入国立大学的华裔生约1万人;而该委员会的非正式数据显示,有能力到国外留学的约1万人,到私立大专深造的约2万人;粗略估计,尚有2万人左右流失了。到底这2万人是否流失在职场上?还是何去何从呢?

《升学情报》特别走访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技职教育行动委员会主席陈正锦(以下简称陈),听听他如何剖析国立技职教育所存在的弊端,以及学生,特别是弱势学生(即成绩不好、家境贫穷、父母教育水平不高,且资讯匮乏者)可以如何在技职教育里找到一条出路。

Q:华裔生对国立技职教育没兴趣?
陈:这个说法是不成立、不正确的。政府必须要有敏感度、嗅觉去知道为什么华裔子弟对国立技职教育没兴趣。国立技职学院最大的问题是整个经营管理、饮食文化都是单一的,都以马来文化为主。

我们拜访过很多政府部门,也曾经建议过,我们不要求所有技职学院都收华裔生,我们只要求其中的20%招收40%非马来学生,尤其在华人人口集中的地方,就应该收多一点华裔学生。只要华裔生的数量增加,孩子就有归宿感,就更容易适应环境。

国立技职教育
马来西亚目前有超过150所的国立技职学院,由高教部、人力资源部、青年及体育部、农业部和文化部开办,另外还有卫生部及国防部开办的培训课程。课程涵盖的领域广泛,包括机械、电机、电子、餐饮、旅游、设计、多媒体、医药、农业、畜牧、艺术、军事等。

比起提供学术教育的国立大专,国立技职学院的门槛较低。此外,学费一般都很低廉,有的甚至学费全免,或是免费提供膳食与住宿,或是每月提供一定数额的生活津贴。不但如此,由于获得政府的常年资助,国立技职学院的硬体设备充足且完善。在教学媒介语方面,一般都以马来文教学。

Q:教育部于2012年在初中试行的技职教育基础课程(PAV),可否视为不会读书孩子的一道曙光?
陈:对于这个政策,我们认同,并给予正面的评价,这是好的发展,虽然来得比较迟。我们希望政府可以把这个政策贯彻下去,而且不只在15间、50间,或是150间,国民型中学一定要能照顾到。

任何政策推行时,必须顾及到每个地区的需求,尤其是小地方。城市的孩子,或者是中上家庭的孩子,家长一般都会比较操心他们的教育,会帮他们安排。比较让人担心的,是中下家庭、贫穷家庭,或小地方的孩子,很多在中一、中二就辍学,出去外面当学徒等。所以这个政策是好的。

技职教育基础课程(PAV)
教育部于2012年开始在15所国中试行技职教育基础课程(PAV)。该部将通过心理测验(psychometric)测试小六毕业生的兴趣倾向后,再安排适合技职教育的学生从中一开始接受技职教育基础课程,以改善辍学问题。

2013年,该课程扩展至50所中学,但全国78所国民型中学皆不入选。据了解,教育部将于2014年将PAV扩展至全国150所中学推行。

PAV将在初中阶段(中一至中三)实行,课程强调手艺和技术,且让学生学习简单的国文和英文。修毕PAV的学生可获得由教育部考试局发出的技职教育基本课程证书(SPAV),以及由人力资源部的技术发展局(JPK)发出的马来西亚技术证书第一及第二级(SKM1 & 2)。

Q:很多学生因为成绩不理想,或辍学后去当学徒,但政府于2011年提出“技职认证”的执行。技职认证会为学徒带来什么冲击?
陈:我们不能说全世界都在谈认证,马来西亚也不能落后。事实上,我们的谈法跟别人不一样,我们是矫枉过正、反其道而行,这是不正确的。对很多技师来说,他做了几十年,没有文凭,也做得好好的。所以,认证是要根据市场的需求和情况去规划。不然,其变相就是花钱请人写报告,或买文凭。

另外,认证不是从下游推上去,它应该从教育贯彻。正确来说,我们应该设定目标:未来十年,各行各业都要有认证;然后从教育着手,从现在开始透过教育栽培人才。

技职认证
第十大马计划已明确提及会于2012年开始执行技职认证。据悉,首个提呈国会的技职认证法案是《汽车维修与保养法案》。法案一旦通过,所有修车厂须向贸消部登记,而且在三年宽限内,修车厂至少须有一人拥有马来西亚技能证书第三级(SKM 3)。三年宽限结束后,贸消部将规定在另一个三年期限内,所有修车厂员工都须拥有马来西亚技能证书。

Q:国立技职学院的门槛可否降低?
陈:其实很多技职学院的课程,或是州政府办的技职学院(如雪州政府办的INPENS),门槛是很低的。只要你有读过PMR、SPM没有及格都可以申请。

符合资格的学生若申请后进不到国立技职学院,可通过当地的会馆、社团提出上诉,或寻求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技职教育行动委员会的协助。

Q:马来文不好怎么办?
陈:国立技职学院虽然用马来文授课,但并不是很深的马来文。技职课程70%是动手,30%是学基本理论,不管是做记录、写报告,还是沟通,都用很基本的语文,要克服是不难的。学生要克服障碍,敢敢去!

另外,全马共有18所独中在办技职教育。孩子如果语文不好、学术不好,你硬硬把他丢入国中,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辍学,浪费一个人力资源。我们不能说他辍学出来当学徒,就不会有成功的一天,但是假设今天我们可以帮他安排一个更好的路,他成功的机率,或他人生的路途,会走得更顺、更美好。

再来,我们也跟新纪元学院对话过。我们建议请台湾海青班相关的大学来马来西亚开办技术学院,或是跟新纪元学院联办,毕竟台湾的海青班每年收取的学生只有千多个。如果可以邀请海外以华文为体系的技职学院(除了台湾,也包括中国)来马来西亚开办,吸纳华裔子弟,就可以解决我们长期没办法融入国立技职教育的遗憾。

Q:成绩不好的学生可以如何在困局重重下,找到一条出路?
陈:绝对不要放弃,只要你有意愿想求取一门技术,各行各业其实都有人力需求。找各行各业的工会、各地的社团会馆、各州的大会堂,这些都是华社的支援力量。他们绝对愿意伸出援手、提供咨询给你们。我们没有办法把你找出来,但只要你愿意主动地提出疑惑、困难,我们都愿意帮你一把。绝对没有绝路的,只要认真想学习,一定可以走出一条路。

结语:
陈正锦不断强调,执政者要有改变的勇气,正视华裔子弟对技职教育的需求,改善现有的问题,取得落实方案,让更多人可以受惠于技职教育。我们期盼一个多元的技职教育制度,毕竟多元是马来西亚的优势。

不过,说政策太无奈,说改革太遥远。与其一直希望政府改变,不如思考如何在困局中突破,华社近来来积极在寻找出路,也为有需要的学生提供一股强大的支援力量。

回到学生本身,现实也许充满障碍,但台湾知名舞蹈家许芳宜说过:“别人可以选择不给我机会,但我不可以选择放弃机会。”只要不放弃,只要有克服的魄力,只要在绝望时记得你可以寻求支援,天确实无绝人之路。

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技职教育行动委员会
成立于2011年7月19日,由16个社团(包括各州大会堂、商会、国民型中学校长理事会、董教总独中工委会等),以及一些关切技职议题的热心人士联合组成。该委员会扮演着民间监督单位的角色,积极与政府相关部门对话,在国家的技职教育发展上群策群力。

学生和家长若需要寻求支援,可联络隆雪华堂行动方略秘书处,电话:03-2272 3594。

快来留言! "只要有心学技术 必能走出一条路"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