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理想办学院

转载自《升学情报 1》,1999
文|陈锦松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新闻系毕业,曾任各大报章的时事评论作者。

引言:
办教育一定要有所坚持及理想,如果一味往“钱”看,而忽略了社会责任,那我看不出将来的学院会形塑怎样崇高的教育理念。过渡时期的私立院校应展现他们是有目标,有决心去办一所重学术、重人文的大学。

我国私立学院今年来的蓬勃发展,显示了高等教育需求的日增,也展现了我国要成为区域教育中心的理想。(时任)教育部副部长拿督莫哈末卡立更表示,符合条件及拥有充足设备与师资的私立学院,可获教育部批准提升为大学。

在本地完成大学学位

在政府开放政策的配合下,私立学院也在1998年获得开办所谓的“3+0”学位课程,就是学生不需要出国,也可在本地完成大学学位。从积极的角度来看,“3+0”课程显示了更多经济条件不好的学生可选择在国内修完大学学位,获得学士学位;从消极的角度来看,就不得不关注到底有多少私立学院已做好万全的准备,以强大的师资及完善的教学设备来应付“3+0”课程的学术需要。

有人置疑,国内私立学院是否是“文凭的工厂”?人才的培养,主要是满足工业社会的强大需求,而缺乏人文的孕育及陶冶,这点是应该令人关注的。无可否认,理想的大学必须兼具知识传授、学术研究、批评创造、培育自由公民等四大目标。早期西方大学发生了诸如知识的被分解切割,学校成为就业训练班,而学生的质变、学校与企业的挂钩,使得大学沦为庸俗工具等象征。私立学院须避免踏上同样的路。

在投资庞大的教育机构,又必须以盈利为导向的私立教育发展,我们必须兼顾到学生家长的经济负担能力,这是均等教育的原则。事实上,当前的经济风暴,已打乱了一些家长的财务预算,毕竟每个月近千元的大学学费不是每个家庭容易负担的。我们必须确保广大中下阶层的子弟,不致因经济问题而丧失基本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教育开放乃世界趋势

教育政策的开放,事实上是世界教育发展的大趋势。由限制走向自由、自僵化走向弹性,而鼓励民间办学正是政府将部分教育的责任转介到私人界的办法。然而,私人界是否有能力办一所一流的大学,这正是重要的一大考验。

《亚洲周刊》曾以学术声望、学生的挑选、学院的资源、研究数量和财务能力等项目为标准,进行“亚洲最佳的大学”的调查及评鉴,事实这些条件也可用以了解私立学院办学的能力和素质,而私立学院有意朝向升格为大学的方向努力,必然的,也必须在软硬体方面作出更大的投资及规划。

拥有广阔校园的私立学院不多,在形塑其独特校园文化上也极之不易,但重要的是学校的图书馆应努力添购新书,而另一方面也要带动校园内的文化活动,使学院生能通过浸淫于校园中的独特传统,而在知识之外,更重人格的养成。

严格鉴定确保素质

私立学院发展迅速,估计至今已有五百多家,规模及素质参差不齐。要使学院正常发展,而不是办“学店”,滥发文凭,教育部严格的鉴定及监督是必要和迫切的,但这之间不应存有“政治”及“朋党主义”的关系而作为发放准证的依据,否则私立学院将沦为金钱政治另一个战场,破坏教育应有的与原则。

办教育一定要有所坚持及理想,如果一味往“钱”看,而忽略了社会责任,那我看不出将来的学院会形塑怎样崇高的教育理念。过渡时期的私立院校应展现他们是有目标,有决心去办一所重学术、重人文的大学。

  1. February 25th, 2011 at 14:17 | #1 FSI member

    3个Credit可以读Diploma In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吗?
    我想我读那一科全部用英文来读! 不要有一个课程在马来文!

快来留言! "坚持理想办学院"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