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

(原载《升学情报 2》。1999》)
蔡欣洵|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心理学理学士,美国奥加拉荷马城市大学大众转播硕士,现为新加坡淡马锡理工学院公关。

当初出国念书的时候是悄悄的走的。身边最亲近的好朋友都不知道我已经离开了。不说,也许是出自于那一点的骄傲,因为不知道前途会是怎样,不想万一撑不下去还要老着脸皮回来。

于是我带着那点傲气、惶恐,还有一些无所适从,飞了。心里十分杂乱。

我在美国过的是苦学生生活。那时身边的朋友多是新加坡与香港留学生,衣着特别光鲜,生活特别充裕。比起来,我这个从米乡飘洋过海来见世面的女生就显得寒酸。一件牛仔裤、廉价毛衣和过时的大衣,就这样过了一个冬天。这对一个 19岁的女生来说是十分尴尬的。

可是后来我便渐渐释然了。我常常在校园咖啡厅独坐吃着隔夜饭当午餐,或趁工作上课之间的空隙小憩,夜晚再挑灯夜读。而就在这种拼书拼工作之间,转瞬,季节已过。我们都是这样成长过来的。出国留学,一不小心,便成虚荣了。在异乡,受的诱惑也许更大,选择也许更多,天空也许更广阔。也因为初次离家,带着的是更多任性惶恐与放纵,很容易便迷失了。

可是对我来说,更重要的,除了满足生活的基本需求,还有一股非得闯出一番作为来的意志。经过一段日子的适应与摸索,初离家的心安定了下来,终于了解到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所有的问题都得自己解决,自己的前途生活也更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所以更加小心翼翼。

如何过得更精彩,实在是比衣着是不是光鲜、party 是不是好玩有意义得多。至少这些年以后,我仍然没有后悔我的大学生活里没有太多的玩乐。因为我的生命得到洗礼,情感获得升华。

快来留言! "季节"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