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展 留學海外 獎貸學金

{"pagination":"true","pagination_type":"bullets","autoplay":"true","autoplay_speed":"5000","direction":"horizontal","auto_stop":"false","speed":"1000","animation":"slide","vertical_height":"","autoheight":"false","space_between":"0","loop":"true"}

The Sky is Unlimited

转载自《升学情报 1》,1999)
分享|陈克祥 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现任某国际建筑公司高级工程师

作为一个土木工程师,数年的大专教育提供了我一个很好的根基。可是,书上的理论始终是纸上谈兵,一直到我毕业,正式工作以后,才真正了解进行一桩工程的实况。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助理工地工程师(Assistant Site Engineer),初出茅庐的我可以说对什么都是懵懵懂懂的,所以那时候的薪金虽低,可是最宝贵的回酬却是每天在工地里的实践与学习。

犹记得在工地的那一段日子,我作为一个处于高层与基层之间的夹心人,工作实在很不简单。除了技术性的工作之外,我必须面对不同层次的沟通问题。当我与工地上的工友对谈时,讲讲粗口总是难免的;可是当我面对管理层时,则必须转换一种比较“专业化”的口吻。

在六年的工程师生涯里,我转换了三家机构。在第一家机构里,我是一只无头苍蝇,还搞不清自己的志趣和方向。第二家机构是一间小规模的公司,我有机会直接的参与工程中的各个细节,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至于第三家机构,也就是我目前服务的公司,是一所外资跨国建筑公司,在这所公司里,我有幸参与了许多庞大的工程,例如桥梁、码头、隧道等。它提供了我无穷的发挥与学习空间,让我知道工程师的生涯是学无止境的,并且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还有一些些伟大。

工作上最令人高兴的时候,即是工程准确完成的刹那。我时而带朋友去欣赏我的工程结晶,对朋友来说,那只是一堆毫无生命的钢骨水泥,对我而言,却是我们工程师绞尽脑汁、呕心沥血的伟大杰作。

我是百分之百的投入工程师的生涯。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希望能够往更高科技的工程服务。我的上司曾经拿着连接香港与香港新机场的钢缆吊桥的照片对我说,当有一天你能够胜任类似的工程时,你就该心满意足的光荣退休。他这番话其实是在为我设定目标。

工程科技是一门精湛的科学,它从不停滞的去满足人类那无止境的需求与欲望。今天我们满足于乘船过海,明天我们却要求一条使交通更便捷的大桥。

“The Sky  is Unlimited”,人类的成就也是一样,所以我觉得一个工程师必须秉承着虚心向学、乐观及力求上进的处世态度。

快来留言! "The Sky is Unlimited"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