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交换生、双联学位,流浪是一生的养分

志工、交换生、双联学位,流浪是一生的养分

愈来愈多大学生选择出走海外,增加人生阅历、强化未来竞争力。毕业於台北科技大学电机系的黄婉中,曾去捷克科技大学当交换学生,自己编写程式语言设计乐高机器人,并以「沙发衝浪」遊历20个国家;她亦曾参加模拟联合国社,去纽约联合国总部和国际学生代表讨论全球识字率议题。这些国际经验,不仅丰富了遊历,也帮助她毕业後顺利进入外商公司。

【记者柯晓翔报导】愈来愈多大学生选择出走海外,增加人生阅历,离开故乡打拚虽辛苦,却能强化未来的竞争力,难怪许多人跃跃欲试。2013年6月24日,桃园国际机场,清华大学经济系四年级学生、21岁的吕怡静和13位同校同学正準备飞往狮子山共和国,电影《血钻石》描述的国家。许多人对於非洲的第一印象大多是贫穷、髒乱、疾病与死亡,就连一旁送机的怡静妈妈在大伙上飞机的前一秒,还问女儿:「可不可以不要去?」为了去狮子山共和国当国际志工,吕怡静和伙伴们整整準备了一整年。她轻声安抚妈妈:「这是圆梦之旅,很难得的机会。」她没有预料到,往後的43天,将在生命留下深刻的印记。她背起行囊,走向登机口,勇闯天涯。

途径1〉交换学生 经济实惠的好选择

像吕怡静一样,许多大学生选择在大学时期拥有国际经验。想走出台湾,看看世界的样貌,成为他们共同的嚮往。其中,最多人选择的方式是担任交换学生。台湾各所大学皆和国外大学签订姊妹校协议,互相交换学生。以台湾大学为例,每年约有600多位赴国外姊妹校当交换学生。最热门的国家是日本、中国大陆、美国、德国与法国。

出国交换为期大约半年至一年,期间台湾学生只需负担生活费与自己台湾学校的註册费。由於大部分免缴交换学校学费,交换学生可算是最经济实惠体验留学生活的方式之一。

淡江大学德文系四年级学生苏奕安留著一头俐落短髮,讲起话来精神奕奕。从小她就特别喜欢奥地利和维也纳合唱团,高中时还交了叁、四个欧洲笔友,常常彼此通信聊天。大叁那年,她终於得偿宿愿去维也纳大学交换。交换期间,她只身一人至东欧旅遊,足迹遍布斯洛伐克、波兰、罗马尼亚与波士尼亚等国家,不仅和笔友见面,也透过世界展望会,和高中时开始资助的塞拉耶佛孩童相见欢。看到当初照片上的小男生,现在已经成为15岁的小大人,苏奕安觉得这趟交换学生之旅,特别有意义。

沙发衝浪 遊历20个国家

「台湾是个海岛,年轻人从国外取得养分,可在这片土地上耕种出更多东西,」西门子业务工程师黄婉中说。刚从大学毕业两年的她,就读台北科技大学电机系时,曾去捷克科技大学当交换学生。在捷克科技大学,她修了一门机器人课程,
自己编写电脑程式语言,成功设计出一只会赛跑、会转弯的乐高机器人。课馀间,她更没閒下来,曾进行「沙发衝浪」遊历20个国家。每到一个沙发客的家,她努力和对方分享台湾文化,还炖煮麻油鸡给义大利的沙发主品尝。

当初出发前,黄婉中的舅舅送了她一台新的相机,交换条件是──每天要用英文写下交换学生日记。她履行承诺,在部落格记下「值得记录的一年」,包括教国际学生中文、掉进伏尔塔瓦(Vltava)河、骑脚踏车横越捷克等有趣的异国生活经验。这些国际经验,不仅丰富了她的遊历,也帮助她顺利取得毕业後通往外商公司的门票。

途径2〉双联学位 拿文凭还能培养国际观

交换学生的国外修课经历可以视系上规定,充抵原先就读科系的学分,但是不算学位。如果想要同时拥有学位与国际经验,双联学位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根据「远见2014大学办学特色调查」,目前国内约56所大学有提供双联学位学制,其中以台湾大学签订53个计画、朝阳科技大学26个为最多。双联学位是指签有合作协定或姊妹校的两校大学生,在学期间可跨海赴对方校系修课,只要取得双方毕业资格,就可同时拿到两校双学位。

逢甲大学国际企业管理学士学位学程(英语专班)学生吴政亮和陈郁儒,就在大四那年赴法国雷恩商学院攻读学位,在台湾叁年、法国一年,再加上半年写论文与实习,等於四年半硕士和学士双学位入袋。

除了规定四年级出国修读学分,逢甲国际企业管理学士学位学程(BIBA)有110位外籍学生,采全英文授课。主任梁馨予表示,全英文授课是为了营造学生跨文化的学习环境,能提早适应海外留学生活。其他学校如淡江、元智大学等,也有类似的英文专班。

另一个拥有海外经验的方式,是参加社团或担任海外志工。例如,模拟联合国社每年都会徵选成员出国参加世界模拟联合国会议。这个会议由学生扮演各国外交官,模拟国际会议,进行国与国的谈判和对话。

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学表达

黄婉中大学时曾是模拟联合国社的社员之一,曾去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扮演芬兰国家代表,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学生一同讨论全球识字率议题。黄婉中说,刚开始在一群外国学生之间,完全不敢开口,但後来慢慢了解,大部分的外国人其实都不是以英文为母语,不见得流利,但都很勇於表达。解开心魔的开关一打开,人就变勇敢了。

途径3〉国际志工 丰富自己的人生阅历

清华大学每年暑假也有国际志工团出队,前往狮子山共和国、坦尚尼亚、尼泊尔、马来西亚和贝里斯等国家。但重头戏可不是只在上飞机之後,早在出发前,学生团队就以近一年的时间準备课程、和当地建立联繫、向台湾社会大众宣传与募资,把爱心送往海外,过程中都是一种学习。

「其实我去狮子山共和国,不小心得到疟疾,」清华大学经济系四年级学生吕怡静说。乍听之下很吓人,她讲起来却云淡风轻。在狮子山共和国当国际志工43天,留下深刻的生命印记。故事要从去年6月24日出发日说起。她打了6支预防针,也吃了奎宁药,看似做了万全的準备,但任何事情都无法百分之百有效。抵达两週後,吕怡静开始发病。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一般感冒不以为意,但当吃普拿疼短暂退烧不久,随後又持续发作,这样的状况成为每天的循环,进医院检验,才知自己是得了疟疾。吕怡静被隔离了整整一週。「很痛苦,我觉得我快要死掉了,」她描述当时的心情。当地的煮饭妈妈背著7个月大的儿子,陪她聊天,煮稀饭给她吃。她看到小婴儿被煮饭的蒸气燻得直哭,後来才知道,小婴儿其实和她同时得到疟疾。

不是疟疾导致死亡,是贫穷

得到疟疾不难痊癒,整段疗程,吕怡静花不到台币1000元,但煮饭妈妈一个月的薪水折合台币1800元,而且这在当地,已经算是优渥的薪水。她感歎地说,当地人不是不会治,但没钱买药;不是疟疾导致死亡,是贫穷。被隔离的期间,她沉静下来,看见更多事情。她感受到当地人的善良照顾,也更珍惜身边朋友的伙伴情谊。

病癒後,回到志工岗位,吕怡静更加活力四射。她和伙伴们一起教导当地高中老师和学生简单的电脑操作和维修技能,也带入社群服务的概念,带领当地高中生关心周遭社区,週末为附近穷困部落的弱势学童进行课後辅导。

学习独立自处是最大挑战

在国外生活一段期间,的确能让人快速成长。这些年轻学生,各学到了甚麽?成功大学外文系四年级学生吴俐萱说,在欧洲,没有家人帮忙,光是学习生活独立自处,就是一个挑战。大叁时,吴俐萱去荷兰莱登大学当交换学生。过去在台湾生活总是妈妈打理好一切,来到荷兰,自己上超市买菜、煮叁餐,她还跟室友西班牙女生学做欧姆蛋,勤於练4、5次,终於练成功。学习独立,是她在荷兰的成长修炼。

吴政亮则在法国雷恩商学院念书时,天天面对文化的衝击与震撼。吴政亮发现,法国人非常热爱聊天与分享。在台湾,台湾学生下课聊等会要吃什麽、看哪部电影;在法国,他的同学们聊嬉皮音乐,聊新选出来的教宗。吴政亮也因为这些宝贵经验,更坚定自己未来想从事外商工作的志愿。他目前在法国工商会实习,已成功踏出一步。

与异国人民交流 获得比付出还多

至於黄婉中,则对欧洲人的国际观深感佩服。像是赛普勒斯,一个位在希腊旁的小岛国家,当地朋友竟主动向她询问蒋中正和国共内战的历史,表达支持「台湾独立」。她说,当自己无法在地图上指出赛普勒斯在哪,这些欧洲人却如此精準知道台湾的事情,让她当下超震撼。

「我们无法一直留在当地,但我们可以把爱、物资与公民概念传递下去,埋下一颗种子,」吕怡静表示。西非的志工之旅,吕怡静学到重要一课──担任志工不是施捨,最重要的是用同理心与当地居民交流。她发现,自己获得的,远比付出的还要多。未来,她想给自己一年的Gap Year(空档年),担任长期志工。

这群有出走海外经验的台湾年轻人都肯定一件事,当离开台湾,反而更看见台湾,反思自己对台湾的了解与热爱,是另类收穫。吴俐萱强调,「在国外,我就是代表台湾,让我产生很多反思,重新认识自己。」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曾说:「年轻的流浪是一生的养分。」对於这群大学生来说,一点出走的勇气,或许就是面对未来的火光。

转载远见杂誌 2014/2
http://sec.ntut.edu.tw/files/14-1011-42762,r606-1.php

  1. lily
    March 21st, 2014 at 20:51 | #1 FSI VIP member

    有哪些大专有和外国交换生的?

快来留言! "志工、交换生、双联学位,流浪是一生的养分"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