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忙!忙!

转载自《升学情报 4》,2000
Choi|纽约Pace大学商学院

自从结束假期重新回到纽约以后,感觉上比以前更忙了。开学至今,所感受到的压力远比上个学期大。其实,屈指一数,这个学期我不过只选修了五个科目,但是感觉上却像是得准备十个科目的课业,因此那种压力是可想而知的了。

其中最叫我“吓一跳”的是英文。目前的阶段,上的不过是初级写作,可是却以莎士比亚作为文学选读,而且还是选读莎氏最长的一部剧作:《哈姆莱特》。古典英文既生涩又难懂,仅仅是啃书已经啃得半死了,偏偏教授又出了几题十分刁钻的思考题作为我们写作课的课堂作业。天!这是什么题目?“哈姆莱特如何影响及融入商业世界?”;“为什么Pace商学系的学生要学习《哈姆莱特》?”哈!真叫我不得不佩服这个教授的创意。只是他的创意让我绞尽了脑汁。虽然目前已经上完了《哈姆莱特》,但是马上又会开始莎氏的下一部作品。唉,这一回又不晓得要面对什么题目了。

除了英文课,管理学的课业更是多得让我喘不过气来。这一科的教授是商学院出名最严厉的,因此几乎每个星期都在忙着写论文。除了啃书,还要阅报、做剪报,时间都排得满满的。

其实,我一早就知道这一个学期的课业会非常繁重,因此特意选修了一门“基础绘画”。我一向来十分享受绘画,所以希望能藉这一门课松懈自己的紧张精神。怎知人算不如天算,又遇上了另一个要求过分严厉的教授。他要求我们每一堂课都要完成一篇作业,要画六至八幅画,但是他所给的时间又极为有限。结果,原本十分享受画画的我,几乎堂堂课都面对可能画不完的压力。于是,我的“乐事”却又变成“苦差”了。

现在我的生活日程是这样的:早晨五时三十分起床去打工(我在教会兼职),然后去上课;晚上差不多九时左右才下课,回家后又得赶作业、备课。有时候会累得很气馁,不明白自己为何要为了这一纸文凭而如此伤神。但是升学向来是我的心愿……无论如何,还是的努力地学下去,只盼能早日、顺利地毕业,也就了了一桩心愿了。

快来留言! "忙!忙!忙!"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