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步人生路

(原载《升学情报 15》。2003年)

~ 余月美
~ 台湾南华大学教社所肄业,曾任日新独中辅导老师,现创设幼教中心,并致力于青少年辅导活动。

ㄅ今年考上了台大历史研究所。
别看他如今笃定地选择了文史的学术之旅,他也曾经在求学路上徘徊过。

ㄅ住在北马的小镇,那里的华社和华文中学倾向政府的考试路线,统考班级乏人问津。ㄅ升高中时,因理科班师资缺乏而转念文商班。高二那年,ㄅ对理科仍念念不忘,在学校老师的辅导下,他毅然孤身转到邻州的华文独中报读理科班,寄宿异乡。

看似三言两语的经历,对於一位刚结束初中阶段的少年而言,已是巨大的考验:短短的一年里,他要反覆应对不同的课程、不同的学校环境,甚至面对家人的不解。和其他同龄朋友相比之下,他提早体验了在生涯抉择时所面对的茫然与无助,亦提早体认到错误的抉择给自已带来的折腾,但更重要的是:他意识到转变是可能的。


於是ㄅ寄宿在陌生的学校,继续完成他的高中生涯。
因为念理科是他努力追求的理想,即使是在高二及高三两年才能专注於学业,ㄅ的学业能名列前茅自不在话下。

这两年里,ㄅ遇到了两位文史科的老师,再加上室友对中国的琴棋书画样样皆通,在宿舍里经常相互吟诵诗词,讨论历史变迁。耳濡目染下,他渐渐对文史科产生浓厚的兴趣,深深体会到历史对社会的巨大影响。当然,他并不因此而放弃理科的学习。在这两年的高中生涯,他仍孜孜不倦地在理科的天地里悠游,甚至在高三统考考获好几科特优。

师长和同学们以为他将会到台湾攻读医科或工程科系。然而当同学们都忙於申请大专院校时,他竟然悄悄地决定转读文科。

一般而言,理科生若要到台湾转念文科,必须先在侨生大学先修班温习一年的文科课程,才能分配到大学攻读相关科系。然而,ㄅ选择了重考统考。

一天下午,我看见他在学校图书馆看书,便悄声问他为何不申请去台湾升学。他一脸淡然地说要重考统考,转读文科。见他意志坚定,亳无犹豫的样子,我放弃劝他改变初衷的念头,只是和他聊聊如何准备统考。

之后常见他出入图书馆。对了,这期间他在学校科学馆任职,白天工作,夜晚读书,如果不是因为清楚自己对文史科有着浓厚的兴趣,ㄅ不可能在这条路上走得这般安然无悔。嗯,说他“从容淡定”更是贴切。

一年后,统考成绩出炉了,ㄅ又考获好几科特优。他选择到台大研读历史系。

这时候,ㄅ开始面对家人的阻力。父亲觉得读理科比较有出路,姐姐则认为他是家中唯一的男丁,况且父亲年岁已大,日后他需要挑下照顾家庭的担子,文科生的出路难以承担家计。ㄅ了解自己兴趣於文史,他不因此而打退堂鼓,所以悄悄在申请表格上冒签父亲姓名,填妥后寄出。当申请获批准后,家人也不再反对。凭着坚毅的信念排除万难,ㄅ终於走上了历史系的大道。

在台四年,ㄅ除了正课,还在校外的传统书院里上经学,据说老师是末代皇帝的后裔。他暑假到外打工,平时亦半工半读。三年前我在台湾见到他时,隐约感觉到他在历史的殿堂里成长,更有自信了。今年他考上了研究所,成为台大历史系的研究生,书院的经学老师亦考虑收他为入室弟子。

今年暑假他回来时,见他对前程一脸笃定,我知道他已经确认自己要走的路了。

从初中的混乱到研究所的笃定,生涯之路需要个人亲自去经历。

现在回看过来,ㄅ早年的混乱原来是一种历练呵。

快来留言! "昂步人生路"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