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住在我记忆里的美丽地方

( 原载《升学情报 12》。2002年 )

~ 分享:蔡崇隹

~ 纽西兰奥塔哥大学( University of Otago)商学士
~ 笔录:唐燕玲

1995年初,纽西兰的夏天。

阳光和煦地照着丹尼丁城(Dunedin),但风却十分狂野而放肆地吹着。他们说这儿叫风城。就是95年的夏天,我来到这风城,一个在我记忆深处不能被磨灭的好地方。

我其实是准备来这儿当奥塔哥大学( University of Otago)的学生的,但身在丹尼丁,却不自觉地把自己当成了旅人,一心想好好流览这儿的好风好景。

丹尼丁就在纽西兰南岛,地势起伏而多风。城中的大学不仅仅是学生们堆砌理想的乐园,也是约 40% 居民就业的地方。而城外,就住着一幅美得十分盛气的风景。我到的这个夏天,百花盛放,是一场十分热闹的花季。放眼看去尽是起伏的山峦与辽阔的大片草原--Canterbury 草原。无论何时都可见到一幅“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丽画面。


[ 惬意地求学 ]

我于是安顿了下来。租了一间学生屋,与另四位同是离乡背井的同学开始了“同舟共济”的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求学,其实是十分惬意的。你看不见烦嚣与躁闹,而是十分温和的民情与不仓促的生活步伐。大学里虽说只有10% 的留学生,但竞争的压力大都来自留学生彼此间,本土生的竞争精神相较之下则十分低落。念书的日子不长,都在赶课课业、赶project 与考试中匆匆过去。我想∶人都是需要面对某些正面 冲击,才能激发出最优秀的一面,这可从留学生的成绩远远超越本土生看出来。所以一般上,在人生地不熟的状况下,留学生总是比较“争气”。

很奇怪的,来到异乡的我,竟然一点也不想家。可能也是一心想把自己当旅人吧,我和同屋的友人与同学常趁暑假到处游览。这些美丽的画面,至今都还住在记忆中。这岛国的风土民情,热情善良的毛里族、慢热的纽西兰人、冰川海山、偌大的农庄、辽阔的原野、成群的牛羊与新鲜刺激的玩意儿,都把不上课的日子填得满满的。没有想家的愁绪,可能也是因为日子过得太充实了。不带着愁绪出远门是不容易的,但在这儿生活的我,说也奇怪的办到了。

[ 成长驿站 ]

日子从开始的新鲜与陌生,到后来的踏实与熟悉,我在这地方逐渐学习自我成长。虽然停留的日子不算长,但它却是我成长过程中一个重要的驿站;是记忆中经典的画面。

96 年尾,纽西兰的初夏,我却带着不舍与离愁离开。同样的夏日与初夏,不同的是已经成长的我。对纽西兰这片土地,我确是深深、深深怀念。

想在留学之余也多修“人生的学分”,我想,纽西兰是个不错的好地方。

快来留言! "永远住在我记忆里的美丽地方"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