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中情

(原载《升学情报 17》。2003年)

分享 / 周本兴毕业於马来亚大学法律系,现為执业律师。
专访 / 谢婷妮

连续剧所呈现的律师角色,常会突显两个极端的形象:不是伸张正义,就是见利忘义。伸张正义的律师為了替无辜的被告洗脱罪名,不惜日夜奔波寻找证据,令人感动;见利忘义的律师為了贪婪名利,不惜让犯罪者免受法律制裁,令人厌恶……

连续剧所呈现的律师角色,常会突显两个极端的形象:不是伸张正义,就是见利忘义。伸张正义的律师為了替无辜的被告洗脱罪名,不惜日夜奔波寻找证据,令人感动;见利忘义的律师為了贪婪名利,不惜让犯罪者免受法律制裁,令人厌恶。这两种不同的形象,不禁令人对律师的职责深感模糊。到底律师的职务是甚麼?见利忘义的律师真的能逃过法眼吗?


影剧始终有别于现实社会,戏裡的律师角色难免夸张突显。你本身曾受影剧影响而立志成為律师吗?今年迈入第三年执业的周本兴律师就是中之一。他笑著说:“我小时候并没想过要担任律师,反而是到了中六那年,深受一部新加坡连续剧影响,剧名已忘记了,只记得范文芳饰演马嘉嘉女律师。那是一齣描述一名女律师伸张正义的经验,虽然没有‘好下场’,但却令我深受感动,於是有了当律师的念头。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成绩标青,而选择踏入律师这一行。”

“我在马大法律系念了四年,再经过九个月的实习,才正式成為执业律师。”周本兴表示,法律系的主修课程包罗万有,包括回教法、大马司法史、模拟辩护和证据法等。另外,学生也可依照本身的兴趣选读一些副修科目,如知识產权、银行法、家庭法、毕业论文或其它科目。“念法律系并不乏味枯燥,最重要的是本身对法律存有兴趣。偶尔回想起当时在大学时,教授们与学生亦师亦友的关係,常常打成一片,仍然回味无穷。”他的思路仿佛回到大学时期。

济弱扶贫
律师的工作包罗万象,一般上小型律师楼是“一脚踢”,全权负责所有事务;大型律师楼则分门别类,有负责买卖交易、拟定合同,有负责民事诉讼的,有负责知识產权的,有负责劳工法律的。周本兴进一步说:“我之前大多负责刑事官司,如今转而负责民事诉讼,多是為银行追债之类的cases。我的职务看起来似乎没让我发挥心目中的‘正义感’,事实上未必是大案件才会显得特别有正义感,重点在於你如何詮释法律的意义。”

谈到律师应具备的条件时,周本兴强调:“我个人绝不认同只有某方面特长的人方有条件成為律师。律师总会有不同的个性,语言能力和技巧是可以通过后天学习的。况且,只要肯虚心向学,就能提升自己的能力和知识。”他补充,律师是一门服务行业,所以和客户之间必须建立密切的关係,如果没有良好的沟通技巧,就难以协助及满足他们的需求。

“律师可以替不同的人解决法律疑难,对我来说是一大满足。比如义务成為法庭通译员,帮助被告理解控状。还有,在每个州属的法律理事会(Bar Committee),我们都可以义务或象征式收费替穷困人家打官司。这类职务让我觉得很有意义,所以我并没有后悔选择这一行业。”他很自豪地说。

律师的工作宜动宜静,“如果你要千篇一律的生活,你可以成為一名专司房屋买卖手续的‘割名律师’;至於像我这样‘不安分守己’的律师,就会喜欢接受打官司的挑战。”他兴致勃勃谈起往事:“在我刚执业第五、六个月时,就接了一个棘手的案件。那是需要到联邦法院,即我国最高法院处理上诉者人身保护令的个案。当时年纪尚小,道行尚浅的我,能够有机会到联邦法院,的确是个难得的经验。”

律师这行的发展空间是很大的,周本兴说:“你根本不需要害怕会遇上瓶颈,特别是在科技发达的时代,每个人都开始重视本身的知识產权,媒体的威力更是强大。所以,只要你对知识產权、媒体法令等有深入的了解,你在律师这行就非常吃香。”对於未来的发展目标,他希望能在五年内成為目前就职的律师楼的合作伙伴,因為他认為目前的公司拥有发展的潜质,并且可成為全国最好的律师楼。

周本兴把他出道以来,在司法界的故事收录在其著作《法庭恩仇录》,有兴趣知道更多有关律师这一行的读者,可阅读这本由大将出版社出版的书本。

  1. soh
    December 6th, 2013 at 00:22 | #1

    我想请问律师是不是一定要很厉害辩论?因为我的同学是辩论员,每次谈话都斗不过他,我本身很想伸张正义,比如一些谋杀或强奸案,为受害人争取公道,并让犯罪者受到法律制裁,而我不知道我对法律有没有热忱,也不是很厉害辩论,这样的我适合进入法律界吗?

快来留言! "法中情"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