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往不利的语言高手

(原载《升学情报 10》。2001年)

《 搭建桥梁 :我和升学有个约会 》

~ 主编:黄天赐

《升学情报》即将跨入第四个年头,在这三年里最大的满足感是什么呢?我想是看到读者一批接一批地从中学迈上大专吧!

《升学情报》终於上网了!为了把我们花费心思无数所收集的升学资讯,以最经济的方式呈现给更多的读者,我们在与“星洲互动网”的策略性联盟之下,把《升学情报》过去三年的部分内容推上网站。目前,我们陆续地把过去三年的精彩内容重新整理,分门别类地放上网站;然后我们将设立“search engine”,并提供更多的互动特色。与我们“相逢恨晚”的读者,快快在电脑键入fsi.edu.sinchew-i.com,浏览《升学情报》。

这一期的主题是“无往不利的语言高手”。“语言”的厉害在哪里?其实只需看看王德志的封面漫画,就知道其“厉害”了。再不然就请阅读“明星”主播方若琪等人对学习语言的看法和经验分享,最后再读一读张启扬的掌握语言“贴士”,相信很快的,你也将是“语言高手”了。

即将于年底参加会考的读者,在读完本期《升学情报》后大概都要进入备战状态了吧!升学情报工作室在此要为你们打打气、加加油!

会考之后,年底的天空总是特别蓝,而那时又将是另一个“升学季节”的开始。在这充满期盼的十二月天,我们已经为所有盼望升学的读者准备了一场升学之约;这也将是《升学情报》与读者们贴身接触的“约会”。

————————————————-

《 专题 :无往不利的语言高手–用语言搭建沟通的桥梁 》
~ 报导/摄影:符国顺
~ 受访者:NTV7 华语新闻组主任兼主播:方若琪 小姐

让语言带你环游世界
“一个人若能学多种语文,那对自已、对国家社会都有一定的好处;尤其是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多元化种族的环境里。”方若琪受访时强调。

把话说开,将心打开
自从大学毕业后,担任 NTV7电视台的华语新闻播报已有一段时间,目前,方若琪是华语新闻组主任兼主播。

由于天天都在接触社会里发生的各类新闻,她不禁有感而发:“若每个人都互相学习对方的语言,从学习中认识对方的文化,那在碰上问题时,就能互相顺利的沟通,而误会也能解决,就不致於有不愉快了。”

“若全民都能掌握多种语言,不需要精通,至少能清楚地将心里的话、想法表达出来,而又能明白对方的想法,那么就能达致共识啦。”

大声朗读,听以致用
方若琪是槟城人。“从念协和小学到锺灵中学,都是接受华文教育,当然也有英文和国文,我的语文科都能取得合格的成绩。念中学时我也认为英文是很重要的,所以,就稍为用心了。”

提起学生时代,她不禁流露出兴奋之情:“念书时,我常参加英语演讲比赛、国文诗歌朗颂等,经老师的指点,加上观摩他人演讲,我在上台后,很自然地‘听以致用’,表现得很投入!因而,就夺获冠军啦。”

“我母亲是个职业女性,回家都会督促我温习功课,常常要我大声念出英文课文,这样她就能听到我读书罗,她也常提醒我要学好英文,然而,也不可忽略了国语。而由於大声念出来,无形中对我的英文水准的提升也有帮助。”

她透露:“从小,我对学三种语言并不会感到压力,而且,只要稍为注意,就很自然地上口了,所以,我该是具有学语言的天分呢。

“中学时,我虽有学好三语,然而,那时还‘英雄无用武之地’,因为,放学后回到家里都是讲潮州话(她是潮州人)、华语或福建话,很少有机会讲英语。

从错误中学习
“原本,我耽心自已讲得不好或会讲错而不敢开口讲,后来想到连外国人自已偶而都会讲错,而我身为华人,若讲错也是很自然的事,只要从错误中学习,紧记着不再犯错就行啦。

“其实,到了念大学时,我才真正运用到英语和国语。四年的大学生涯,的确令我的语文能力有很大的进展。”她露出欣慰的笑容,“然而,我并不因此而感到满足,所谓学无止境嘛。”

“刚进入 NTV7电视台任职时,我是在英文部工作。后来公司要增设中文部,就找我商谈,探悉华社的需要,当时的我也就能以英文来表达华社的情况。这就是懂多种语言的好处啦。”

方若琪强调:“其实,今天懂得三语的人也不少,他们就比一般语文能力较差者占了优势!然而,如果能够,最好也能学日语及其他国家的语文,那才是最棒的啦。因为,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大家彼此来往、合作,全是靠语言!”

————————————————-

《 掌握英文。掌握世界 》

~ 报导/摄影:符国顺
~ 专访:巴生滨华中学英文老师/辅导主任 李树枝

他是因着听不懂西片”异形“(Eliens)的英语对白,越看越觉不够刺激,深感”美中不足“之下,毅然立下心志:”我一定要把英文学好!“

经过一番苦读、苦背,而后远赴台湾的国立台湾师范大学英语系进修,才终於如愿以偿!如今,虽然已成为英语教师,他还是每天毫不懈怠地,从各方面吸取更精进的英语,不停地自我提升!

提及他的苦学历程,李树枝娓娓道来:“在乡下念小学的时候,我的英文成绩是六十分。较后念宽柔中学时,也还未醒觉英文的重要性,成绩也是刚好及格吧了。

“我喜爱看戏,那时去看西片‘异形’,由於听不懂戏里的英语对白,越看就越觉得‘美中不足’,走出戏院后,我就下定决心,从现在起一定要努力学好英文。”

他表示:“其实,我决心学英文,是为了三方面。第一,能明白西片的对白。第二,我本身是基督徒,英文能力强,能参与更多教会的义务工作,包括翻译等。第三,可以阅读英语杂志、报纸等,增广见闻。”

高三毕业后,他原本想去西方国家深造,然而,因家里经济拮据,只好申请就读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在等着该大学的回信时,他开始自我进修英语。

他回想说:“最初的方法是,买来一本英文着作〈林肯传〉,便开始将文章逐页背下来,每天强迫自己背一段或更多。哗,这种做法真的是很辛苦哦。可是,我却不放弃继续地努力。

“结果,我渐渐发觉背书的好处,就如在外与人交谈时,能将所背的英语词句引用出来,当然,(他强调)还要加上‘脸皮要厚、大胆、不怕讲错’,这是要学英语的基本条件啦。”

结果,他用了半年,才背完整本〈林肯传〉:“唔,我从书本里学到形容词、普通交谈会话、问候词等。多多少少有进步啦,心里实在高兴呢。”

可是,一直到他进了台湾师大,他才惊觉自己这才算是真正进入学习英语的世界里!

“第一年着重于打好英语基础。老师知悉我的背景、学习情况后,都很用心地单独和我交谈,指出我的缺点、纠正我的错误发音等,很让人感动,而高班的学长也常帮助我。”

他透露:“那时候,为了操练正确发音,我常常於晚间跑到寂静的楼梯间去开声练习,读到深夜三时才休息。”

台湾资讯发达,常常可以听到国际的英语新闻,这也是有助於学英文。“念大学时,我和一位美国人在校外租屋住,就可以常常以英语交谈。”

大学毕业后,李树枝回马来西亚,在巴生滨华中学教英文,间中曾受邀到一间语文学院任高职,可是最终他又回到滨华中学。直到现今,他任职英文教师也有六年了,并于最近提升为辅导主任。

他表示:“幸好我当初下决心苦学英语,现在才能活得更多姿多彩。英语一直来是世界共识的语文;因此,懂得英文,在出来社会谋生方面,就比一般人更有‘优势’了。”

他强调:“尤其是现今的资讯,皆以英文为主,若懂英文,就能更快地从网络、世界性的杂志、英文报纸上,阅及最新的资讯,使自已比他人更能掌握时代脉动了。”

现今资讯发达,电脑、网络、 VCD、ICQ、语文学院……,学英文的管道俯拾即是,比以前更方便也更多方法了。但是,李树枝说:“最主要的还是:有心要学吗?有毅力学习吗?”

李树枝透露,他的英文虽然已大有进步,然而,他每天仍然不放松地追求英文的最新进展!“因为,我本身是英文教师,有必要注意日新月异的英文演变。”

————————————————-

《 学外语调剂生活 》
~ 分享者:林秀倪/陈蕙贤
~ 法国文化协会法语班学员
~ 报导/摄影:黄天赐

将于明年初飞向法国嫁作人妇的林秀倪,目前正在法国文化协会(Alliance Francaise)的法语密集班苦修法文。

“我和法国可说是极有缘份,目前我在Alcatel,一家法国电讯公司上班,而我的准老公也是在这公司上班的一位法国人。”

“英语、巫语、华语之后,法语将成为我的第四语言。我想我是热爱学习语言的。”

曾在去年结束一个阶段的法语Part-time课程的林秀倪,从今年起又快马加鞭投入为时一年的Full-time法语课程。“我发现Full-time密集式的学习比较有效。在今年里,我发觉自己的法语进步了很多,相信到了年底,我就可以开口讲法语了。”

“目前我的阅读能力比说的强,主要原因是法语的发音很难学,它和英语或马来语截然不同。”

“我到了法国之后,将有很多讲法语的机会,我想我会进步得很快。到时,我就可以在法国找工作了。”林秀倪充满期待地说。

林秀倪目前上的法语密集班,原来只有两位学生,而老师呢也共有两位。她得意地说,这个班像是专为她们两人而设的!

法文的男女之分
林秀倪唯一的同班同学,陈蕙贤也在一家法国公司上班,那是我们所热悉的Peugeot汽车制造商。陈蕙贤说∶“Peugeot不念Piu-Jeot,而是Pe-Jeo;法文中的‘t’声通常不念,就像buffet念bu-fei、fillet念fi-lei。”

比起发音,林秀倪说法文法中最难的是每一样东西都有男女之分(Musculine / Feminine),比如说桌子是男性、门是女性;而在“女性”物件的前面须用“La”,男性物件则用“Le”。

幸好林秀倪和陈蕙贤能够把语言当成一门艺术来学。陈蕙贤说∶“其实在我的工作上,也不一定须学法文,但是因为公司的鼓励和赞助,再加上我对法语的兴趣,于是我就决定多学一种语言。”

陈蕙贤补充说,法国人的民族意识很高,他们都不太愿意用别人的语言。“在公事上,我必须和位于法国的总部沟通,一般上在马来西亚分公司的我们都靠英文书信来往,但是那些法国佬却死硬要以法文回信,所以我们往往要透过公司里的法国同事翻译。”

林秀倪和陈蕙贤每天下班后,须经过车水马龙的吉隆坡市赶到法国文化协会上课,假如没有足够的兴趣和充分的毅力,相信她们俩早就打退堂鼓了。

“其实在这里上法文课是很好玩的,两位法国女老师都很有经验,我们的学习教材包括课本和卡带,而我们的课本就像小学生的课本,有许多可爱的活动和插图。学法文对我们来说,或许都不真正是为了工作或求学,这是生活中一种很好的调剂方式。”林秀倪和陈蕙贤异口同声地说。

————————————————-

《一切从好奇开始》
~ 报导/摄影 符国顺
~ 专访:陆培春留日中心社长 陆培春

“我会学习日语,可以说是出自心里对日语的好奇。经常看见日语里参夹着几句中文,就奇怪日本人怎么也有写中文的呢?后来,才明白原来日本人写的中文是另有他意的,哈哈!”陆培春回想时说。

“当初会学日语,是因为知悉一位友人报名上日语课,因着对日语的好奇,及想学多一种外国语文,我也兴致勃勃地一起参加。老师是一名日本女性,她嫁来这里,就开班教日语。然而,她并没有正确、系统的教导方法,只是一味地教读生字,就以英文来大概讲解。”

“开始上初级班时,大约有卅多名学生,升上中级时,学生人数就减少到只有六人,可能是‘太辛苦’了吧?不过,坦白讲,我们学日语实在是很辛苦的。就这样,我‘挨’过了三年断断续续的‘苦读’过程。

”所以,往往是“一知半解”地上课,加上那时大家都忙着做工,有时因为没空或是忙过了头,也就缺课了。因此,能吸收的真的很少。

“后来,一位留日大学毕业回来的女子,陈老师,她白天在银行任职,晚上开日语班授课。她用中文讲解,教导方式较有系统,可以说是比之前那位日籍老师懂得教。但是,她在课程里加入文法,真是非常难以‘消化’。”

后来,陆培春就决定趁年轻,出国去体会、吸取先进国的学识。三思之下,他索性跑去日本了。“我把车子卖掉,凑了一笔费用,就只身去了人地生疏的日本!”

他进入日本国立东京外国语大学的日文系。“其实,我的目的只是想要一张大学文凭,以方便日后回来马来西亚时,能有较多的谋生优势。”

“然而,我竟然发觉,自已在马来西亚苦学了三年的日语,去到日本时,竟然丝毫派不上用场,我口哑哑地无法应对,更甭谈以日语交谈了。”

“更令我有如哑吧吃黄莲的苦,是上日本古文献课时,真的是非常地‘摸不懂’、‘听不明白’!当然,最苦的还是教我的日本老师啦,哈哈。”

结果,苦苦挨过了四年大学,陆培春的日语果然“磨练”出来了。

当他念到第三年时,已经掌握基本的日语对话等。“由于我经常投稿,新加坡的〈联合早报〉就特聘请我为驻日本的记者。”

经过一段时日的磨练,并常常使用日语之下,所谓熟能生巧,他后来甚至能以日文在日本着名报刊〈日本异见〉等专栏发表文章。

那时,他也担任日本短波电台客席评论员兼节目主持人、日本驹泽大学和山梨学院大学讲师、日本国际文化会馆评议员。在日本前后为期廿五年之久,可说精通日本语文、文化、生活习俗等等。

他现任吉隆坡陆培春留日中心社长,出版过十多本中文版有关谈论日本的书,也着作十六本日文版的书籍。每年他会出版一本『日本留学指南』,作为有意前往日本深造者的参考。

他常鼓励有心学习日语的年青人,若条件许可,不妨赴日本深造:“尤其是学习日语,对自已将来的谋生出路,肯定具有更大的优势。”

他透露,经常有日本的大公司委托他帮忙介绍本地懂日语,拥有日本文凭的人。日本这个经济超强的大国,在世界各地都积极地设厂投资,从而提高了日语的“价值”。

————————————————-

《 无往不利的语言高手–张启扬分享语言的学习和重要性 》
~ 专访:黄天赐

立肯语言学院的院长,张启扬的英文能力自是不用置疑的,在“三分钟英语”的电台节目中,他那雄厚清晰的广东语也吸引了不少忠实听众;在和张启扬作专访时,听他一口纯正的华语,真叫人佩服这位语言高手--他的语言学院能遍布全马,无往不利,其来有自。

多语的优势

“我是个典型的华校生,从华小升上华文独中,后来转到新加坡的双语特种中学。那时候学习英语的过程真是万般痛苦在心头,不过,我最终还是在毫无指引下逐渐掌握了英文。”张启扬说,“从美国大学毕业后,我就萌生了一个理想--协助华校生掌握英语。”

张启扬说,在21世纪的今天,如果还有人会问英语重不重要,那么这个人大概是与社会脱节或者脑筋有问题。他补充说,在马来西亚这个环境,无论是升学或就业,英语都是最重要的语言。

“我国曾经是英国殖民地,因此很早就知道了英语的重要性,所以早期学校也采取英制教学,这对我们在国际间的竞争和对新科技的掌握,确是起了很大的帮助。”

对于华文中学三语并重的教学,张启扬认为这是个很了不起的语言教育:“环顾世界各国,许多国家只采用单语教育,有些则是双语;三语皆通的华校生,在这方面占了很大的优势。”

应付三语会不会太吃力?张启扬乐观地说∶“我们千万不要给自己设限,往往不是‘真的不能’,而是‘认为自己不能’;人的潜能无穷,我认为学习三种语言是绝对可行的,不过,在学习的过程中,个人的意志力就显得很重要!”

张启扬也强调,学语言越早越好,“成年人学语言要靠有系统的科学方式,从文法中刻意去学习;反观小孩,他们对于语言的学习是那么地不经意,听多就懂了。”

巨龙的苏醒

除了英语,张启扬也提出中文在今日的重要性,他说:“以前我们坚持要学中文是因为‘不能没有根’,但是今天中国这条‘巨龙’苏醒了,中国的强大也使中文成了数一数二的重要语言,所以当年的坚持,无意间竟有了无穷的回收!”

张启扬预测,中国将成为美国之后的世界第二强国,从经济的角度来看,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将有更大量的外资涌进中国,届时,这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将变得十分先进和繁华。

“根据我的经验,英语在中国境内仍然十分有限,因此要到中国经商,还是少不了中文。”张启扬说, “中文比起英文可说是难学得多了,尤其是书写,每个中文字都是一个图形。我们从小学就华文,因此不觉得那么辛苦。”张启扬认为华校生就有这样的一种语言优势,先把华语学好,然后再掌握英语等其他语言。

多一种外语. 多一点筹码

在学生阶段,除了英语多学一种外语(如日语、法语等),张启扬认为这是种奢侈。“让我们先把华文搞好,然后是英文和巫文;如果这三种语言都搞不好,就暂且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三语上。”

至於成年人若要提升个人的条件,他建议可再学一种外语。“多一种外语就等于多一点筹码!”张启扬强调。

他说,在外资公司服务的人,应考虑学习有关国家的语言,这将有助于事业上的进展。“试想像,如果你的老板是个日本人或法国人,但你没法和他直接沟通,看来你的前途就多了一层阻隔。”

话说回来,如果我们能够把所有国际语言都学完,那真的是无往不利了;可是倘若那是太难的事,张启扬说:“那至少要把英语学好。”

————————————————-

《 掌握英语8个窍门 》
~ 口述:张启扬
~ 立肯语言学院院长
~ 笔录:黄天赐

1.让自己“陷入情网”
想像“英语”是你心仪的追求对象,让自己“陷入情网”,非要把“它”追到手不可;如此一来,当然不敢马马虎虎。相反的,如果你把学习英语当成是应付令人一见就愁的会考,你可能会因此痛恨学习英语,那么学习的过程一定很辛苦。

2.与英语“谈情说爱”
培养感情要从轻松、软性的方式出发。同学们可随心所欲地阅读有兴趣的英文读物,如漫画、小说、娱乐杂志等;此外,也可选择个人熟悉的内容,比如你对电脑、艺术等相当有认识,那你可阅读相关的英文书刊。渐渐地,你就会对英文熟悉起来,然后感情就产生了。

3.戴上刀枪不入的“厚脸皮”
语言是用以表达的工具,绝对不可以害臊不敢开口讲。想和原有的朋友群改口以英语交谈作为练习,是件很别扭的事情;因此我建议另觅一个讲英语的新圈子--交新朋友之余也可练习英语。

4.闭门造车VS团体上课
有人买了全套的英语学习卡带,躲进房间不断地的对着镜子自我练习,然后突然有一天出现在朋友面前脱口说英语,就把朋友们都吓坏了。这有可能吗?我认为与其闭门造车,不如找一班志同道合想要学英语的朋友,尤其是水平接近的更好,在相互支持和督促下,更能有效且轻松地学好英语,而参加英语课程正好制造了这种学习环境。

5.差不多先生的态度
对一般人而言,语言只是一种沟通工具,因此我们未必要开口像英国人,下笔如莎士比亚,其实只要能达到有效沟通的目的都算成功。在学英语的过程中,千万不要太过“完美主义”,相反的,只要持有差不多先生的态度就好--“讲得差不多就差不多可以了”,倘若讲得差不多就不讲,渐渐就变成“差多多”了。特别是在学到新词句或文法时,应尽量使用,即使用错闹笑话,被笑过之后也就学会了。

6.不能单靠“自然学习”
所谓“自然学习”,就如我们学习母语,是没经过有系统和理性的方法,在环境中自然而然就学会的。对于一种语言的充份掌握,我认为这是不够的,我们需把“文法”弄清楚,也就是弄清楚为什么某句话应这样讲或写。

7.词汇不够则有口难言
对英文词汇的认识不够多,不但让我们难以表达心中的话,也令我们难以读懂一篇文章。一般上只要能够学会3千个字左右,其中包括两百个常用字,就相当不错了。我反对亳无计划地背字典。在此介绍两种学词汇的方法,一是定下主题去学习相关的字眼;二是跟随阅读,把内容中感兴趣的生字记下来。

8.下定决心把“英语”追到手
学习语言最忌拖拖拉拉。给自己设定一个学习目标并订下时限(不宜过长),然后专注、密集地把基础打稳。


转载自 《升学情报 10,2001》

快来留言! "无往不利的语言高手"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