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是学生的天使

《 搭建桥梁: 老师是学生的天使,问号 》
~ 主编/黄天赐

本期专案题目是《老师是学生的天使》,在这里,“天使”比喻的是“造福人群”的人,所以“老师是学生的天使”意即“老师是造福学生的人”。

题目原订为“老师是学生的天使?”(注意:后面加上了个问号),但后来编辑部觉得在“老师是学生的天使”后面加了个“问号”,似乎是对老师的一种质疑和不敬。其实,从客观的角度来看待“老师”这个专业,对于其社会功能和意义应当是无可置疑,和受到尊敬的;那何来“问号”呢?我想,这是在真实情境里,不断地出现过不少有关“一些老师”的争议和不满,而形成的疑问。

诚然,在复杂的现代社会里,一些老师或有心或无意,曾经作出了一些让学生觉得不满的行为,而令学生对部分老师感到失望。我所指的让学生不满的行为,包括出现在“体罚”的课题、“质差学生被放弃”的课题、“老师行为不检点”的课题、“老师‘吃里扒外’(在校内教书不认真却在校外开补习班)”的课题,以及等等从报上随手即可拈来的负面新闻。个人认为,这些课题的产生,不全然是老师单方面的问题,学生、家长、社会大众以及教育管理单位(尤指政府),都必须为那些有关老师的负面现象,负起部份责任。

在本期情报专案里,我们是以积极和客观的态度,来和学生共同探讨“老师”的意义和功能,一方面要带出“老师”这门职业的功能和意义的正解,另一方面也要让学生们在事与愿违的一些现实环境中,知道自己可以如何从老师身上获取最大的学习利益。

———————————————————————————-

《 前言 》

还记不记得小学时,那个用藤鞭打你掌心,把你的听写从“零蛋”一直打到100分的老师?你认为他是天使还是魔鬼呢?

这个问题,在每个人的心中,应该会有不同的答案!

或许,有人会说,他是天使,因为他让我有所进步,他爱之深,责之切;也有人会说,他是魔鬼,因为他没有采用爱的教育,他让我活在恐惧中。

古代的老师要有“圣贤”的风范;现代的老师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尽管时代不断变迁,可是由古至今,老师都活在社会大众的期望下,必须拥有崇高的情操。肩负着教育的重任,老师在学生的人生里的确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虽然不一定要有圣人的品格,但一颗让学生春风化雨的心还是不可或缺的。

但是,学生们,真正的天使老师不是那些在你犯错时纵容你;在你不交功课时放任你;在你行为有偏差时视若无睹……请不要在自己是“魔鬼”时,要求“天使般”的对待。

那么,怎样才算天使老师呢?

有人说:“在天使老师的眼里,没有好和坏,聪明和愚蠢之分,他愿意敞开他丰厚的翅膀,庇护每一位孩子;他愿意在适当的时候,给予每个人一个机会,让沙砾也能绽放钻石般的光芒。”

———————————————————————————–

《 转角,遇见天使 》
~ 文 / 郑翠霞

“能够进入哈佛大学,谁是你最想感激的人?”前来采访的记者如是问道。

“应该是我曾经遇到的一位‘天使’老师,以及一位‘魔鬼’老师。”我回答。

我通往哈佛之路,绝非一帆风顺。曾经,我是老师眼中的“问题学生”;是家人心目中的“叛逆小子”,甚至还差点被逐出校门。

直到……

XXX

升上中四的第一次化学考试之后,化学老师在班上发试卷。这位老师以他的 “特别喜好”闻名——爱从最高分的试卷开始发起,还朗声读出每个人的分数。“我最讨厌这种老师。”当我还在心里嘀咕时,耳畔即响起他那极尽侮蔑的声音: “陈子文,拜托你,上课专心点好吗,班上就只有你不及格!连acid和alkali都分不清,这样下去,我应该怎样教你。”

不及格?怎么可能?这对在PMR拿八科A的我来说,简直就是耻辱;更不堪的是,这份耻辱,竟然由全班同学和我一起“分享”。我在同学的“窃窃私语”下,度过了难受的一天。

硬着头皮回家时,母亲关切地问:“化学考得怎样?”当我把化学试卷从书包里抽出时,念着法律系的姐姐看到卷上那鲜红的30分时,即冷冰冰地判我死刑:“小弟,你完了,这样简单的问题你都考不及格!”接着,修着医科的大哥以“脑科医生”的口吻问我:“你是上课不能集中精神,还是记忆力衰退?”间中,母亲的眼神不经意流露出一丝失望……

我沮丧地返回房间。大家怎么都不能体谅我的心情呢?只是一味地落井下石。我只是还不能适应中三升上中四的过渡期,所以在考场上慌了。

接下来的日子,“弱的一群”这标签就好像恼人的口香糖和我纠缠不清。在化学课里,老师总是有意无意地刁难,任何棘手的问题都会指定我第一个回答,问得我张大口不知所措时,才调侃我说:“没关系,这问题对你来说太难了”;上实验课时,同学把我当成“瘟神”,都不愿与我同组,仿佛害怕我会把实验室炸掉;再加上家人的过度关心,让我陷入愤怒、孤独、压力的沼泽中。

当时,16岁的我,血液里孕育着的无数蠢蠢欲动的“叛逆”细胞,也因此伺机活跃起来。我开始当面顶撞老师、刻意在考试交白卷、在实验室里捣蛋,把属性各异的化学品掺杂在一起,甚至在老师还是不厌其烦地宣告我考获不及格时,“酷酷地”将考卷揉成一团,投进垃圾桶。

我开始进进出出校长室,皮肉在纪律老师的鞭打下逐渐麻木;接着,母亲也开始进进出出校长室,在纪律老师唠唠叨叨的投诉里也逐渐对我麻木。直到有一天,校长歉疚地对母亲说:“陈太太,校方再也不能纵容你的孩子,请为他办退学吧!”母亲听后只是默默地拭着眼泪,不为她的孩子辩白,仿佛也认同了她的孩子的确无药可救。

霎那间,我深刻地明白了,被放弃,原来比被孤立,更让人觉得凄凉……

连我都放弃自己之际,刚放完产假的辅导老师站在校长室门口,坚定地对大家说:“虽然我还没完全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但我可以肯定,陈子文需要一个机会……”

XXX

“故事接下来的发展,有些老土,就是我开始在辅导老师的循循善诱下改过自新、发奋图强。其实,我的资质本来就不差,只是因为一时的茫然,而将自己的前途当成叛逆的赌注。”我笑着说。

“那么,你所谓的‘天使’老师就是那位辅导老师;‘魔鬼’老师就是那位化学老师?”记者进一步问道。

“是的。在‘天使’老师的眼里,没有善恶之分,他愿意敞开他丰厚的翅膀,庇护每一位孩子;他愿意在适当的时候,给予每个人一个机会,让沙砾也能绽放钻石般的光芒。至于‘魔鬼’老师嘛,却在孩子处在黑暗时,吝于提供一丁点的火光。”

“不过,无论是天使’老师,还是‘魔鬼’老师,我都要感激,因为他们给了我不同的成长。”

———————————————————————————-

《 我的天使和魔鬼老师 》

~ 文:黄天赐   《升学情报》主编

还记不记得在小学时候,那个用藤鞭打你掌心,把你的听写从“零蛋”一直打到100分的老师?你认为他是天使还是魔鬼呢?在我的大学生涯里,遇到的老师不下30余位,但许多都被我淡忘了,只剩下十余位是令我难忘的,我把他们归类为“天使”和“魔鬼”。但,无论是“天使”或“魔鬼”,他们着实都让我大有斩获!

Steve Dzerigian
指导科目:摄影
归类:天使
缘由:Steve从来不评断学生的作品是好是坏,但在看到他特别欣赏的作品时,则会直接表达:I like this!不过他这种主观上的喜好并不影响作品的分数,学生的分数全来自对作品的用心和技术上的掌握。记得他说过:A good photographer got to be OPEN-MINDED(一个优秀的摄影师必须拥有开通的思想),我把这句话奉为至理名言。
收获:因为Steve不凭主观打分,我这个认真做功课的好学生当然是逢他必“A”;不过最重要的还是那句话:A good photographer got to be OPEN-MINDED,我后来把它改成了:A good man got to be OPEN-MINDED!

George Flynn
指导科目:刊物编辑
归类:魔鬼
缘由:每一个简单的作业都要不断地重做,直到他满意为止,曾经有一个最简单的作业,我必须连上他的办公室七次――那就是Dr. Flynn,一个出版界的老姜;一个对文字一丝不苟的编辑人;一个害我的成绩单上出现“C”等的老师。
收获:我的英文底子不好,编辑科拿“C”等是应该的,但是Dr. Flynn对我的不放弃、对错误的不妥协,让我深深体会到何谓“专业精神”。

Anna Brustosky
指导科目:大专英文
归类:天使
缘由:如果Mrs. Brustosky知道我把她归类为“天使”,她一定会高唱哈里路亚!Mrs. Brustosky本身就是位修女,怀着满腔的慈爱来教导学生英文,于是许多英文比我还烂的日本人、中东人等都喜欢上她的课,因为在她的宽容和慈爱之下,大家在没有搞懂“a”、“an”和“the”之下,都可以捧个“A”回家。
收获:从她手上有点心虚地捧了个“A”之余,也让我第一次亲身体验了“大爱”!

Dr. Nelson
指导科目:生物
归类:魔鬼
缘由:在还未报名之前,已经听闻Dr. Nelson是个“killer”(学生逢他必死),但我就是不信邪,以为SPM生物科拿A1的我,只要不偷懒,一定能够杀出一条生路。后来事实证明我错了——我虽然千辛万苦地考到全班最高的89分,却因为一分之差而拿不到“A”等。Dr. Nelson是无情可讲的,隐约地还听到他那一句话在我耳边回荡:如果你们能在我的班上拿“A”,将来念医科一定没有问题。我的天呀!我是主修传播的呀!(生物科只是我的普通选修科目。)
收获:在普通选修科目中少了个“A”,固然感到很冤枉,可是Dr. Nelson的认真和严格,却是很令人钦佩。

Dr. Kelly
指导科目:美术设计
归类:天使
缘由:Dr. Kelly的课没有课本、没有考试,甚至也很少听到什么理论。她有的是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作业,例如:在校园制造一个令人惊讶的装置、用无机体创造出有动感的有机体、从黑袋中摸出三件风马牛不相及的物件,然后把它们组合成一件艺术品等等。“美术无标准、设计无限制”,只要学生想得到、做得出,Dr. Kelly都给我们打“A”。
收获:拿不拿“A”对这门课是没什么太大的意义,最重要的是让脑筋急转弯、看到创意的无限伸展。

Dr. Ashahina

指导科目:广告策略、媒体策划
归类:魔鬼
缘由:Dr. Ashahina是在我大学生涯中最恐怖的魔鬼,但她偏偏却是我几个重要主修科目的导师。在还未掉入她的魔掌之前,早就听闻许多有关她的负面传言,包括:对一些学生的歧视、不公平对待学生、师生恋等等。后来无可避免地也拿了两门她的课,那时候的感觉,我只能用“忍辱偷生”来形容。
收获:Dr. Ashahina曾是广告界里叱咤风云的女强人,因为她,我领略了广告界的“厉害”,也了解到自己大概无法在压力逼人的广告界生存下来。

Mr. Bob
指导科目:广告撰稿
归类:天使
缘由:说过了我的英文底子不好,因此广告撰稿是另一门让我战战兢兢的课程。Mr. Bob就常常被我那“不知所言”的广告文案搞得满头雾水,不过深明大义的他,能接纳东方人的英语缺陷和文化上的差异。后来在小组专案作业中,我虽然不能在文字上有所贡献,但是整体概念的创意和美术方面的任务,却是我发挥所长之处。Mr. Bob称赞我是个有创意、有点子的人,他最终也送了个“A”给我。
收获:虽然没有在Mr. Bob的调教下而成为文案高手,但是他让我领悟到“把正确的人放在正确的地方,他就会成功”的道理。

Van Gogh(注)
指导科目:美术考古
归类:魔鬼
缘由:为了好玩,我选修了《美术考古》这一门课。我们随着“Van Gogh”远赴加州南部大漠的考古区,考察史前人类的岩壁画。那时候我正好也是大学报社里的摄影记者,于是考察回来后,我马上给报社交上了一个精彩的 Photo Story(图片故事)。原以为这可以为我的学习加分,岂料我未经考证就把一幅“画”出来的壁画误写为“凿”出来的岩壁画。隔天,报纸刊出,“Van Gogh”气得暴跳如雷,还亲自驾临报社投诉。记得当时文字编辑安慰我说:谁管是“画”还是“凿”,反正都是岩壁画就对了。不过,严格的“Van Gogh”最终还是让我的成绩单上又出现了一个“C”。
收获:“Van Gogh”是名认真的学者,我只是个贪玩的学生。做学问是应该认真的,我拿“C”是活该。
注:我忘了这位老师的名字,不过他长得真的很像Van Gogh(梵谷)。

Mr. Brent
指导科目:音乐赏析
归类:天使
缘由:Mr. Brent来自英国,第一堂《音乐赏析》课就拿英国国歌来给我们做音调分析。后来,从古典、爵士、歌剧、敲击到新纪元(new age)等音乐都是我们赏析的范围,而在每一次的音乐欣赏会之后,学生都必须写心得报告。那是我在美国大学的第一学期,英文程度还停留在SPM“C4”的水平,因此,Mr. Brent每次阅读了我的心得报告,总是对我的文法很有“情绪”,于是他索性当起了我的英文老师,每一次都很有耐心地在我的报告上圈出文法的错误,并订正。
收获:英文文法的进步自然不在话下,但是音乐老师要兼顾学生的语文,老师那额外的付出让我肃然起敬。

Mr. Lewis
指导科目:人像摄影
归类:魔鬼
缘由:Mr. Lewis是我在大学里遇到的少数水准不高的老师。他以死板的方式教导《人像摄影》,缺乏创意不说,就连技术也不怎么样。更令人生气的是,他总爱主观地把学生的作品评得一文不值。我有一幅故意只拍半边脸孔的“意境人像”作品,被另一位摄影老师收藏在他的杰出学生作品里,但是Mr. Lewis对这幅作品的评语却是:任何把脸孔分割成对半的构图都是错误的。
收获:老师不一定全对,对于老师的话,我们尚需动动脑加以判断。

———————————————————————————-

《 天使就在你身边――为你分忧解惑的辅导老师 》

~ 资料/王心愉 斯里安邦安中学(SMK Seri Ampangan)辅导老师
~ 文 /郑翠霞

“辅导老师跟纪律老师不一样吗?”
“不是只有问题学生才需要被辅导吗?”
“辅导老师不就是代课老师吗?还有,他们最爱找学生聊天了。”

对于辅导老师,你是否也曾有过以上的疑问?跟大家分享我的真人真事:

自中一到中六,我可从没见过辅导老师,并且一直以此沾沾自喜,认为自己是 “好学生”,不需要被“辅导”。后来,我才发觉自己的无知――因为如此,怪不得我的升学之路只有一个“方程式”,即念完中六升上国立大学(因为不知道还有其他升学途径);怪不得我对私立大专的认识五根手指就数得完(因为不知道马来西亚有500多所私立大专);怪不得我一直认为只有“死背书”才有前途(因为不知道有技职教育的存在)。

看到这里,如果你为我的无知而捧腹大笑,那么恭喜你,因为你知道辅导老师“存在的价值”;如果你的反应是:“不是这样子吗?”,那么请往下看……

辅导老师的“天使情怀”

辅导老师不会逼你交功课;不会在你违反校规时拿出藤鞭;不会在你也自认是 “蠢材”时觉得你无可救药。乍听之下,辅导老师仿佛是天使的化身。确实如此,尽管他们没有天使的翅膀和光环,但他们绝对拥有乐于助人的天使情怀。所以,当你碰到以下情境时,请尽管叩辅导室的门,与辅导老师来一场真挚的对话。

情境一:当你碰到任何生活难题时

举凡课业、爱情、家庭、人际关系,甚至是性知识等方面的问题,辅导老师都乐意跟你分享。有时,他们就好像你的朋友,听你诉苦、分担你的喜怒哀乐,且为你保守秘密;有时,他们是你的师长,提供建议,为无助的你剖析问题;有时,他们也可以化为“一盏明灯”,为你“指点迷津”。

情境二:当你需要升学资讯时

“哪一所大专有提供心理学课程?”、“哪一所大专的会计课程受到马来西亚会计师协会承认?”、“如何申请到美国深造?”、“如何申请公共服务局的奖学金?”……林林总总的升学问题,如果你不知道有什么管道可以查询,别忘了你身边就有一位可靠的升学向导——辅导老师。

情境三:当你思索未来出路时

如果你想念医科,却担心自己能力不足;如果你成绩“满江红”,觉得自己“无路可走”;如果你对前途一片茫然,不知自己该往哪走……当你的生涯发展走到瓶颈时,无需沮丧,因为辅导老师总有办法,让你认识自己,进而规划更适合自己的生涯。

辅导老师的“法宝”

当你的生涯发展走到瓶颈时,别忘了寻求辅导老师的专业协助,重新认识自己,寻找最适合自己的定位。且看看辅导老师如何施展“魔法”,为“迷途羔羊”抽丝剥茧,深入浅出地协助他们勾勒一幅属于自己的蓝图。

步骤一:收集资料
目的:了解学生的志向、兴趣、能力、性格特质等。
辅导老师的法宝:问卷、心理测验、职业性向测验、面谈等。

步骤二:分析资料
目的:根据学生的志向、兴趣、能力、性格特质等,分析适合他们的科系或职业。
辅导老师的法宝:分析问卷、心理测验、职业性向测验的能力、对科系或职业的深入了解等。

步骤三:深入面谈
目的:与学生一起探讨他们所面对的升学问题,如个人能力不足、不了解自己的需求、了解自己要什么但面对经济问题或家人的反对等情况。
辅导老师的法宝:深入面谈、引导学生了解自身问题的技巧等。

步骤四:确认问题,设定目标
目的:引导学生看透自己真正的问题,再引导他们确定自己的目标。
辅导老师的法宝:与学生进行讨论、对科系或职业深入了解等。

步骤五:寻找达到目标的方法
目的:为学生提供详尽的升学资料,让他们了解各种升学途径,再从中选择最适合自己的路。
辅导老师的法宝:对升学资料的深入了解等。

步骤六:检讨整个生涯规划或升学辅导的过程
目的:确定每一个步骤的目标皆已达成。若没有达成,探讨原因,再寻求适合的解决方法;若辅导老师也无法解决过程中所出现的问题,就要把学生转介至其他适合的资源,如其他辅导老师或校外辅导中心等。
辅导老师的法宝:探讨问题的能力、认识其他相关的资源等。

———————————————————————————–

(1) 学生与学生的对话

学生甲:吼~~ 我受不了那个X老师了!动不动就发脾气,一点点错都要罚,我觉得他的精神有点毛病。他不可以好好讲的吗?一定要骂才爽?错一点点又不会死,为什么他要这样鸡蛋里挑骨头!?

学生乙:甲同学,你先不要生气,X老师乱发脾气是不应该,可是你看我们班的同学在上他课时讲话、不专心,有些更过分,偷看漫画杂志,换成是你的话,你受得了吗?

学生甲:……也对,是我的话一定吐血。可是,他也不用老是出难题考我们,一点点错误不给机会就要处罚啊,搞到我很怕上他的课了。

学生乙:哈!不如你换个角度想想,我们一做错就被惩罚,才会对犯下的错误刻骨铭心,下次就不会再犯啦!老师鸡蛋里挑骨头,才会激发我们认真的学习态度

(启示:用心体会每位老师每个动作背后的用意,往往事实并不如你想象中那么糟。)

(2) 学生与老师的对话

学生:老师,请教一下,这题数学题我做了好久,一直都解答不出,真的好难啊!

老师:没问题,老师看一下。(拿出纸笔认真解答。过了10分钟……)
哇!真的好难咧!老师都不会,难怪你不会!

学生: =.=||| (乌鸦飞过~~~)

老师:所以,老师的结论是,不是我们的问题,是出题的人有问题,呵呵!

学生:=.=||| (好冷啊~~~~)

老师:哈哈!开玩笑的,老师跟其他老师研究一下,有了答案再告诉你好吗?

(启示:老师也和学生一样,都在不断成长及进步,能虚心承认自己不足的老师,最令人尊敬!)

(3)老师与老师的对话

老师甲:唉!真的好累哦!校长把我们当阿四任意使唤、学生当我们超人什么都会、家长要我们管好他的孩子!

老师乙:还有行政工作一大堆、写报告写到手软、改考卷改到头晕,遇到顽皮的学生还差点心脏病,不死也高血压。

老师甲: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做老师叫“铁饭碗”,或许该改名叫“无敌铁金刚”才对!

老师乙:哈哈!还有心情耍幽默,真有阿Q精神!

老师甲:你不知道,做老师没有阿Q精神,肯定混不下去啦!哈哈哈哈!

(启示:老师也是人,对老师有合理的要求和给予适量的工作是应该的,可是过多的要求和工作量会制造出更多不快乐的老师。老师不快乐,又怎么能带给学生快乐呢?)

(4)老师与家长的对话

老师:X太太,我发觉最近你的女儿上课不专心,又时常缺课,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家长:老师,是我不让她来上课的,因为她最近跟一个男同学交往,还时常撒谎!所以我一气之下就把她关起来了!老师,我拿她没办法,你帮我劝她年纪小小不要谈恋爱好吗?

老师:X太太,用强硬的手段阻止孩子不谈恋爱并不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我们应该教导她正确的性知识,并告诉她保护自己的重要性,给孩子一个适当的自由空间,偶尔犯错也没关系,这样孩子才会成长啊!

家长:嗯,老师你说的也有道理,或许我该跟孩子坐下来好好谈。如果有关性知识的资料,老师你可以提供给我吗?

老师:当然!没问题!如果需要我的协助,我会尽力帮忙。

(启示:老师跟家长,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老师跟家长关系的密切及合作无间,能引导孩子朝向更健康的成长路。)


原载《升学情报 33》,2007

快来留言! "老师是学生的天使"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