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山面海的理科大学

(原载《升学情报 18》。2003年)

~ 专访:谢婷妮

从吉隆坡启程,路经我国傲人的槟威大桥,来到了理科大学。环视理大四周,发现校园环境整洁优美,各个建筑物都集中在一围篱笆之内,有如一个小小的城市。在理大升学辅导组组长杨志杰的引领下,大家围个小圈圈,一同分享在理大这座象牙塔的生活。


《 生活写意美食天堂 》

~ 分享:杨志杰
~ 升学辅导组组长,房屋、建筑与策划系三年级

“众所皆知,理大的总校位于槟城;而槟城又是个着名的美食天堂,所以根本无需担忧会饿肚子。这里的食物种类不胜枚举,价格又廉宜。若不在校内用餐,大可多走几步往校外寻觅美食。如果你懒得走,也可选择乘搭校内巴士,反正每学期所缴交的学杂费都包括了巴士费。当然,校内巴士都有固定的路程,而理大校园巴士就有两个不同的路程。可是,大多数的学生都不愿花太多的时间在等候巴士,所以他们不是走路,就是自备交通往返宿舍。”


“谈到学校宿舍,一般来说都是让新生优先入住,而旧生就必须活跃参与课外活动,方才获得考虑。因此,二年级学生都在学校附近租房子。槟城的房屋租金蛮昂贵,约一千零吉左右。很多时候我们都尽量多找几位学生同住,以减轻负担。大致上,这里的生活还算不错,而且生活步伐也没那么紧张。依稀记得,我刚来到理大宿舍时,最不习惯身边的人都爱用福建话沟通,不知所云。还好,校内华裔生还是以华语沟通占多数。不过,现在的我在长期熏陶之下,已经能够说简单的福建话了。对於我在理大求学这段时期,槟城所有的名胜地几乎都有我留下的足迹。要是有机会,我想我会游遍整个槟岛。”

《 学术风气良好 》

~ 分享:张秀玲
~ 华文学会主席,生物学系三年级。

“我还未进入大学之前,单纯地认为大学充满高科技设备。没想到踏入理大后,才发现事与愿违,只有基本设施而已。不过,值得赞赏的是,校方在基础建设上,都有顾及残障人士的方便。比如说,校方会特别设立泊车位给残障人士使用。”

“理大给我最深刻的印象莫过於‘新马辩’风波事件(编注:理大华文学会因私自参加新马大专生辩论比赛而受到校方的对付。)。当时,理大华文学会的主席与秘书不断发文告,好让会员们获取进一步的消息。虽然我在整个事件过程中只是一名旁观者,但是我对他们办活动的坚持而感动。就此,我开始积极参与理华的活动,让我从中学习到许多书本上所没有的知识。尤其是对外的交流活动,让我了解到董总对母语教育的奋斗、英语数理教学课题等社会课题的来龙去脉。有时候,我们也会跨越种族进行意见交流,以便能从不同的文化观点看社会。此外,校方偶尔也会举办一些对话会,探讨社会课题,可惜在宣传活动方面做得不足,导致参与人数并不理想。”

“我本身很幸运地以第一选择主修生物学。在课堂上,教授常会与我们讨论一些贴近生活的课题。举例来说,美国911事件后的炭疽菌事件,使到我国邮政局为了防范戒备,纷纷戴上口罩。但是教授说,口罩的洞口大於炭疽菌的细度,所以根本发挥不了保护作用。令人费解的是,为何拥有这些专业知识的教授,都不主动对外发表见解呢?另外,我也副修人类学。相对而言,我对人类学比较感兴趣,也常与人类学教授交流意见。整体上看来,理大在学术研究方面做得还不错。”

“总的来说,理大的校园生活因人而异,有的同学来这里纯粹为了读书及考取一纸文凭;有的同学并重读书与活动;也有少部分的同学更热衷于参与各种活动。而我,就是后者。”

《 学生醒觉有待加强 》

~ 分享:林秀凌
~ 学生理事会代表,大众传播系三年级

“我一踏入理大校园之际,看到四周的环境都很不错,连一个小小的交通圈也被花朵所美化,而且基本设施、各类球场都面面俱到。所以说,理大给我的第一印象真的很好。可是,事情总是没有十全十美。自从当选加入学生代表理事会后,我在负责处理学生福利的事务时开始觉得失望。因为我发现到,校方仍有许多不足的地方,学生对自己的权利醒觉性也不高。作为一名学生代表理事,扮演着校方与学生之间的桥梁,全心全力为学生服务。可惜学生不懂得善用,校方又有所限制,使到我们很难发挥作用。”

“我在大二时,任职理华执委;后来想踏出另一个学习空间,便毅然竞选学生理事会代表。所以,我的大学生活并不沉闷,且充满挑战。在学业方面,我相当满意本身所念的新闻系。理大的大众传播学院可说闻名全国,其中栽培了不少人才。家喻户晓的新闻主播方若琪等新闻从业员,都是出自理大。从新闻系的课程编排来看,该系较为注重理论的灌输,对一些人来说,理论在日后根本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但是我觉得理论能够帮助我们思考、开窍思路。”

《 参加活动增广见闻 》

~ 分享:曾秋婷
~ 华文学会会员,药剂系一年级

“我在理大的日子不超过两个月。当初我选择从纳闽岛飞来槟城理大念书,主要是在我多番比较下,发现理大药剂系的历史最为悠久,课程也不错。由于药剂系的上课地方固定在一座建筑物内,所以在有限的活动范围内很难有机会接触更多的朋友。另外,我发觉这里的同学与中学同学有很大的差异:东马的学生即使不同种族,也能融合在一起求学、玩乐;反观这里的学生却明显地分为三大族群。”

“在开学不久,我们系上的同学都会被委派到理大附近的家庭,了解该家庭成员的健康,并且灌输他们正确用药的知识。这项作业让我受益无穷,因为我不只学习了课本上的知识,更可藉此机会接触人群,学习聆听,以及深入了解一般家庭的用药习惯。如果遇上不明白的事物,教授也会从旁协助。”

“很多学生在周末都会赶回家享受天伦之乐,往往舍弃参与活动的机会。而我家在东马,周末对我来说,若不参加活动,就会更显得无所事事。我会好好利用大学生活,增广见闻。”


快来留言! "背山面海的理科大学"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