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下律师黑袍-张碧芳做回真实自己

转载自《升学情报 9》,2001
> 主持:阿默
> 分享:张碧芳

掠过“红尘滚滚禅心静,江水悠悠性自清”两行书法,我进入张碧芳辅导室。出现在我眼前的张碧芳令我有点意外,只见她一身家居式的随意装束,坐在藤制沙发上舒适地把一只脚曲缩在坐垫上。张碧芳说在除下律师黑袍,踏入辅导工作后,她逐渐找回自己,也做回了自己。此时此刻,出现在我面前的张碧芳想必正是最真实的张碧芳吧!

在众人眼中是个了不起的名女人的张碧芳原来当年也曾经面对很大的人生挫折。“我中学的学业很烂,中三那年考不及格而留级一年,中六时成绩才开始转好……” 张碧芳娓娓地细说从头,“中六毕业,我申请新加坡大学,但是却不被录取,大学当局来信表示会将我的中六文凭及所有文件寄回给我,受到很大打击的我回寄了两根火柴,请他们把我的文凭烧掉。”

在升学新加坡的梦想破灭后,张碧芳提早踏入“社会大学”,进入《星州日报》当记者。她说进入报界全然是因为兴趣。“我喜欢对事情做探索来满足个人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此外也很享受于与人互动交谈。”她说。

在报界工作的4年,让张碧芳过得很充实,可是渐渐地她又对现状不满足了,开始觉得生活走到了瓶颈的阶段,就在那时候,她从同事口中听说英国的白金汉大学有一种大学速成班,并且特别接受超龄学生,于是她就辞去报馆的工作,飞到英国攻读法律学位。

“我是个好辩的人,不轻言服从,而且不畏强权……,我又爱打抱不平,所以我选择了法律这个专业。”张碧芳对当时的选择做了个注脚。“可是打从念法律这一刻开始,我就发现法律一点都不好玩!”

“念法律全靠死记死背,要熟读一大堆的法理和案子;后来出来执业后,我也发现法律只是个制度,它不但机械化、缺乏人性,而且审判的结果往往不代表真理!这一番直肠直肚的心理话听起来真教人佩服张碧芳的坦诚和勇气。她接着又说,当初做律师的时候,在华社很有名气,很有地位,但实际上那只是一种表面的虚荣。

执业9年后,心灵上严重匮乏的张碧芳决定重新找回自己。怀抱着助人的理想,本着自己的一些专业知识,她成立了“红尘社会关怀中心”,从事社会关怀工作,如 阻止家庭暴力、关怀老人及提倡男女平等等……

为了成为一名专业的辅导师,张碧芳再度回到校园修读辅导硕士课程,“念辅导较之于当年的法律,让我得到很大的喜悦,整个学习过程让我不断地重新认识自己,也让我清除胸口的重重障碍。目前的张碧芳不但是个注册辅导师(Registered Counselor),也是个真真实实的张碧芳,“觉得自己与辅导较有契机,终于能够做回我自己,不再是当年满口是非利害的张碧芳律师。”

[ 张碧芳小档案 ]

> 年龄∶46岁
> 学历∶英国白金汉大学法学士、博特拉大学(UPM)辅导硕士
> 资历∶曾任华文报记者4年,考获律师资格后在法律界执业9年,1986年脱下律师袍,创办“红尘社会关怀中心”从事社会工作,目前为张碧芳辅导室辅导师。
> 心愿∶“希望有一大片土地,搞一个比目前更大的心灵空间,然后与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共事心灵辅导工作。”

[ 张碧芳的升学论 ]

“我是越“老”越爱读书。升学很重要,当年中三若不留级而辍学,就不会有后来的中五、中六、大学及至硕士班。所受过的这些教育就像燃料,是生命中的必需品。”

[ 张碧芳的生涯规划论 ]

“人生无常,我坚持于禅宗的‘不问过去、未来,只管当下’;话虽如此,对于生活里的一些事情还是会做事先的规划,但绝不执着,让一切随缘。”

  1. 李健勤
    March 31st, 2013 at 18:12 | #1

    您好, 我是李健勤, 发心著一本 “古代+当代孝子故事+ 行孝日记” 为一体的书, 推进校园.
    著这本书的目的, 是想透过自己不孝, 后悔莫及与惭愧的心情呼唤学子们从小扎孝道教育之根, 不能学我, 子欲养而亲不待.
    透过古代结合现代孝子故事, 让学子认识咱伟大的二十四孝, 让他们能把自己与这些孝子连系起来, 开启他们的孝心, 进一步用写日记的形式写出自己的孝道故事, 全民响应 “学做孝子”运动.

    目前与富贵集团合作搞”百校推百孝” 活动.

    这本书是为了记念父亲逝世10周年而作, 园父遗愿, 也弥补自己的不孝, 为天下父母与天下儿女搭一座爱的桥梁, 大慰天下父母俱欢颜.

    因此我想请教张律师关於成立一个出版社, 命名为 “华清孝道弘化社” 与出版与卖书的一些相关法律与程序问题.
    我是经天天放生团, 黄校长介绍, 向您求教.

    健勤敬

快来留言! "脱下律师黑袍-张碧芳做回真实自己"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