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下有色眼镜,还技职教育清白

转载自《升学情报 38》,2008
文|梁胜义
曾任董总学生事务局行政主任、新纪元学院招生部主任,现为升学情报工作室总经理。

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的100年后,有研究发现这位物理学巨擘竟有阅读障碍,经常错拼文字闹笑话。爱尔兰三一学院精神病学家Michael Fitzgerald 在《艺术创造力的起源》中,研究史上多名天才的传记,包括牛顿、莫扎特、贝多芬等,结果发现他们患有“亚斯柏格症候群”――一种较缓和的自闭症,此类患者具有超凡的艺术创造力与高超的数学天赋。换句话说,天才与白痴仅一线之隔。

《学习革命》的合著者Jeannette Vos和Gordon Dryden曾引用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Howard Gardner的观点,即每个人都有七种由大脑结构中不同区块所负责的智慧,包括语言智慧、逻辑或数学智慧、音乐智慧、空间或视觉智慧、运动智慧、人际关系智慧及内在或内省智慧。然而,仅前两种智慧受到传统教育系统及智力测验的重视。言下之意,人类的潜能开发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而具备后五种天赋者往往因此被埋没及忽视。

于是,我们发现:每个大脑都具备开发七种智慧的基础条件,但由于每个大脑的发育程度有别,并非所有智慧都能有效开发。上述“天才”在某些方面曾被认为是“白痴”,但由于所擅长的部分获得充分开发,因而跻身天才行列。换句话说,只要我们的教育体系能够提供大脑中每个智慧中心合理的学习与测试平台,且有公平的资源与机会开发个别的智慧中心,则人人都能发挥最大的天赋价值。

“教育”在英文里是Education,源自拉丁文的Ex(从出)和Duco(引导)的结合,全意是“引导出来”,即把个人原有的潜能给予适当引导而获得充分展现。古希腊圣哲苏格拉底所谓的“思想之接生”便是极度形象的比喻,他认为每个人都具备潜在的智慧,老师应该扮演“接生婆”的角色,将每个人的智慧“接生”出来。

由此观之,技职教育可谓其中一个提供给具备不同潜在智慧者的合理教育体系。技职教育绝非“次等教育”,而应该获得重视与尊重。台湾教育部技职司司长吴清基就曾强调,技职教育的目标在于培育国家经济建设发展所需的各级技术人力,关系着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和国民生计至深且钜。台湾近年所创造的“经济奇迹”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工于强大的技职教育与技术人力基础。

再看看瑞士这个弹丸之国,面积仅是我国的八分之一,境内人口区区700万,是我们的四分之一,但其全球经济竞争力排名却一直名列全球十强,至今更生产了16名诺贝尔奖得主。瑞士仅有19所大学,超过70%的国民中学毕业后就开始数年有休假有支薪的学徒生涯。学徒们每周在学校与业界之间交替学习相关基础理论及实地操作,最后通过检定取得专业证照,入行后更不断获得在职进修机会。瑞士的技职教育绝非为学业上低成就、无法顺利升学的学子而设。事实上,许多政商名人都是踏踏实实当过学徒。瑞士人不盲目追求高学历,在就业市场上更重视“实力”与“实际工作经验”,而且职业没有贵贱之分。

上述两个例子仅是冰山一角,实际上技职教育在许多先进国家都获得高度重视。因此,若您仍迷失在升学主义与文凭主义中,请把有色眼镜脱下,还技职教育一个清白,给自己多一个思考与选择的向度。

快来留言! "脱下有色眼镜,还技职教育清白"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