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位老师

(原载《升学情报 4》。2000年)

公孙燕
拉曼学院新闻系

没有教学经验,没有严肃不苟言笑的样子,也没有一般讲师所应有的威信,这个不像讲师的讲师,却有一颗赤子之心,和一大堆的理想与抱负。第一次执起教鞭,他,很:“不幸“地遇上了我们这一班。 我们修的是大众传播,一切以文科为主,但是他教的却是电脑资讯枛枛一门我们视之为苦差的功课。因此,面对这群“电脑白痴”,他这个刚从学院毕业,而且只比我们年长三、四年的教坛新丁可说是尝尽了苦头。

每回上课时,他惯例地先把讲义解释了一遍又一遍,举了一个又一个的例子,然后就会问道:“ Do you understand?數敲恳淮位卮鹚?的都是我们那一张张挂着问号的脸。“Sir, can you explain again??” “Okay, but this time you have to pay more attention.” 于是他再一次不厌其烦地把课程细说从头。就因为这样,每次他都不能准时下课,还为了我们常常延长教课时间。我们常捉弄他:“Sir,快点下课啦,你不用陪女朋友吗?”换来的总是他那一张涨红了的脸,好可爱。


总觉得他常被我们欺负,有时候明明清楚他在讲什么,却还是会摇头说:“Sir, I don抰 undestand.”配上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逼得他再次解说。接近考试的时候,我们死缠烂打地向他追问“贴士”,他“狠心”地把嘴巴闭得紧紧的,不透露一字半句。

虽然他道高一尺,但我们更魔高一丈--来一招“痛改前非”再加一式“洗心革面”,大家在上课时都“装”得很用功,专心听课。就这样,他被我们突如其来的改变感动了,开始掉入陷阱。

于是到了考试前夕,他在讲课时就语带双关地对我们说:“这课‘非常’重要,要注意……”
“这课呢,当作故事书来读就好了。”
“这页分为两部分,上部分多看几次;下面呢,有空才看啦。”

像他这么善良、纯真的讲师在现在的社会可说是“稀有动物”,然而我们这一班却何其有幸地能得到他的教导,虽然不至于个个都对电脑开了窍,但他待人处事的另一面却让我们铭记于心。

衷心地祝福您,我所怀念的林诚安老师。

快来留言! "记一位老师"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