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先下车?——谈友谊

转载自《升学情报 65》,2013

文/陈韦静
大学要修中文系,结果错填语言系;在报社混了四年,又一头栽进教育界。教书三年,更喜欢育人的工作,当老师,做得最好的是跟学生打交道。现混回报社,但业余办生活营,因为喜欢跟学生一起成长。

“同学们,分离是人生必经的阶段。我们出世时与母体分离,进幼儿园时跟父母分离,进小学时跟幼儿园的朋友分离,到了中学又得跟小学的朋友分离。分班是分离,反目是分离,成长也是分离。但是在分离之前,你是否学会了珍惜?”

谈过死别,这期就来谈谈生离吧!

中学时期是一个特别注重友谊的阶段,这时候父母和老师说100句,也抵不过同学说一句。在我辅导的学生里,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都是带着友谊的问题来求助的。当中最常见的状况是:我的好朋友认识了新朋友,不理我了。

死别太沉重,生离,也一样难受。所以,我给他们玩一个游戏,叫“谁先下车”。游戏很简单,每位学生准备一张小纸,然后写下五位最要好的朋友的名字。这五位朋友将乘上一列由你驾驶的火车。

“朋友,请你下车”

火车轰隆隆地响,我们出发了。“第一站到了,请同学们决定,要让哪一位朋友先下车。”我说。

同学们愕然,没料到我一开始所说的生命列车,并不是欢愉的旅程,而是不得不分离的残酷现实。同学们开始鼓噪,纷纷抗议不让朋友下车,藉口更是千奇百怪。

“老师,火车开了,朋友来不及下车。”
“老师,我朋友不要下车哦!”
“老师,我朋友下车了,去下一站等我。”
“老师,我不要朋友下车,我自己下!”

当我们面临“不得不”的抉择时,牺牲或放弃自己,往往是最对得起良心的选择。但是,这列火车就好比你的人生,是你的生命,如果你放弃了自己,那朋友还能留在火车上吗?

于是,同学们带着满怀的悲伤,挥别了第一位下车的朋友,和其余四人继续他们的旅程。但是,同学们不再兴奋,生离的悲恸占据了他们的心,接下来的行程也变得毫无意义。

“同学们,第二站到了,请你决定要让哪一位朋友下车。”

这次同学们的抗议更大,发现他们一开始就上了我的当。最好的朋友,最难舍弃的情感,我却逼他们一定要做抉择。

或许你会认为,不过是把名字删掉罢了,游戏结束后把纸条毁尸灭迹,就不会有人知道你放弃过谁。但是,别人不知道,你自己知道。平时难舍难分的朋友,在必须抉择的时候,竟让你在一分钟内舍弃了。那份挣扎、对朋友的愧疚、对自己绝情的心寒、对“不得不放弃”的无可奈何,不就是生活吗?

随着游戏的进行,剩下的朋友都是举足轻重的,同学们做选择的时间越来越长,而且情绪越来越大。最后,甚至有人哭了。

“老师,我恨你。”一位男同学哭着说。

我点点头,在心里说:“对不起,同学。”

生离难免,但要学会“珍惜”与“放下”

到了最后一站,同学们已经心力交瘁,不再讨价还价、不再抵赖,只是骂我“很衰的咯”。

“同学们,分离是人生必经的阶段。我们出世时与母体分离,进幼儿园时跟父母分离,进小学时跟幼儿园的朋友分离,到了中学又得跟小学的朋友分离。分班是分离,反目是分离,成长也是分离。但是在分离之前,你是否学会了珍惜?”

结束之前,我要同学们找个机会,向最后一位下车的朋友说声“谢谢”。即使抉择的过程如此艰难,你却让他留到最后,这个人对你而言,必定意义重大。一句谢谢,值得。

这一堂课,我想告诉同学的是:人的一生,其实就是生与死的过程。纵然生死无法回避,至少要学会“珍惜”与“放下”。

放下,是为了迎接更美好的生活;珍惜,才会了无遗憾。谁晓得今天不得不下车的朋友,有朝一日,不会在下一站重新上车呢?

延伸阅读:
《追风筝的孩子》
作者:卡勒德•胡赛尼
译者:李静宜
出版:木马文化(2005)
简介:这是一个关于阿富汗少年阿米尔的故事。12岁的阿米尔家庭富裕,从小与年龄相仿的仆人哈山一起长大,两人情同手足,一同玩耍、一同分享生活。然而,在一场风筝比赛中,哈山遭遇了悲惨的事,目睹一切的阿米尔却因为懦弱,没有挺身而出。两人的情谊因而破裂,从此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20多年后,对哈山感到愧疚的阿米尔为了赎罪,回到故乡。两人的关系,却以始料未及的方式,重新连结。

  1. rebecca hiew
    February 13th, 2014 at 09:40 | #1

    什么是朋友?

快来留言! "谁先下车?——谈友谊"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