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学院

(原载《升学情报 12》。2002年)

陈淑华

回首初进幼稚园和小学时,都有父母陪伴,不让爸妈离开自己半步;上中学时候则有校车接送。来到大专就完全不同了(进学院还要俩老陪伴?不怕笑脱人家大牙吗!)记得自己在选择学院到申请手续、交学杂费和开学报到等都由自个儿一手包办,所以那种成就感是非笔墨所能形容的。

当初知道自己即将离开这个生斯,长斯的老家时,突然觉得时间不多了,我一定要好好珍惜身边的一切一切,尤其是两位抚养我长大,而将看着我离开他们的父母。当然,还有那个与我从小打到大的弟弟。


妈常对我说∶”玩归玩,读书更重要。读成,便是你的福气;读不成,是你自作自受。爸妈老了,也不知道还能看你多久,只盼你成材,不用靠别人……。”妈给我的这份鼓励足以让我勇敢地面对在异地独自生活的日子。

为了交通上的方便,父母让我搬到朋友家住,有如外国的“Homestay”。这让我学会了“独立”并且明白了何谓”自由”。所谓“独立”是我学会与人相处之道、做家务、懂得一些厨艺;所谓”自由”则是父母不在身边,方便我外出甚至有时在朋友家过夜,”吃喝玩乐”更成为我的“专长”。但是父母的叮咛还是常常在我耳边回响。

学院的日子有别与中学的青青校园。在中学时期,和同一群朋友、老师共处六年之久,而课程是顺序地一年比一年加深。相反的,学院的时间很短暂,科目每学期更替而且必须在短短的四至五个月完,因此与朋友、老师相处的时间也只是那区区的几个月。你叫我怎能不珍惜眼前的短暂呢?唉……

学院的读书生活是开放式的,所以你的适应能力一定要强。在这里,没有人逼你做功课和上课,你要逃课是你自家的事。也有很多功课是须与组员一起分工合作的,但最可怕的是功课完成要向全班讲解的时刻。第一次面对全班讲解时,我手冒冷汗,双脚发抖,那个情景真是难忘。

转瞬间,我在学院的日子已有一年半,还有一个月,我就毕业了向前望,还有一大载的人生路等着我去打拼,回头望,原来我已走过廿年的读书生涯,我才发觉自己的确长大了。在学院的这段日子确是帮我了一条通往大学生涯的康庄大道。

快来留言! "走过学院"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