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年轻人的朝代—与年轻人谈创业

转载自《升学情报 4》,2000
文|麦青远博士
资深的财经分析与评论家,也是多家报纸与杂志的专栏作家,著作有《您也可以依靠巴菲特投资致富》、《年轻的心购买未来》等。

最近有个念中学的读者对我说,他自己想念的科系,他的父母觉得不好。而父母叫他去念的科系,他却不感兴趣。

我不敢得罪他的父母,所以没多说什么,只是告诉他说,他很像早期的迈克雕尔(Michael Dell)、比尔盖茨等人,希望他会去研究这些成功人士的奋斗精神,以在他日能像这些世界人才那样,对社会有所贡献。

迈克雕尔是电脑界的奇才。当然,雕尔公司的业务还不像微软般普遍全球,所以迈克在亚洲地区的知名度也还未及盖茨。但他的突破,以及未来的发展潜能,却是年轻人所应该了解的。

舍大学而取兴趣

小时,迈克就喜欢玩电脑,并希望有朝一日能在电脑业里有所成就。但迈克的父母却要他攻读医学系,将来当个收入丰厚和稳定的医生。迈克是个孝顺的孩子,为了讨好父母,他考进了大学,开始攻读四年的医学院大学基础课程(Pre-Medicine),以在将来当个医生。

进入大学以后,在这样一个自由自在的空间,使迈克对电脑的狂热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是燃烧了起来,并且一发不可收拾。从第一个学期开始,他就向外边的公司买入他们不要的旧型电脑,搬回大学宿舍后,就在自己的房间里,将之一一革新(upgraded),然后在校园里出售,也拿到校外去卖。在刚刚开始经营的首个月里,就已经卖出了高达18万美元的电脑!而因为生意太好了,所以迈克决定退学;他只读了一年的大学,就成了今日美国科技业中,其中一个没有大学本科(学士)学位的富翁兼人才。

比尔盖茨在念中学时,常常和他的学长保罗亚伦一起玩电脑,他们尤其喜欢编写电脑程式。那是大型电脑时代,像我们今天一架桌上电脑或手提电脑,在当时是十分庞大的,要一般家庭房间的空间才够摆放。所以我们今天可以利用家庭电脑做的事,早期的盖茨和亚伦却必需接通外面的单位,通过后者的电脑,才能办得到。为了争取电脑时间,一旦发现后者的专业编写员所编写的程式中出现问题,盖茨和友人还必需为他们进行改正工作。

在大学期间,盖茨继续为校外的公司撰写及改正程式。盖茨和亚伦两人在高中和大学期间用BASIC撰写软件,并且懂得保护自己的版权利益,这为微软公司奠下了世界最大企业的根基。值得一提的是,亚伦和盖茨两人,身为依靠科技发迹的、今日世界首富和第二富者,竟然都没有大学毕业。当盖茨决定退学,前往美国南部找亚伦一起工作时,他的父母亲觉得,丢下美国著名大学不读,而去从事当时根本不知名的软体编写行业,的确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唇齿相依的行业

菲勒史密斯(Fred Smith)在耶鲁大学念书时,写了一篇商业报告,说明如何能在美国实行隔天送到任何邮件和货物的壮举。在史密斯成立联邦快邮(Fedreral Express)之前的几年,人类历史上都没有“隔天快邮”这个行业,因此史密斯的概念,是新时代创业和致富的典型模式:创造新的行业。

当年,耶鲁的教授看了这份破天荒的报告后,觉得不可行,在成绩单上批了一个C。我倒是希望这位教授在史密斯成立联邦快邮时,有买入它的股票。单单是在最近的五年内,联邦快邮股票平均每年的增值,比银行储蓄率还高达四倍,而在最近的一年内更是飙升了46巴仙。

如果您觉得在电子邮件、传真机和影像电话的逐渐流行化之下,隔天送到的快邮服务将会受到影响,您只猜对了一半。不错,在通讯科技的快速进展下,隔天递送文件的生意将会受到严重的打击,但与此同时,“隔日递送货物”的业务却极度增长。这是因为一些公司的成长,甚至是一些行业的诞生,都需要这个服务。

比如以上谈到的雕尔电脑公司,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电脑直销公司。当其他大型电脑公司不敢得罪他们的传统经销商和零售商时,雕尔却是百分之百通过电话、邮购和电脑网络的方式,直接将产品折价卖给消费人;他不但完全没有依靠任何代理员或零售商,就连自己的公司,也没有一家分店。可以说,雕尔协助了联邦快邮,而联邦快邮更是保全了雕尔的生存,更使它继续壮大成长。

其他的网上购物服务,比如书籍、唱片、录像带等的,如果要保持高素质服务,就不可不用快邮服务。现代商业精神之一是减低生意操作成本,而将节省下来的开销回送给消费人。其中一个能有效减低成本的方式,就是减少货物的储藏量(只有在消费人实际应用有关产品后,才能真正做到提升生活水准;而不是让大量的产品囤积在制造商和消费人之间的各个运输阶段上)。联邦快邮标榜的,便是成为其他公司的“时速550英里的空中储存库”。

年轻人的朝代

以上所述,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年轻人的思考能力很强,不但能够创造新的产品,更能创立前所未有的全新行业。比尔盖茨这些年来的任务,除了让旗下的员工拥有创新产品的全方位自由空间,更是细心地观察其他的竞争者,一旦发现年轻的人才时,就百般努力挖角将之请过来。如请不到,则出高价买下他们的公司。因为盖茨晓得,微软未来的最大致命伤,不是今日的大型电脑公司或经验丰富的专员,而将会是今天我们大家都还未听过的人才和小型公司!

其实,这不仅仅局限在产品和行业的创新,在学术界理论的突破和概念新大陆的发现亦是如此。全球各地大多数著名的科学家,都在中年之前完成他们突破性的研究和发现。有位美国学术界名人曾说过,如果学者在40岁时还未有突破性的发现,那么就很难期待他将来能有什么发现什么奇迹了。

有人说,几年的大学生涯,是蜜月年,是不必读书的朝代。照我看,几年的大学生涯,的确是让我们好好享受的蜜月年,也可以是不读书的朝代。但您不可忘却的,是这三四年里,如何在玩乐之间,细心地观察社会动态、掌握时代的脉搏,那么以后出来社会时,才能如鱼得水,轻松自在,潇洒过活!

快来留言! "迎向年轻人的朝代—与年轻人谈创业"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