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展 留學海外 獎貸學金

那一年,我们在围墙上的梦想

转载自《升学情报 64》,2013

文 / 蔡蕙如
台北人,从一而终地学心理辅导,曾出走社工界,后回锅教育界,享受在课堂上与团体中激荡出的火花。阶段性目标是成为心理师,期待做一个能量充沛的助人者。

我们都为了自己真正渴望的事物付出过努力,所以有一段无悔的青春。亲爱的你,对未来有怎样的梦想呢?愿你也听见“来自内心的召唤。”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2011年8月,一股幼稚又热血的狂潮席卷整个亚洲,马尾和大光头成为青春的印象,与九把刀同个世代的大人想起留在毕业纪念册里的青涩,而与柯景腾和沈佳宜一样在拼大学的学子则发现不同年代原来也上演着类似的故事。

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改编自台湾作家九把刀的同名小说。九把刀把他少年时的友情和爱情,用幽默而动人的笔触呈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看着柯景腾的青春,同时也跌入自己的青春。

我很喜欢电影的剧照——刚考完大考的青春少年,在最后一个聚在一起的暑假,坐在围墙上轮流说着自己的梦想:

“我的梦想,就是当一个悬壺济世的好医生。”
“我想念经济系,将来从政,选立法委员。”
“我想大学毕业后,出国留学念MBA,工作两年再回来。”
“念理工就要去德国留学,我想在德国直接念到博士。”
“我想考上公费留学,然后当外交官,可以在世界各地旅行。”
“我想当一个很厉害的人,”柯景腾说,“让这个世界,因为有了我,会有一点点差別。”而我的世界,不过就是你的心。
(摘自《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九把刀著,春天出版社,2011。)

当下沈佳宜可能没感觉,但最后那一句内心的OS,真是感动了无数少女心。

少年柯景腾,为了喜欢的女生,让念书变成一件很热血的事。升高中时,数学本来不好的他为喜欢的女生念了理科;大学的时候,他又为了喜欢的女生考上属于文科的台湾国立交通大学管理科学系。很热血,但你发现了吗?生涯的决定可不是喜欢的女生能为你负责的呢!

听见来自内在的召唤,开始真正的战斗

在往研究所的路上,他终于听到来自内在的召唤。疯狂书写后,九把刀找到了他真正的梦想——“成为故事之王”,开始他真正的战斗。

你现在高几?开始想你的未来了吗?你的梦想来自哪里?是和柯景腾一样为了爱情,离喜欢的人更近一点?是为了爸妈对你的期待?是想和好兄弟、好姐妹永不分离?还是真真切切地看见你内在的渴望?

我在高中时,有过这样的焦虑:所有人都催我念书,但我迟迟找不到未来的方向、找不到前进的动力,于是只好散漫地应付功课和没完没了的考试,既紧张又绝望地看着惨不忍睹的成绩,一天挨过一天,想像到了大学——管他哪一所,我就自由了!

在这样惨澹的日子里,捐血是我特別的抒压方式。台湾捐血机构的标语是“捐血一袋,救人一命”、“我不认识你,但是我谢谢你”,我爱死了这种助人的感觉,捐了血,好像我灰暗的每一天都有了意义。

“真喜欢帮助別人的感觉!”我想。

有一天,我看到母亲带回来的进修课程讲义,是关于心理学家Erikson的“社会心理发展阶段”,我居然看得入迷了!

“哇!原来心理学的世界这么有趣!”我惊叹。

配合学校在高三帮我们做的兴趣测验,我测出来的兴趣代码是“ASE”(艺术型、社会型和企业型),因为对自己未来目标的关心,我很认真看与自己兴趣代码相符的系所,终于让我找到了——“心理辅导”,可以天天玩心理学,还可以帮助別人的科系!

高三那一年,找到目标以后,生活就不一样了,套句九把刀的话,我开始“战斗”,为了“来自内心的召唤”,最后,我以黑马之姿考上心目中的第一志愿——国立台湾师范大学教育心理与辅导学系。

我和九把刀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呢?除了同样是30多岁的台湾人,但最重要的是:我们都为了自己真正渴望的事物付出过努力,所以有一段无悔的青春。九把刀创造出无数的故事,紧紧牵引着读者的心;而我则在学校里,以辅导老师的身份,试着传递正面能量,努力着像当年柯景腾在围墙上的梦想——让世界有了一点点不一样。

亲爱的你,对未来有怎样的梦想呢?仔细观察你喜欢和擅长的事,愿你也听见“来自内心的召唤。”

延伸观赏: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导演:九把刀
主演:柯震东、陈妍希等
发行:20世纪福克斯

快来留言! "那一年,我们在围墙上的梦想"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