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破浪

(原载《升学情报 3》。1999)
黄琦旺|新纪元学院中文系讲师

“我觉得我们年轻人都是偷饮了春醪,所以醉中作出许多好梦,但是正当我们梦得有趣时,命运之神同刺史的部下一样匆匆地把我们带上衰老同坟墓之途。这的确是很可惋惜的一件事情。但是我又想世界既然是如是安排好了,我们还是陶醉在人生里,幻出些红霓般的好梦里,何苦睁着眼睛,垂头丧气地过日子呢?所以在这急景流年的人生里,我愿意高举盛到杯缘的春醪畅饮。”枛梁遇春《春醪集》1929”。

或者有人认为:中学毕业之后继续升学的意义在于断定往日的前景。当年的我曾对这样的观念怀疑,因为厌倦于阶段式固定的生活,不想十年寒窗之后过着实质上和我十年之前人人同样过着的刻板生活。一张学士文凭难道只是坐上三千多个钟头的冷板凳,为了用它抢得一口饭碗继续坐无限期的板凳终老一生?

尔后的大学生涯使我更确定:只为前途而升学的观念将把升学的乐趣装压在一个沉重不堪的“未来”的空瓶里。为什么不偷偷装点酒呢?!

我不相信学习有终点,而升学对我来说是因为终极的学习和探索。高中毕业,知道自己心里氤氲着一点不可一世,一点狂狷和大部分的激昂情绪,极需满满的智识来慰藉,于是寻觅可以让自己读书的机会。想起来,让我可以升学的资格就因为这一点醉意吧!

大学的生活是一般的生活,同样有酸甜苦辣夹杂,但真正有趣味的是在这个知识的塔里,这一股人间的味道由你一个人来处置,看你调配出一顿什么人生。或者说,自己就像一个稚气的旅人,在沧海中一摇一晃的想从见识中实践自己,酝酿起个我的生命。

大学只是一张学习船票,走向某个旅程,观得一段风景而已。所以把旅程中的风景和经历写下是我这三、四年生涯中非常重要的学习枛枛不管正课上的是什么,考试我应付不应付得来都不甚重要,重要的是我确实学了什么感受到什么发现了怎么样的人克服不了哪写困难创造了怎样的自己做了什么样的梦枛枛把这些自己真实的体验(其中也包括课堂上的学问和老师的思想)像梦一样编织在手札里,让生活多了许多诗意、一些真意。

今天,翻阅搁在书架的七八本厚厚的“大学”,更是一番十分的滋味,它们已经被时空酿制成新酒,而我会撒下点点醉一直写下去。这种滋味给我继续做梦的能量,想在虚妄的人间补补缀缀,直挂起云帆,长风破浪济沧海。

快来留言! "长风破浪"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