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记田永强 用镜头记录历史

分享|田永强
专访|黄碧清

抱着相机,到处拍照留念的旅程,相信每个人都有过;但在旅途之余,用相机将历史一一记录下来,成为广为人知的新闻,又是如何的一个经验呢?这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职业——摄影记者,简称摄记。

摄记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职业。那是因为摄记总站在最前线工作,可以近距离接触大家所崇拜的明星、艺人或名人。摄记可以免费观赏演唱会、免费出席赛会、近距离接触中人的偶像,无疑是令人兴奋无比的。然而,美联社(Associate Press)摄影记者田永强有感而发地表示:“当你是在工作使命下,观赏演唱会或赛会时,你根本无法享受其中!”摄记除了观赏盛会之外,还必须动脑筋拍摄有创意及内涵的照片,以吸引更多人从照片中,关注新闻事件。田永强补充说:“每次都要想如何才能拍出与别人不一样的照片,纵使现场的气氛是多么地热闹,多么地令人期待,心情仍然不会轻松。”他笑了笑说:“我宁愿呆在家里的电视前观看F1赛事。”

除了星光熠熠的场面,摄影记者有时还得到烽火连天的战场前线工作,把历史用镜头记录下来。“摄影记者的工作就是在记录历史,今天发生的大事,明天很快就成为历史。”这是田永强一直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时,田永强有感而发地表示:“记得几天前,我和同行人在观看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展览时,听见人们在讨论那些战争时期的照片;我于是也和同行人讨论着:若干年后,我们的照片是不是也同样被后人拿来讨论呢?”

摄记常因工作需要,必须冒着生命的危险,到前线或危险地带工作。身为通讯社的记者更有许多的“优待”,任何事件的发生,都可以站得比别人更前面、看得更多,但也就——更危险!田永强表示,站在最前线工作的摄记,难免经历过不少难忘的经验,比如:被催泪弹喷射、遇上爆炸事件等等,这些田永强都一一体验过。

田永强原本是在报社从事广告设计,后来才在《新海峡时报》展开其摄记生涯。随后又进入路透社,成为通讯社摄记。一年多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经人介绍,进入权威性的美联社直至今天,并晋升为图片编辑。“成为通讯社摄记的机会不多,其要求也特别高,所以谁一旦有机会进入,当然要把握机会,力求上层的认同和信任。”这一路走来,田永强不断地争取国内外的工作机会,这不仅让他有机会表现自己的摄影技术,也从中不断学习、累积经验、提升自己。

只有24小时寿命的照片
田永强说,报社或通讯社在做任何独家报道时,速度是不争的事实。话说有一次,田永强出差曼谷,他担心在外面会发生任何意想不到的事情,于是就把照片分批,先后发送回总社;到了晚上果然发现,他所住的地方并没有互联网服务。幸亏有他的警惕,才没有延误了宝贵的镜头。田永强补充说:“照片的寿命一般只有24小时,超过了这个时间,就已经成为过去,同样的镜头别人可能都已经刊登过了。”

从事摄记工作这么多年,让田永强感到毕生难忘的照片,是摄于2004年奥运会上一个没有“take two”的镜头。当时的他,站在面对100米短跑总决赛的冲线位置,那是一个心理压力最大的拍摄角度,再加上100米短跑又是奥运会中其中一个最重要的项目。“结果还是给我捕捉到了!而且是前三名选手一起冲线的刹那!”他兴奋地脱口而出。他感到无比的满足和高兴,至到今天。他亦凭着这张照片,再次获得了不少的掌声和肯定。

除了身兼摄影记者和图片编辑,田永强亦是马来西亚华裔摄影记者协会的主席。这是田永强与其他记者,花了五年时间筹备的成果,于年初终于成立了。协会的宗旨,在于提升本地摄影记者的素质,并且让大家有互相切磋的机会。周遭的朋友不时也会对他说:“你学了那么多,现在是时候与他人分享了!”

摄影记者,一个外行人看似简单的职业,其实是一种充满挑战的任务。除了需要一定程度的奉献、牺牲个人的时间,还要面对各种压力,因此一般人难以长期持续这份工作。然而,当你获得了众人的认同与肯定之后,那种成就感是非笔墨可以形容的!就像田永强兴奋地对我说:“当美国CNN新闻电视,播出我的照片时,我感到满足极了,顿时觉得人生充满希望,我所做的一切是值得的。”

职业介绍
Photo Journalist 摄影记者

https://www.fsi.com.my/photo-journalist-摄影记者/

快来留言! "摄影记田永强 用镜头记录历史"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