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机工程师黄填保 不畏高压电的“玩电”专家

专访|张秀珍
分享|黄填保
纽西兰奥克兰大学电机工程学士,从事电机工程20年

“我毕业后要修读工程系。”在我中学时代,时常都会听到身边的男同学告诉我他们将会修读工程系,打算成为专业工程师。而在我的印象里,工程师就是头戴安全帽、设计建筑蓝图、建筑高楼大厦的专业人士。直到今天,当我被安排采访一位电机工程师时,才发觉原来除了专事建筑的土木工程师,还有机械、电机、化学等等工程师。现在我们要来认识的就是一位电机工程师(Electrical Engineer)。

“你在这行做了多久呢?” 这是我抛出的第一道问题。“嗯……我1985年就开始进入这行了!”

我在心里算了一算,1985年……2005年,哗!已经20年了!在我面前的黄填保竟然是位拥有20年经验的资深电机工程师。失敬!失敬!

谈到黄填保小时候的志愿,原来他小时候的志愿并不是想成为电机工程师。“我那时对理工方面较感兴趣,但是对当时最‘流行’的土木工程不感兴趣,所以就选择了电机工程系。”黄填保笑着回答。

在修完中五后,黄填保再念了两年大学先修班,之后,就去了纽西兰的奥克兰大学修读四年制的电机工程学。“其实,念大学只是让我们对相关科系的理论基础有个扎实的根基,但更重要的是大学也培养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黄填保表示,在大学时期,他学到了很多基本的电机知识和电力理论,当在学习上遇到了难题,他就会设法找出问题的所在,然后解决问题。这种解决问题的训练和联想力的培养,为他日后的工作奠下基础。

大学毕业后,黄填保在纽西兰开始了第一份电机工程师的工作。两年后,他回到马来西亚发展。回忆初出茅庐的经验,他难忘地说:“刚开始,经验不足,遇到困难时,也没有人帮得上忙,有种求助无门的感觉,许多问题还是得靠自己慢慢地摸索,找出答案。”

黄填保可说是越挫越勇,同时也对电机工程这行业越感兴趣,甚至在其中找到了许多工作的乐趣。“我曾经接过一宗极富挑战性的工程,那就是在一艘600公尺长的船舰上负责船上的发电系统,当时看到自己所设计及装置的发电系统顺利启动时,有种很大的满足感。虽然我不是第一位成功制造这种发电系统的电机工程师,但是在我的设计上有著过人之处,这就是工程师精益求精的原动力!”黄填保满足地叙述。

适逢几天前,国内发生大停电,我不禁打岔地问:发生停电是否也是电机工程师的责任?“大停电往往是由小问题引起。当电路系统中的电缆、发电站的零件等发生故障时,一般只会造成局部地方的电源中断,但是如果故障是发生在重大之处,比如说发电站,就因为在修理过程中导致电路系统的‘不平衡’而造成大停电。”我一知半解地专心聆听,黄填保续而说:“整个电路系统的‘平衡’是由一个庞大且复杂的电脑系统所控制,而这个事关重大的电脑系统的操作也是电机工程师的责任。”由此来看,电机工程师的责任可真不小哦!我心里在想。

电机工程师的工作离不开电源,会不会很危险呢?黄填保笑着对我说:“从事电机这一行经常‘玩电’,当然必须很小心,但是当我们知道电源系统的原理后,就不会感到害怕,就比如说高压电是很危险的,所以我们在处理这方面时就会特别谨慎,时时提高警惕。”他也表示,从事这一行的工作实在不简单,在发电的过程中若稍微出错,都会酿成意想不到的人命和财务的损失,如:电源流失、发电厂爆炸、电器发生故障、及至发生大停电等等。

“从今天的科技而言,这些(电源)故障和意外的发生,都是可以避免或减至最低的程度;身为一个电机工程师的责任,就是确保电流输送顺畅的当儿,也兼顾公众的安全和利益。”黄填保义正词严地说。

所谓“学无止境”,倘使拥有20年的经验,黄填保在未来仍希望在工程技术方面多下一点功夫。“科技的日新月异,20年前后的科技发展是相当钜大的,就像现在,电脑技术已被大量使用到电机领域内…..。”借着这个机会,黄填保也告诉打算修读电机工程学的学生,应当先问自己是否对科技很感兴趣,以便日后在事业上能够不断力求上进,而不只是当一个得过且过的工程师。

职业介绍
电机工程师 Electrical Engineer

https://www.fsi.com.my/electrical-engineer-电机工程师/

快来留言! "电机工程师黄填保 不畏高压电的“玩电”专家"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