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ERS!

转载自《升学情报第 3》,1999
陈伟贤|行销与管理兼经济荣誉学士,美国国际企管硕士。

在伦敦的酒吧间与朋友把酒言欢,英国的朋友大卫说得先行离去,因为就快“piss-off”了!初时我还以为他被谁的言谈触怒了,得在“发作”前先行告退(在美国,“piss-off”为生气的俚俗用语。)及后才知道,原来他指的是醉酒。不禁莞尔……

英美虽同属英语系国家,可是在文法、表达方式与俚俗用语上却也存在着极多的差异。出来乍到时除了得适应语音上的不同之外,却也需要一段时间来明白许多俚俗语上的差异……

在美期间,我们一群朋友之间总以“Buddies”互称;到了英国,则成了“Mates”。所以英国人,尤其是男人向人友好地打招呼问候时,总是一声“Hi, mate!”因为口音的缘故,乍听倒像是“Hi, Mike!”搞得初时的我以为满街的男人都叫Mike,弄的朋友们啼笑皆非……

在美国,通常我们会对一些让我们惊叹的事务喊一声“Cool!”可是在英国,他们基本上会含蓄地说一声“Lovely!”

美国人完成一项交易或受过帮忙互道再见时,除了一声谢谢,通常还会再加一句“I appreciate it”或者“take it easy”。而英国人表示谢意,大部分会说一声“Cheers!”

Cheers?也难怪英国与爱尔兰街头巷尾都是酒馆。而且英国的酒馆都有着长长亦很特别的名字:“山坡上的狐狸”、“老灰狗”、“沙滩上的月光”、“水中的月影”……你要说它浪漫也好,说它哗众取宠也罢,酒馆里永远都一样人群鼎沸地聚满酒客。英国人几乎是“先天性”地嗜酒。连只拥有一条街的小镇也盘踞着十数间大大小小的酒馆。

某次在伦敦查宁阁的酒馆与一名来自迈亚米的美国人闲聊,他近乎投诉地说伦敦生活费太贵,而且美元汇成英镑几乎只剩下一半。英国朋友大卫说这几乎都是美国人的“通病”,享惯了便宜的生活指数,一到欧洲就适应不来……常常,在酒馆与不同的酒客豪爽地闲聊,某些可以很投契甚至惺惺相惜。告别时,美国人说:“或许再见吧!But if not, have a good life!”多么有李白“月下独酌”那种对于萍水相逢的意境:“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Cheers! To good life。

快来留言! "CHEERS!"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