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1998两则

转载自《升学情报 1》,1999
吴岫颖|中国南京大学中文系

冬眠

1。

寒假。去了一趟旅行,回来以后开始进入半冬眠状态。白天扩张睡眠,夜里恍惚着清醒。棉被窝是主要的活动场所。拒绝思考拒绝消化语言文字,整个人被惰意缠绵,终于成茧,自缚。

2。

沉睡和清醒之间,白昼黑夜兀自更替。弄不清时针分针秒针已第几回重叠,弄不清今夕是何日。漫长的假期,冷冷的冬天;冬眠的意识始终恍惚,无法清醒。

今日重复昨日,明天抄袭今天。醒时日当正午,睡时晨光微白。吃。睡。小说。发呆。闲扯。挥霍时间一如挥霍人生。

“立春了。”某日朋友相告。我眯着眼睛望着窗外的阳光,打开窗,风还是冷的;我转眼又躲入棉被窝里,继续发霉。

立春了,我跟自己说。或许该选择一个风不太大的日子,如果阳光正好,出去晒晒太阳吧。把身上养了一个冬天的霉通通晒干去掉。

再过一个星期就得开学了,而我的冬眠,也该结束。

快来留言! "南京1998两则"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