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男性走进幼教界

Pre-school-teacher(1)文/何智强
种子学园园长

今年3月,为了筹备种子学园,我透过网上报名,参加在北京举行的”21世纪中国幼教研讨会”。期间,听了几位幼教工作者的专题报告,参观北京5所幼儿园,当然也认识了不少朋友。

一天,和主办人王总,还有一位来自连云港的张老师吃饭,三个投入幼教的大男人聊起一件很有趣的话题:全中国有多少男性幼教老师?

王总开电脑公司,经常到各地去卖电脑,推动幼儿园教学行政电脑化,正要准备出版”中国幼儿园名录”光碟。以他估计,即使中国这么大,幼儿园超过万间,男老师也不过十来二十个,少得可怜。连云港的张老师本来任教中学,他自行申请调到幼儿园,在当地也是一个异数。

我们马来西亚呢?情况恐怕也是一样。

如果说教育界是阴盛阳衰的地方,那么幼教界更是严重男性缺席的地方。面向新纪元的教育改革,幼儿从智力开发到全面发展日益受到重视,这么重大的使命竟然没有男性的参与,不能不说是一大缺憾。

男性不当幼教老师,我想来想去,原因大概是:
一、待遇低,无法养家活口;
二、教养小孩太细腻,男人粗枝大叶,做不来;
三、男人自己克服不了心理障碍。

其实,今年初当朋友来找我做幼儿园时,我还真的犹疑了好一阵子。虽然很早以前就立志从事教育,却没有考虑过幼教,主要原因是不觉得自己做得来。所幸这次有太太一同合作,种子从筹备到开课,才能在半年内顺利完成。这么一间由男性做园长,同时担任教学工作的幼儿园,在本地可说是很少见的。

在园里,除了行政管理外,我还负责电脑课、自然课及团体活动,与小孩保持密切的接触。每天和孩子们相处,永远是新鲜的经验,我发现孩子对我这位唯一的男性有特殊的好感。尤其是小男生活泼好动,一些大动作的肢体接触游戏,通常女老师不
方便进行,我正好成了他们的对象。小孩特别喜欢上前来抱住我的脚,有时我将他们整个人抱起到肩上,或者玩拉手转圈的游戏,刺激又好玩。小女生也很可爱,有时在户外活动,就有小朋友采了朵野花送我。当然她们也同样会送给女老师。这些都是
小孩对大人表达好感的方式,在成长过程中是很宝贵的社会经验。

小孩从出世到长大进幼儿园,生命中接触的第一个男性就是父亲。父亲的形象,坦白说大部分都是严肃、有威严的,与孩子较少有亲密的接触,总是有一段距离。不过随着社会的进步,这种传统的严父形象也在改变中。如果孩子在幼儿阶段,能接触
到另一种新形象的男性,他们就能了解到男性的面貌其实是多样化的:男人也有感性的一面;男人也会轻声细语的呵护孩子,照顾他们的需要;男人也一样喜欢肢体接触。

这种社会化的体验,在只有女性的幼儿园里是得不到的。了解到这点,我对自己在种子的行为举止就必须有更高的觉察度和省思能力。对种子的孩子来说,我比较温和、开放的的气质,对个体的尊重,以及民主的态度,相信都是吸引孩子的主要力量,
这也是我人格中能为孩子付出最宝贵的部分。

进入幼教工作的开始阶段,常有一些困扰会引起内心的挣扎。第一部分是处理小孩的情绪,另外就是孩子的保育工作。

孩子的情绪表达是非常直接和坦诚的,其中最令我不知所措、心慌意乱的就是他们哭的时候。小孩可以为了很多原因哭,开始入园时无法和母亲分离引起的焦虑,会哭;身体不舒服,会哭;得不到想要的食物或玩具,也会哭。让我困扰的是不能判断什么
时候应该去抱他、安慰他,什么时候应该忽略他,甚至制止他。如今经验比较多了,我可以”军心”不受影响,而能依不同情况作不同的处理。

保育的工作开始时也令我相当伤脑筋。然而幼儿园离不开小孩的吃饭、睡觉、冲凉和健康照顾。在我的成长经验里,这些事情从来就轮不到我来做,可是我现在是园长哩!

有时老师忙不过来,总不应该袖手旁观啊!只好硬着头皮学习:指导吃饭、喂吃药;替小孩擦屁股;教导洗脸、刷牙;协助冲凉等等。谁说男人不能做这些事呢?只要心里坚持一个理念: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再苦的工作也应该去做。人的潜能无穷啊!
这一段内在的挣扎,好不容易才走过来,可是这一步跨过去后,内心的喜悦和成长却是十分宝贵的。

幼教是一片非常宽广的领域,其实应该得到更多男性的投入,和女性同胞共同努力,开拓人才培养的新天地。日前参加台湾佳美幼儿园的老师前来主持的主题教学交流会,很高兴看到本地已有好些男性投入幼教界,而教总幼教组的领导人钟积成老师更
是从事幼教实务工作的佼佼者。相信未来我国幼教界面向开放教育的改革过程中,能在更多男性同胞的加入走得更快、更稳。

那么,我们的下一代就很有福气了!

原载《升学情报 4》。2000年

快来留言! "当男性走进幼教界"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