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一则

转载自《升学情报 3》,1999
沈宝孝|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电子电机系

上完课后,12.30pm,往常般窜往“肯定B”大快朵颐。今天由于是学生理事会的常年会庆?团庆?什么的,大伙一定是为UNION庆祝去了,所以今天下午的吃饭兵团只有德、凭、诚与我四人。

今天食堂里头人数较往常少了一些,因为楼上既有表演,又有免费自助餐,吸引力大增,排队领取食物的队伍蜿蜒了数圈,形成了一条名符其实的“食物链”。

他们说:“排到时哪里还有剩?”

觉得很有道理之后,再加上难耐饥肠辘辘,就走向食堂去了。途中遇见了MPE勇士、淀,此子向我们透说原来EEE小可爱兴在长长“食物链”里头,噢,真是迟来了一点,因为我等去意已决,要不可试试找兴,软硬兼施看看是否可以插队拿食物。

坐在食堂里,大家心情轻松,嘴里咬着食物,眼睛看着女生。国难当前,我们这些人……竟然临危不乱。要故意说个严肃的话题:“昨天上Design课的时候,班上很多同学都在议论马新关系的是非……我一个联邦人在众多新人的口沫下,不禁脸泛红霞,内心小鹿乱撞,尴尬啊。”

没想到大家终究是爱国之士,听我说后竟然反应颇大,纷纷向我追问怎样怎样;我也乐得跟他们说那样那样。事实毕竟是把自己的关卡设在别人的领土上,不知道事情在当年是怎样演变,搞成今天这个局面。也不知道背后是否有种种政治动机,马来西亚近来反应看似不甚理智,更担心时间到最后将是如何收场。

早在若干年前,就对国内某些事务感觉不快。大者不说,对某些政府部门的办事效率就尤有苦水,不吐不快。那时常常想,经济繁荣的社会,就不可以有一套完善的行政管理制度吗?就不知道现在经济重重摔了一跤之后,在整顿之后重新出发的当儿,政府当局是否有放慢脚步,即强化国家经济,亦不忽略基本民生社会、效率制度的重要性,自是又有一番期待。

快来留言! "日记一则"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