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记者 一图胜千言

photojournalist

转载自《升学情报》
分享|小叮当  
齐藤艺术学院毕业,任摄影记者达8年。

进入报馆当摄影记者,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一件事。但事事难料,很多事情都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梦想与现实,往往都是两回事,而成为一名摄影记者,可说是在无心插柳的情况下促成的。

今年是我当摄影记者的第8个年头了。8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比起很多同行前辈,感觉上我还是一名“菜鸟”,因为我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摄影这一门行业,摄影技术固然重要,但实际磨练而汲取到的经验,才是最珍贵的,这也是学也学不完的。

我刚入行初期,是在一家杂志社工作,由於服务的是一本娱乐杂志,所以接触到的都是一般人难以接触到的大歌星、大明星。可以看大明星、大歌星绗,这份工作也的确让不少身边朋友对我投以羡慕的眼光。无可否认,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是有抱着一种 “哗!可以看偶像哦!”的心态来做这份工,但久而久之却发现,有些时候,保持距离会更美!因为大家都是有双手、双脚、有一张脸、鼻子、双眼、耳朵、嘴吧的人,抱着“看星”的心态来工作,失望也会更大!

每个人都会成长,在杂志社服务了差不多4年,我觉得那个环境和工作性质已不再属於我,在自我提升的要求下,我转投到报馆服务,而这才是真正开启了我视野橱窗的重要阶段。

说实在,从杂志社转到报馆工作初期,我非常不习惯,虽说工作性质相同,都是捉起相机拍照,但工作速度和范围,却更快、更广。每天都背着相机,骑着电单车,穿梭在吉隆坡这个城市范围内外,与时间竞赛。如果是碰上有重大事件、会议或是国际盛事及球赛举行,更是几乎天天都早出晚归,清晨就得离开温暖的被窝,到了深夜才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小斗室内憩息,那阵子,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小肚子不见了,绝对是绝佳的“减肥计划”!

虽然从事摄影工作,开拓了我不少的见识,但同时也让我深切了解到,身为摄影记者的伟大和辛酸。

本着为读者提供最精采图片的职责和精神,摄影记者经常都会冒着风险深入“虎穴”,像前阵子令人闻之丧胆的“立百病毒”事件,尽管双溪立百和武吉不兰律已被列为“黑区”,但身为摄影记者的我们,仍得在缺乏安全措施的情况下,深入“黑区”摄下灾区实况,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讯息,返回安全区之後,还得提吊胆自己的健康,会不会出状况,是不是那麽“幸运中奖”?这种心理压力是外人难以理解的。

发生民宅土崩、火灾事件,摄影记者当然会抢先拍下土崩惨况,与记者的文字配合,图文并茂刊登在报章上,以引起代议士及有关部门的关注,对灾民施以援手,但大家绝对料想不到的是,有时候我们的好意,却可能会碰上一鼻子的灰,换来一些不讲情理的灾民的冷嘲热讽,爆粗口辱骂之馀,甚至还要动粗打人;也试过一些单位不把摄影记者放在眼里的不平等待遇,让摄影记者有种“专业受侮辱”的伤害。

别以为摄影记者的工作只是捉起照相机,把现场情面拍下,刊登在报章上那麽简单,所谓一图胜千言,如果没有精采的图片配合,有些场合和新闻,即使写上数千字详述现场气氛、实况,相信还不及一张现场图片来得精采、详细吧!

职业介绍
Photo Journalist 摄影记者

http://www.fsi.com.my/photo-journalist-摄影记者/

快来留言! 于 "摄影记者 一图胜千言"

留言

您的电邮不会被显示。


*